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没有谁比我更笨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94章 没有谁比我更笨

    听着那哭声,曲一鸿有瞬间怔愣。

    印象中,他还是头一回听到童瞳哭泣,这让他有些失措。

    没来由的,他有些慌了。

    静默数秒,曲一鸿忽然严厉起来:“不许哭!”

    被窝中原本停不下来的哭声,居然应声停止。只是被子卷得更紧,颤动得厉害。

    他叹了口气,轻轻去拉被子:“乖,别哭了,医生说不能哭。”

    话音未落,被窝内又传出哭声,和断断续续的说话声:“你走呀!我不要见你,就不要见你,我永远都不要再见你……”

    哭声越来越大,被子越来越颤抖着厉害。

    曲一鸿缓缓起身,拧眉瞪着那一团,缓缓咬紧牙关。

    他听出来了,她是真心想赶走他,一点也不想见到他。

    静默数秒,他沉声问:“你只想见曲白?”

    抽泣声渐渐安静下来,然后,被子里发出哽咽的声音:“我找不到曲白,你能帮我找到曲白吗?”

    曲一鸿黑着脸,瞪着那团被子。

    “我要见曲白。”她哽咽着,“我现在只想看到他一个。”

    曲一鸿扑了过去,他用力扯着被子,想把那个笨得要死的女人扯出来。

    她最虚弱的时候,最需要依靠的时候,最需要安慰的时候,居然一点都不需要他,只想要曲白。

    她居然真以为曲白那么无害!

    曲白要是无害,他曲一鸿在她面前,就是国家级无公害生物。

    孰料,曲一鸿越扯得厉害,童瞳也越发扯得厉害。薄薄的被子似乎都要被扯碎了。他明知不能这样做,却头一回无法控制自己的动作。

    虚弱的童瞳自然没曲一鸿有力气,几个回合下来,她一步步失了自己的城池,一头乌黑零乱的长发露出一半。

    “哇——”童瞳忽然放声大哭,“妈,我不要见他——”

    房门被关紧,童慧云在外面进不来,急得直拍房门:“一鸿,和瞳瞳好好说,别冲动。瞳瞳刚刚流了好多血,她不能用力不能哭。一鸿你去看看婚纱,那上面都是血……瞳瞳现在钻牛角尖,你不能跟她较劲啊——”

    淘淘焦灼的声音也仓促传来:“老爸快开门!”

    曲一鸿缓缓放开被子一角,失神地瞪着那个一头乱发的后脑勺。

    曲一鸿一松开被子,童瞳瞬间重新将所有被子卷了回去,零乱黑发亦被完全裹住,再度整个卷成一团。

    她的哭声小了。似乎被子给了她安全感,整个动静都小了下来。

    外面的敲门声也小了下来。

    缓缓起身,曲一鸿静静地凝着面前微微颤动的一团被子:“我可以理解你不想见我。我会让自己消失在你面前,不会再来打扰你休息。但是,你想见曲白,那不可能……”

    他声音一哑,匆匆转身,大步走向门口。

    拉开门,他脚步微微一顿:“对不起!”

    然后,他走了!

    尹少帆赶紧跟上去:“二少你别生气。二少,童助理现在只是心情不好,你别和童助理认真啊!哎哟——”

    曲一鸿停在电梯面前,尹少帆的鼻子结结实实撞上曲一鸿的背脊,痛得他头昏眼花。

    瞄瞄一脸焦黑的曲一鸿,迎上曲一鸿锐利冰冷的眸光,尹少帆不由自主缩缩脖子,和曲一鸿一起进了电梯。

    电梯门在面前缓缓关上。

    顶着奖金被降为零的风险,尹少帆硬着头皮碎碎念:“二少要是和童助理认真,就上了那些人的当了……”

    战青本来也要跟进电梯,可瞄瞄被惊得呆在原地不动的婷婷,只得收住脚步。

    淘淘正要冲进去,被童慧云一把抓住推出门口:“小战你帮着看下孩子,谢谢!”

    头一回被人喊“小战”,战青呆了呆,下意识就抓过淘淘。

    “我要看妈咪——”淘淘挣扎得厉害,双手双脚对抗。

    但他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也应付不了前身是国际刑警的战青,只得恼怒地瞪着战青,放弃对抗。

    婷婷惊悚过后,小脸满满都是好奇:“淘淘,你妈咪会比我妈咪还好吗?”

    婷婷私以为,她家爸比妈妈是最可亲的啦!

    可是瞅着淘淘这举动,她忽然就有点不淡定了……

    。

    看着卷成一团的被子,童慧云悄悄叹了口气:“你这孩子……咳!”

    拉开被子,将被子恢复正常,童瞳的小脸终于露了出来。

    “又是汗又是眼泪,你这孩子不是自计讨苦吃吗?”童慧云心疼地抱怨着,“医生一再说要静养,你偏反着行事。”

    抱怨归抱怨,童慧云手脚下利索,将童瞳抱着靠上枕头。

    她打来温水,将童瞳的汗水泪水抹干净,梳好头发,童瞳恢复清爽,童慧云这才松了口气。

    默默伸手搂过被子,童瞳默默瞅向窗外。

    “以后不许这么干了!”童慧云收拾着毛巾,“虽然这事是在他家酒楼发生,你受罪了,妈也心疼你,可真怪不上一鸿。你的孩子也是他的孩子,你伤心,他也会伤心。”

    童瞳静默着,眸子不知不觉又红了。

    洗好毛巾,童慧云收拾好,折回床边,坐到童瞳身边,轻轻握住童瞳的手儿。

    “妈妈——”童瞳轻声喊着。

    “怎么了?”童慧云慌忙问。

    “我有点头晕。”童瞳的收回眸光,小脑袋悄悄挨近童慧云,靠上童慧云胸口,“还有点痛。”

    慌得童慧云赶紧双手抱过,指尖轻轻压上童瞳两侧太阳穴:“有事好好说啊!哭成这样,最后伤的还是自己。以前没这么笨啊,怎么越大,反而越让自己吃亏。”

    “我是真的好笨的。”童瞳乖乖承认,“没有谁比我更笨。”

    惊得童慧云心里一跳,伸手探了探童瞳额头:“没发烧吧?没摔到脑子吧?”

    她记忆里的女儿,就算明明是自个儿淘气干坏事,被人抓了个正着,也向来意气风发,从来不会认输服气。

    果儿这混帐东西,这回伤得瞳瞳够呛。

    不仅伤身,还伤了心。

    “没发烧。”童瞳说。

    童慧云松了口气:“真够倔的啊!一鸿就算真生气,你也不能这样对着干。瞧,这下气走他,你自己也吃亏,两败俱伤……”

    童瞳默默听着,眸子悄悄红了。

    她缓缓伸出小手,紧紧抱住童慧云,小脸埋进老妈胸口。

    她缓缓合上眸子,轻声说:“妈妈,我没脸见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