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新娘的来客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84章 新娘的来客

    穿着婚纱,身子比平时任何时候都笨重,童瞳手脚没平常好用。

    但练了十几年基本功,力气一直在。童瞳这一用力,化妆师不知不觉就松开她。

    “不好意思,请让让!”一得自由,童瞳顺手拿了手机,拨着号码,往楼梯间跑。

    夏北城就这么带走洛婉,她没了伴娘怎么结婚?

    更重要的是,她不放心洛婉。

    洛婉心态强大,为人谨慎,遇事冷静,在外人面前几近完美。可童瞳隐约明白,洛婉的弱点就是夏家人,估计最大的弱点就是夏北城。

    “瞳瞳,不能跑出去!”童慧云赶紧追出门外,“我帮你去找洛婉。”

    “妈,你应付不了夏北城,他那个人软硬不吃。”童瞳脚步声渐渐远去,“我必须亲自去。”

    童瞳抱着婚纱冲向电梯,拍拍心口。菩萨保佑,希望洛婉还在酒楼一楼。

    nnd你个夏北城,怎么这么讨厌啊!

    今天是曲一鸿和她的大好日子,就算夏北城没把她童瞳当一回事,好歹看在曲一鸿的面子上,也不要这么丧心病狂地暗暗挖走她的伴娘。

    “咳,怎么会这样?”童慧云赶紧敲了下旁边的门,“晨风,快让你爸下一楼,你姐姐去楼下了。”

    房间里伸出童晨风的头:“老爸刚进洗手间,我去催催。”

    童慧云急得赶紧往回跑:“我先去一楼……”

    抱着婚纱下楼,童瞳成了太煌酒楼最亮丽的风景。

    哪怕太煌酒楼流淌着中西合臂的美,在新娘妆的童瞳面前通通黯然失色。她站在酒楼大厅,一不小心便成了发光源。

    她看到洛婉了。

    洛婉已经不在一楼,而被夏北城生生拽去停车场,正要被硬塞进豪车。洛婉那么温婉的妹子,此时亦怒气腾腾。

    童瞳瞪着夏北城,恨不能让他的背烧出个洞来。

    nnd这只大沙猪,哪有这么当哥哥的。

    她穿着这身庞大笨重的婚纱,明显不适合她施展花拳绣腿,估计没办法搞定夏北城。

    歪着脑袋想了想,童瞳一手抱着婚纱往外走,一手给曲一鸿打电话。

    这情况只能曲一鸿出马。

    童瞳刚要走出太煌酒楼的自动式玻璃门,被保安经理挡住了:“童小姐,曲总还没来,你不能走出酒楼。”

    童瞳一指停车场:“我再不走出酒楼,我伴娘都要被人拐跑了。”

    保安经理放眼一看,果然如此,他面色一红,尴尬了,赶紧指挥人:“你们都怎么看门的?连伴娘都被人拉走了。快,快去把伴娘请回来。”

    门口几个保安听了命令,立即鱼贯而出,去堵夏北城。

    保安经理一人守着童瞳,见童瞳虽然走出玻璃门,没有下阶梯的意思,这才抹了把冷汗,放下心来:“童小姐要是不放心,就在这里看着,我们的人会把伴娘请回来。”

    童瞳悄悄松了口气,重新拨号码。

    武力可以拖延时间,但未必能阻止夏北城带走洛婉,她还是打电话给曲一鸿稳些。

    童瞳正拨打电话,保安在旁忽然躬了躬腰:“五少好!”

    五少?

    曲白?

    童瞳微微愕然——曲白不在半山园等喜酒喝,跑太煌酒楼来干嘛呀?

    难道替曲大总裁来接亲咩?

    顺着保安经理的目光,童瞳默默看了过去。

    果然,酒楼八级阶梯下面,宾利正缓缓停下。随后,曲白和白果儿相继从里面出来。

    曲白和白果儿现在站一起,给人的感觉像要火山爆发。

    看到白果儿,童瞳的粉嫩小脸微微一僵。

    白果儿身为她的表姐,依风俗昨晚必须得来酒楼,陪伴她这个表妹新娘。可是白果儿此时才出现在面前。

    瞅着白果儿美丽的容颜,张扬的自信,童瞳心里没来由地有点不是滋味。

    “瞳瞳,都准备好了呀?”白果儿不太自然地挤出个笑容,“真快,我还想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不用了。”童瞳笑了笑。今天大好日子,她可不能因为果儿坏了好气氛。

    白果儿紧张地瞅着身边的曲白,朝童瞳生硬地笑着:“童瞳今天可是变成太煌总裁夫人,什么也不缺。我就想着我即使来了,也插不上手,帮不上瞳瞳什么,所以就没过来。瞳瞳一定能理解。”

    理解你个头……瞳瞳差点脱口而出。

    好吧,今天是自己的好日子,她表示忍了。

    意识到曲白格外沉默,童瞳忍不住看向曲白。

    曲白面色深沉,乍一看上去,完全不是平时的暖男形象。曲白正抑郁地仰首凝着她,面上带着淡淡的怨,黑瞳间浮动浅浅的愁。

    看得童瞳心中一跳,心头涌上莫名的酸楚。

    咳,曲白曾是她少女的梦……

    “怎么啦?”童瞳绞尽脑汁,想法儿调和气氛,“你们俩吵架了?”

    “是呀,吵架了。”白果儿幽怨地瞪了曲白一眼,“瞳瞳,你给劝劝曲白,别让他在你和曲一鸿的大好日子闹腾。”

    童瞳忍不住抚额——她现在压根没心思应付白果儿,她更着急的是赶紧把伴娘拉回来,她要打电话给曲一鸿。

    曲白缓缓甩上车门,大步走上阶梯。

    “喂,你上去做什么?”白果儿慌得赶紧拽住曲白,“我们得抓紧时间去找王医生。”

    “王医生?”童瞳皱眉,“果儿,什么王医生?你没什么事吧?”

    “我……”白果儿有口难言。她求助地看向曲白。

    曲白正一级一级拾级而上。明明只有八级不高不矮的阶梯,曲白愣是走出了爬长城的节奏。

    童瞳迟疑地看着曲白和白果儿:“看来,你们真的闹意见了。”

    终于,曲白走完八级阶梯,停在童瞳面前,深邃黑瞳蕴藏太多含意。

    “到底怎么了?”感受到曲白低落的情绪,童瞳不知不觉困惑了,“曲白,发生什么事了吗?你们到底哪个需要看医生?”

    曲白静静地凝着面前身穿婚纱的童瞳。

    这是他认识童瞳二十年来见到的最美丽的童瞳。粉嫩肌肤吹弹可破,水汪汪的眸子灵动地眨着,似乎会说话。平时看上去有些偏瘦的身子,现在因为婚纱而遮掩了不足。

    他面前,就是一个千娇百媚的新娘……

    终于,曲白低低说:“她说的王医生,是指以前家和医院里,给你接生的王医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