第405章 危急逼问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05章 危急逼问

    身体还没复原,此刻的童瞳越发显得瘦弱,逆风摇摇晃晃地冲向事故车。

    “瞳瞳小心”曲白追下车,怔怔地瞪着面前的事故现场。

    乍一看上去,可以说现场惨烈。

    王医王家的车已经撞击变形,已经看不出原型。

    隔着十几米,也能看到四脚朝天的小轿车,此刻副驾驶座完全被撞得深深凹陷进去。

    如果王医生刚刚坐的是副驾驶,自然凶多吉少。

    出租车司机后怕地拉起手刹,喃喃着:“我就说他们刚刚那样开,就是不要命。可不,马上就应验了……”

    尹少帆匆匆掏手机打电话,脚底下慌慌张张向童瞳追去:“童助理,你别去,危险——”

    童瞳此刻听不到外界任何声音,也看不到任何别的事物。

    她心心念念就只想快点见到王医生,希望王医生活着。

    她知道后面有人跟了上来,但她没心思也没时间关注跟上来的是谁。

    终于,童瞳跌跌撞撞地来到事故车旁边,匆匆弯腰看向车内:“王医生?”

    “她受伤了。”应答童瞳的是个中年男人,王医生的丈夫。

    他艰难地推开车门,一身血糊糊地从里面爬出来,泪和血糊成一团,带着哭腔:“她活不了了!”

    “她坐哪个位置?”童瞳哪有心思听中年男人说话,倒下车观察车内的情况。

    中年男人摇摇晃晃地站好,血腥地瞪着童瞳:“她只是个医生,你们为什么要对她赶尽杀绝?”

    童瞳看到王医生了。

    小轿车正竖着四脚朝天,两面卡在梯田上。王医生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事驾驶的门正被陡坡卡住,那边的车门就开过二十厘米,就再也开不动了。

    童瞳拉了几下,车门纹丝不动。

    她慌了,几近失去理智,吼着:“大叔,你也过来帮忙啊!”

    中年男子瞪着凹陷进去的车头,眸光渐渐变得悲凉:“没用了。没救了。”

    “她不能死!”童瞳绷紧脸,气壮山河地赶紧趴在地上,试图询问王医生:“你试着从驾驶座那边爬出来。”

    “你难道没看到,她在流血。”中年男子噙着泪,“她伤的是脑部,你别去动她。你如果再去动她,只会让她死得更快。”

    童瞳伸出去的手,不知不觉停在半空。

    凝着里面闭着眼睛的王医生,她这才发现,王医生保持着一个怪异的姿势不动,脸上糊满了血。

    王医生脑部现在的确血流不止。

    童瞳心里一凉,慢慢趴平泥土地,凝着里面的王医生:“你不许死。就算要死,你也得回答完我的问题再死。王医生,那是你欠我的。”

    王医生眼皮似乎动了下。

    “你还活着,太好了。”童瞳声音微微颤动,“回答我,是谁领走了我另一个宝宝。”

    王医生的嘴唇似乎动了一下。

    “我听不到。”童瞳慌忙朝副驾驶座爬近一些。

    “童助理,危险!”尹少帆的声音从上面传来,“别靠近那里,车可能还会翻转。”

    童瞳似乎没听到,又爬近一点:“王医生,大点声。快告诉我,谁领走的宝宝?”

    终于,王医生的眼睛睁开小许。

    她看着童瞳,泪眼落了下来。

    “我不知道谁领走的。”王医生细微的声音从副驾驶座传来,断断续续的,“和我接洽几次的是个年轻女人。”

    “你见过她,怎么不知道她是谁?”童瞳紧张地追问。

    “她每次过来都戴墨镜,做了保密工作。”王医生的声音更加细微,“她说有家豪门夫妻需要秘密领养个孩子继承家产。”

    “接着说。”童瞳紧张地咬紧牙根。

    王医生的眼皮耷拉下去:“她当时给了我们一百万。所以,我确信你宝宝肯定活着,还会被领养人厚待。但我真不知道是谁领走的……”

    “你怎么可以不知道?”童瞳愤怒了,“快说呀,你不许死!”

    “……”王医生嘴唇动了动,却没说上话来。

    童瞳扬高声音:“你信不信,如果你不给我说明白,就这么死了,我会让你挫骨扬灰——”

    王医生的眼皮又上扬少许,声音细微:“为了以绝后患,我们医院从来不会留下领养人和被领养人双方的任意联系方式。”

    “不。”童瞳脑海里灵光一闪,“你不是说,你和对方的联系方式吗?”

    王医生的眼角滚下泪珠:“我刚刚试了,那个号码已经过期。以前的号码没有绑定身份证……找不到人了……找不到了……”

    王医生声音断续细微,几乎听不到。

    童瞳忍不住伸出手,一把抓住王医生的血胳膊:“你再坚持一下,告诉我,她是不是本地人?还有,宝宝是不是男宝宝?他是什么时候被抱走的?”

    王医生嘴唇微微蠕动少许:“宝宝是……是……”

    声音越来越小,童瞳的头几乎伸出副驾驶座,依然无法听到王医生说的话。

    “快说啊?”童瞳哭了,“我求求你了。”

    她不敢摇晃一直失血的王医生,只能敲打旁边的车门,希望响声让王医生清醒。

    一只胳膊从旁边伸过来:“她已经晕过去了。瞳瞳,快起来,让战青给她做急救。”

    “急救?对,急救。”童瞳恍恍惚惚地被拉着站起身来。

    泪眼婆娑地瞪着死寂的王医生,她连哭都发不出声音。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王医生刚刚说的话,肯定都是真话。

    但是王医生为什么不和她再多说一点,哪怕就回答她最后两个问题也好……

    恍惚间,警车鸣声似乎停了,120急救车也到了。

    在警员等人合力之下,终于将卡在副驾驶的王医生抬了出来。

    “病人失血严重。”急救医生匆匆诊断,“快抬上去,需要紧急输血。她伤到大脑了,情况严重,极可能出现脑死亡……”

    一片混乱中,童瞳目送王医生被抬上去,进了120急救车。

    她下意识地转身,迎上一道深邃如海的星眸。

    她忽然踮起脚尖,恨恨地抓住他的衣领。

    她咬牙瞪着他,一字一顿地问:“是不是你报的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