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我要掐死她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88章 我要掐死她

    眼见兰博基尼朝太煌医院开去,跟在后面的尹少帆呆了呆,上前找保安经理了解情况。

    “尹助理,不是我们推卸责任,真的纯属意外。”保安经理哭丧着脸,一颗脑袋快挂上胸口,“总裁夫人身手不凡,我们看着她打得白秘书摔跟头,白秘书完全没有回手之力。谁都怎么也没料到,最后她们会一起摔台阶下面去。”

    了解了大致情况,尹少帆不由自主挠了挠后脑勺。

    看来情况比较严重,而半山园里差不多已来到一半贵宾,今天这婚礼无论是继续或取消,都是一件让人头痛的事。

    不可否认的是,这婚礼如果无法正常举行,最开心的是曲三少曲四少那些人。

    咳,曲二少的直觉果然相当准,白果儿果然是一滩祸水。

    早知道现在会这样,无论如何不会让曲白留下白果儿当秘书啊……

    好一会,尹少帆关注到重点:“白秘书呢?”

    保安经理惊慌地后退一步:“刚刚大家忙着送总裁夫人去医院,都没注意她。后来,她已经不见了……”

    。

    市政大道上,李司机将兰博基尼开得飞快。

    庞大沉重的兰博基尼,似乎要在大道上飞起来。

    李司机不时紧张地看了看后视镜里的曲一鸿,一颗心崩得紧紧的——无论从衣着,神态,气势,五官……不管从哪里看起来,曲二少明明是最帅气最幸福的新郎,可此刻早没了愉快的心情,唯剩焦虑。

    曲一鸿一言不发,薄唇抿紧,一脸阴鸷。

    战青头一回坐在后座,他默默掏出手机,连续打了几个电话。

    终于,战青收好手机,嗡声嗡气地汇报:“二少,我报警了。警方已经出警抓捕。警官保证说,只要曲五少和白果儿只要还没离开花城,最多一个小时能抓捕归案。”

    曲白略一颔首,一言不发。

    他大意了。岳父岳母自然不清楚曲家内部暗湖汹涌,他曲一鸿清楚得很。

    他不应该遵从洛城风俗,哪怕和岳父岳母扛起来,也得把那个笨丫头留在和华居。

    他小看了那些想破坏他婚姻的人的决心。

    如果他一心把童瞳留在和华居,此刻已经站在一起,接受所有达官贵人的祝福。

    然而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来到医院,自有导医妹子亲自将曲一鸿领到妇科。

    诊室门大开着,外面站着夏北城和洛婉,里面站着步长青、童慧云和白子松。却没有医生。

    和诊室相连的检察室,房门却紧紧关闭。

    洛婉上前一步:“童瞳还在里面,医生进去半个小时了,还没出来……”

    洛婉说着说着哽咽了,道理上这种检测不费时间,可医生进去那么久都没出来,只能说情况不好。

    “半小时……”曲一鸿眼神阴鸷地瞪着检测室。

    “应该快了。”洛婉艰涩地安慰着,“你别着急,童瞳身体底子向来好,也许没事的。”

    曲一鸿锐利地盯紧房门,拧眉不语。

    谁都知道童瞳身为童星武馆的千金,打小练基本功,身体底子倍儿好。可没几个人知道,她身体唯一不给力的器官就是子宫。

    连淘淘那四岁的小正太都明白,因为他妈咪有点特别,当初才会让他活下来……

    “对不起。”童慧云红着眼眶,“一鸿,是我们没看好瞳瞳。”

    “童阿姨,不是你的问题,是我不好。”洛婉缓缓垂首,“如果我没下楼,童瞳就不会追下来,就不会发生意外。”

    曲一鸿咬牙不语,缓缓合上长眸,浓眉拧成山峦。

    李司机在后面站着,悄悄瞪着一脸凝重的曲二少。他连呼吸声都不敢大了,以免惹上曲一鸿。

    曲二少现在就是只谁也惹不起的雄狮。

    寂静中,检察室的门吱呀一声,终于开了,里面走出好几医生。

    为首的是个中年女医生,胸口别着主任医生的小牌子。

    迎面看到曲一鸿,中年女医生明显全身一颤,站住了,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曲总,对不起。总裁夫人本来就是个容易流产早产的体质,刚刚又失血过多,所以——”

    女医生缓缓垂首:“曲总,我们集全太煌医院的医术,已经尽力了。”

    “行。”曲一鸿缓缓吐出一句,“这意味着你们妇产科可以全体滚蛋了。”

    女医生垂首不语。

    “瞳瞳——”童慧云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就往里走。

    女医生堵住门口,拦住童慧云:“总裁夫人刚刚失血过多,现在情绪不稳定,她需要静养。”

    “我知道。”童慧云伸手拨开女医生,“我保证不说话,我就静静陪着我女儿,我不要让我女儿孤单。”

    中年女医生默默让开道。

    曲一鸿一言不发地跟紧童慧云。

    中年女医生再度拦住曲一鸿:“总裁夫人说了,她现在不想见到你。”

    “胡说!”曲一鸿脸色一凉,眼神阴鸷,“她现在最需要的是我。”

    谁都可以感受到曲一鸿浑身的凉意,那疏离阴鸷的星眸更让人怵目惊心。谁也没有那个胆敢近他一步。

    可是中年女医生没在让开。

    她硬着头皮扛上曲一鸿:“曲总,总裁夫人失血过多,现在情绪很不稳定。你如果进去,对总裁夫人有害无益。请曲总冷静。曲总,我们是医生,以照顾病人为主,请曲总理解。”

    诊室里安静得厉害。

    洛婉悄悄走到曲一鸿面前:“如果你真希望童瞳好,就让她安静地修养。请你相信我,我学了心理学。童瞳现在需要的确实只有安静。”

    曲一鸿久久瞪着洛婉,终是让开道。

    洛婉和女医生相约松了口气。

    童慧云推开门,走了进去。

    童瞳正靠着靠枕,脸色苍白,默默瞅着外面。

    童慧云眼眶一红,悄悄握紧女儿略为冰凉的小手:“瞳瞳,别胡思乱想,不许钻牛角尖。你要这么想,这个宝宝和你没缘。”

    童瞳的眸光终于转过来了,她扯了扯唇角,扯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童慧云抱住童瞳肩头:“如果实在难受,你就这么安慰自己:别的女人二十三岁还没男朋友,我们家淘淘都四岁半了……”

    “妈妈,果儿在哪?”童瞳轻轻靠上童慧云肩头,“她欠我一个宝宝,还欠我一条命。妈妈,你能帮我把果儿找来吗?”

    她轻轻吐出一句:“我要掐死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