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神秘短信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85章 神秘短信

    “啊?”童瞳的注意力瞬间高度集中,连伴娘的事都给临时放一边,“以前给我接生的王医生怎么了?”

    虽然王医生忘了她,但她当初早产,情况危险时,是王医生当机立断给她下麻药剖腹产,让她和淘淘母子平安。

    就凭这一条,不管王医生会有什么事,她都愿意全力相助。

    “王医生她……她……”白果儿瞪着童瞳,愣是说不出话儿。

    不管何时何地,童瞳都显得单纯、正义而阳光。

    哪怕此时身穿婚纱,明明千娇百媚,童瞳都能秒变成正义女侠的模样。

    换作以前,白果儿总会调侃瞳瞳几句,可此时白果儿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心里不舒服。

    童瞳忍不住一把抓住曲白的手:“王医生到底怎么了,快说啊!”

    曲白神色复杂地看了眼旁边的酒楼经理,和正从电梯里出来的童慧云姐妹。

    童瞳明白了,她朝酒楼经理挥挥手,示意酒楼经理先回避一下。

    童慧云看到曲白,她犹豫了下,放慢脚步。

    曲白打小就在童瞳面前以大哥哥自居,一直呵护着童瞳长大。童慧云和所有人一样相信曲白的人品。

    此情此景,童慧云亦百感交集,悄悄拉住妹妹的手:“慧铃,让他们在婚前把话说清楚更好。”

    “这样好吗?”童慧玲皱眉,心里紧张起来。

    “是有点不妥当。”童慧云悄然叹息,“但是在这里把话说清楚,总好过在婚礼现场出什么事。我相信曲白的人品。”

    众目睽睽之下,两人保持了距离,童慧云相信不会有事。

    童慧云心安,童慧玲没办法心安。

    看到曲白凝重的神情,她就知道事情不好。可是当着童慧云,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不能上前阻止。

    童慧玲只求菩萨保佑,曲白别吃错药,把那个二宝说出来。

    不管在谁眼里,曲白一直都是聪明人,相信曲白不会在此时说出来。

    现在是最不适合坦承这件往事的时候。

    “我去看看洛婉。”童慧云走向停车场,“婚礼不能少了伴娘。”

    童慧玲原地不动地看着,紧张得不行。

    “喂,你们两人都怎么了?”久久得不到回应的童瞳,有点沉不住气了。

    曲白终于有了回应,声音低沉,只有面前三人能听到:“瞳瞳,如果你愿意,我现在带你去见王医生。”

    “呃?”童瞳呆了呆,瞅瞅酒楼大厅的大挂钟,“十一点了,马上要举行婚礼。”

    见曲白情绪不佳,童瞳浅浅一笑,好声好气地商量:“曲大哥,不管是什么事,等婚礼完毕再说。要不然,曲一鸿那个大爷会吐槽我一辈子。”

    她知道婚礼简单,但不能不说隆重。

    曲一鸿的意思,以前上族谱是在曲家上下宣告她的身份。而婚礼是记者招待会的作用,在花成权贵面前确定她童瞳和淘淘在曲家的身份。

    这个婚礼,代表她正式步入花城整个上流社会。

    就算她婚礼后依旧保持低调生活,但无论如何,在大众眼里已经不可能再默默无闻。

    “曲白,我们走吧!”白果儿在旁悄悄拉扯着曲白雪白的丝滑衬衫。

    白果儿有一万个冲动想阻止童瞳的婚礼,她至今无法接受童瞳因祸得福,成为太煌总裁夫人。

    她也知道,只要说出二宝这事,童瞳今天的婚礼不可能顺利举行。可是那同样会让她痛快地扯上牢狱之灾。

    权衡利弊,白果儿不得不咬牙忍住。

    明显她现在愿意忍,而曲白不太愿意忍了……

    曲白缓缓推开白果儿的手,凝着童瞳,黑瞳一黯:“既然在童瞳心里,这场婚礼比什么都重要,那就先举行婚礼再说。我一个人先去阻住王医生。”

    童瞳皱眉。

    她下意识地瞄了眼停车场,见保安已经把夏北城和洛婉分开,老妈在旁打电话,估计已经和曲一鸿沟通。

    童瞳悄悄松了口气:“曲大哥,等婚礼完成,下午就可以说了。”

    “我们走吧。”白果儿拼命拉着曲白,“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曲白神色复杂地瞅着童瞳,挪不动脚步。

    “到底怎么了?”童瞳心知有异。

    可婚礼在即,曲一鸿说不定随时出现,看到曲白出现在这里,估计心里会相当不爽。

    她正想着,手机有短信提示。童瞳拿起手机一看,果然是一条新短信。

    貌似她的亲友中没人喜欢发短信……

    童瞳犹豫了下,打开短信,上面跳出一句话——

    “王医生拐卖淘淘胞弟,白果儿系从犯,曲白知情不报。”

    “不可能!”童瞳脱口而出,笑得眉眼弯弯,“这谁故意开这种恶俗玩笑,这玩笑会要人命的……”

    曲白看不到短信内容,犹豫了下,伸手拿过童瞳的手机。

    “我们该走啦!”白果儿去抢手机,“你看瞳瞳的手机做什么?那是瞳瞳的隐私。”

    白果儿没抢到手机,童瞳已下意识将自己手机从曲白手心夺了回去。

    她瞪着紧张的曲白,慌张的白果儿,悄悄后退一步。

    曲白和白果儿不寻常的反应,让童瞳心里一跳:“我明明只生了淘淘。是不是你们串通了和我开玩笑?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缓缓看向曲白。

    “让果儿说吧,她最清楚。”曲白缓缓后退几步,一直退到酒楼保安经理身边,静静地看向童瞳和白果儿。

    “看来,不仅仅是个玩笑。”童瞳眼眶红了,木然转向白果儿,“说吧,我在听。”

    白果儿想逃。

    可是曲白就站在旁边,她挪不动脚步。

    瞪着曲白,白果儿忽然狂笑:“谁说最毒妇人心,明明男人更狠更毒!曲白,你够狠,为了阻止童瞳结婚,你宁愿让我去坐牢,今天也要用这件事的真相来阻止婚礼。”

    白果儿笑着笑着哭了:“瞳瞳,我当初和王医生隐瞒你怀双胞胎,也是为了你好……”

    “你再说一遍。”童瞳缓缓逼近白果儿,手中婚纱缓缓落地,铺成雪地,“快说!”

    她一字一顿:“好好说清楚。今天要是没给我说清楚,你别想活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