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卡住她的脖子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76章 卡住她的脖子

    依她对曲一鸿的初步了解,曲一鸿很有可能真的会这么做。

    半山园里,曲一鸿唯一给面子的只有曲老太太……

    童瞳正分析着,来电铃声响了。

    童瞳顺手拿起话筒,张嘴就说:“曲白,我真的不要礼物……”

    猛然发现是手机来电,童瞳闹了个大红脸。

    “小笨蛋!”刚刚还一脸黑线的曲一鸿,斜睨着瞎忙的童瞳,不知不觉送过来一个大白眼,唇角却不知不觉勾出个微笑的弧度。

    顾不了曲一鸿的调侃,童瞳赶紧拿起手机,一看是洛婉的电话,童瞳赶紧就接了。

    刚接电话,洛婉格格的笑声便传了过来:“瞳瞳呀,告诉姐,准新娘的心情如何?是心花怒放?还是期待加激动?”

    童瞳闷哼:“你要再这么说,当心我送你花拳绣腿。”

    “哈哈我才不怕你的花拳绣腿。”洛婉畅怀大笑,“瞳瞳你可别和我较劲。要是得罪本姑娘,没有伴娘是小事,我说不定一不小心让我哥去给曲一鸿当伴郎。”

    “……”童瞳惊悚了,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洛大小姐,你够狠!”

    要是夏北城给曲一鸿当伴郎,童瞳觉得新婚大红喜事,会被夏北城给弄出殡仪馆的气氛。

    “好啦,不逗你了。”洛婉抿唇一笑,“我是想问你,我这个伴娘该下午出现在你面前,还是晚上出现在你面前?”

    “这个么……”童瞳想了想,“晚上吧。”

    该准备的,王叔叔这段时间在家都准备好了,她似乎只用负责明天漂漂亮亮地出现在半山园婚礼现场就好。

    “ok。”洛婉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

    觉得面前光线偏暗,童瞳猛一抬头,见曲一鸿正收拾得清爽利落地站在她面前。

    “啊呀,就下班了。”童瞳忍不住默默抓了抓发尾。

    她赶紧拿起包包,乖乖跟着曲一鸿下班。独留悲催的尹少帆代替曲一鸿为公司勤勤恳恳地做老黄牛。

    上了兰博基尼,很快就回到和华居。

    童瞳还没来得及下车,童慧云便大步从和华居大厅内走出来,一把抓住童瞳的小胳膊。

    童瞳还来不及欢喜,身子被童慧云拽着走了好几步。

    曲一鸿亦微微愕然:“岳母这是?”

    “我们让童瞳按出嫁风俗走,婚前一晚有个距离。”步长青稳稳的声音由远而近,“不能从洛城嫁出,我们出去住酒楼,一鸿你明天中午过来接瞳瞳,好歹像个正式结婚的样子。”

    被爸妈一说,童瞳悄悄闭了小嘴,讪讪地瞅着曲一鸿。

    洛城的风俗确实是这样呢!

    曲一鸿那张倾国倾城的俊脸,闻言抽搐了下。

    他不喜欢这个风俗。明明好简单的事,偏偏弄复杂了。瞧,本来直接在和华居化妆穿婚纱,走到婚礼现场就完事。现在得多用半小时不说,还得让他今晚守空房。

    特悲催了……

    可是岳父岳母一起上阵,头一回对他提要求,曲一鸿想拒绝也下不了面子。

    童瞳本来也嫌麻烦,可瞄瞄曲一鸿神色间隐隐失落,她心里没来由有些甜蜜,脚底下乖乖就跟着老妈走。

    嘿嘿就让新郎思念思念她呗……

    曲一鸿哭笑不得地凝着小小得意的童瞳,只得吩咐:“李司机,送大家去太煌酒楼,腾出最好的套间。”

    目送兰博基尼开远,战青悄无声息地走到曲一鸿身侧:“五少和白秘书那边……”

    “举行婚礼后再采取行动。”曲一鸿微微拧眉,“要是曲老太太在婚礼上没看到曲白,我这婚礼估计不会顺利进行。明天只管婚礼,其余所有事情后延。”

    战青静静颔首,不再说什么。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没到下班时间,白果儿便关了电脑:“曲大哥,我们下班吧!”

    “没到时间。”曲白头也不抬,发出细微回应,白果儿几乎都听不到。

    “就几分钟了。”白果儿嘟起橘红色的嘴唇,“你没听说吗,今天曲一鸿和童瞳下午都没来上班。我们最近比他们敬业多了。”

    见曲白不为所动,白果儿忍不住走到曲白面前,双手拽住曲白胳膊:“走吧!我今天心情不好,你陪我喝一杯。”

    曲白的视线终于从电脑挪上白果儿艳丽的瓜子脸。

    白果儿声音忽然就沙哑了些:“别硬撑着,心情不好,就该喝点酒调节一下。要不然,你就是心里苦死,曲家也没人同情你。曲白,这世上疼你爱你的人,除了我白果儿没有第二个……”

    “走吧!”曲白忽然打断白果儿的话。

    他连电脑上打开的窗口都没关,直接点了关机,拿起钱包车钥匙就往外走。

    “太好了!”白果儿欢欢喜喜地跟上去。

    这是头一回曲白如此痛快地和她一起违规,而且是去喝酒。

    载着白果儿,宾利一路狂奔,直到来到家“心灵酒吧”,宾利这才停下来。

    “我请客。”白果儿兴冲冲地当先进了酒吧。

    这是家中档酒吧,里面的顾客多是小资水平,有点修养,但不乏醉酒之人出丑。

    白果儿占了个幽静的位置,连点几份鸡尾酒,最后还要了瓶伏特加。

    曲白静默地坐在白果儿面前,全程无语。上酒就喝酒,没酒自己再倒。

    白果儿瞅着心酸不已:“曲白,你怎么不装了啊?这回童瞳真结婚了,你终于隐瞒不了自己的心了。我还以为你真的那么看得开,原来你也是骗子。”

    曲白无声在又给自己倒了杯伏特加。

    白果儿抢过去了:“你心酸什么啊!童瞳不要你,你还有我,我不比童瞳差。我才该伤心,为你付出这么多,结果你还想着瞳瞳。”

    越说越气愤,白果儿一仰脚,将伏特加一饮而尽。

    这一杯伏特加下去,效果立竿见影,原本清醒的白果儿很快头昏眼花。

    她一抬头,见曲白神色落寞,白果儿更是心酸。

    她摇摇晃晃地起身,双手抓紧曲白肩头,趔趄着坐上曲白膝头,双手搂住曲白脖子:“早知道你现在会这样狼心狗肺,无视我的情意,童瞳当初要去龙腾大酒楼扑倒你时,我就不会故意让她走错房,上错人——”

    曲白原本空洞的黑瞳,缓缓锁定白果儿熏红的脸:“你说什么?”

    曲白倏地起身,修长双手倏地狠狠卡住白果儿的脖子:“你给我再说一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