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瞳瞳,对不起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93章 瞳瞳,对不起

    “耶——”淘淘立即欢呼起来。

    婷婷在旁撇撇嘴:“小苏苏你看,他就是个离不开妈咪的小宝宝。还想当我哥哥,哼——”

    淘淘一脸小骄傲:“那是我自己的妈咪,我要保护我妈咪。你还想抢我爸比,明明你才是没长大的小妹妹。”

    “……”曲一鸿无语地瞪了瞪两个小家伙,星眸转向额外飞速后退的绿化道。

    花城虽大,景色虽美,然而远远比不上小宝宝们精彩纷呈的世界。

    他还是保持沉默吧,孩子的世界他不懂……

    。

    尹少帆的脸,头一回皱成苦瓜,焦灼地在童瞳病房门口走来走去。

    他已经来回走了大半天,再走下去,都能将门口踩出个坑来了。

    咳,中间人真不好做,他还是开溜吧……

    尹少帆正琢磨着闪人,病房门开了,童慧云从里面探出头来:“找到曲白了吗?”

    “没……没有。”尹少帆尴尬地摸摸后脑勺,“二少现在有点忙,要不我回去找机会再劝劝他。请你让童助理安静休息。麻烦你和童助理说声,我先走了。”

    童慧云无声地点点头,暗暗叹息:“你走吧!”

    见童慧云点头,尹少帆如释重负,拔腿就走:“再见!”

    生怕童瞳喊住自己似的,尹少帆加速走向电梯。

    眼见电梯正好到达本楼层,尹少帆绽开笑容。电梯门一开,他赶紧大步走进。

    “哎哟!”随着尹少帆一声呼痛,身子被撞出电梯。

    “尹叔叔你走路都不看人的。”淘淘奶声奶气地抗议。

    “……”尹少帆有苦难言,默默闪到一边,“二少过来了啊?”

    他反应奇快,指指童瞳的病房:“童助理住在那一间。”

    懒得应付尹少帆,曲一鸿大步走过去。

    婷婷随后出来,好奇地瞪着尹少帆,摸摸尹少帆的脑袋:“尹叔叔你什么时候这么乖啦!真是个乖宝宝!”

    “……”尹少帆扯扯唇角,决定忍了小萝莉的调侃。

    惹这个小萝莉,他宁愿去惹淘淘那个小正太。

    “小苏苏等等我!淘淘等等我——”婷婷小跑着跟上去了。

    乍一见到曲一鸿,童慧云脸上掠过欣喜,但一瞬即逝,挡住曲一鸿:“一鸿,不是我为难你,是医生一再强调,童瞳现在适合静养。童瞳现在情绪不稳定,谁也不想见,你过两天再来。”

    曲一鸿面色凝重:“她能见曲白,就一定能见我。”

    “……”童慧云脸僵了僵,扯出个不自在的笑容,“一鸿,这个……”

    童慧云一犹豫,曲一鸿早推开门,从童慧云身边走过去,进了病房。

    “妈咪,我来了。”淘淘也要跟进去。

    眼睁睁地看着曲一鸿进去,童慧云想说什么,终是无语。她眼尖手快地抓住淘淘,将小家伙带出门外,顺手带紧房门:“淘淘来,和外婆在外边说说话。”

    “小苏苏还有我——”婷婷晚了一小步,生生被挡在门外。

    见婷婷要举手敲门,慌得童慧云顺手把小丫头牵过去了:“这里不能吵。”

    “可是我小苏苏在里面。”婷婷扁扁小嘴。

    “没事没事。”尹少帆赶紧过来充当和事佬,“等会二少就出来了。”

    童慧云含笑伸手拉婷婷:“淘淘,这是哪家的妹妹?”

    她打量着婷婷,微微错愕:“这孩子长得多好,还看着眼熟。”

    尹少帆在旁扑哧笑了:“童阿姨看她有点像二少是不是?那是因为她是大少家的千金。大少和二少相像,自然看着眼熟。”

    “难怪。”童慧云释然,却又忍不住想伸手抱婷婷,“好可爱的宝贝……”

    婷婷却灵活地躲开了童慧云的拥抱,眨着眸子说:“我爸比妈咪说,不能让陌生人抱哒。”

    “……”童慧云讶然,笑着摇头,“真是个聪明宝宝,和淘淘有得一比。”

    笑着笑着,童慧云忽然伤感了。

    要是童瞳今天没在酒楼门口遭劫,几个月后,说不定也会有这么一个聪明可爱又神气的女宝宝……

    婷婷歪着小脑袋,瞪着病房门:“怎么没声音?小苏苏进去都不说话呃?”

    “对喔。”淘淘挠挠后脑勺,“老爸不会欺负妈咪,不会在医院里内战吧?”

    “……”尹少帆默默朝天空送出个大白眼。

    咳,淘淘这孩子,至今不知道他爸妈“内战”的真正含义……

    。

    温度适宜的病房里,窗明几净,空旷安静。

    偶尔,窗帘被秋风吹得一晃一晃,多了几许生机。

    然而曲一鸿却感受不到生机。

    他站在床前,瞪着面前皱成一团的被子,心情复杂。

    果然大家都没骗他,她果断真心不想见他。估计他的脚步声还在门外时,童瞳已经将自己用被子全然裹住,连一根头发都没让他看见。

    终于,他平复心情,缓缓坐到床沿,柔声说:“我们的婚礼完成了。虽然婚礼上只有我一个人,可是我相信从今天开始,所有人都知道我曲一鸿和童瞳是夫妻。”

    不出意料地没有得到回应。

    曲一鸿更加放柔语气:“不管怎么说,我推卸不了责任。太煌酒楼是我的地盘,结果让童瞳受伤,是我的失误。瞳瞳,对不起。”

    面前那白白的一团似乎颤动了下。但又很快恢复平静。

    静默数秒,他缓缓俯身,轻轻抱住那一团雪白:“是我的错,没有保护好我的女人,我的孩子……”

    话音未落,被子里似乎响起一声细微的抽泣声。

    “别哭。”他慌了,手脚无措地去掀被子,“你现在不能哭。”

    他不说还好,这一说,被子里传来清晰的哭泣声。

    他掀开一角的被子,很快又被卷了回去。

    “瞳瞳。”他叹息着,极尽全力哄着,“这是白果儿的错。我们不能因为白果儿的错来惩罚我们自己。”

    “我不要听。”终于,被窝里传来沙哑的声音,“我不要见到你。”

    曲一鸿脸色一僵,乐后,轻轻叹了口气:“瞳瞳,如果你不舒服,可以打我两巴掌……”

    “我说了不要再见到你。”被窝里的哭声大了起来,“你走呀,不要让我看到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