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醋酝子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49章 醋酝子

    不知曲白说了什么,曲一鸿颔首:“对。带上白果儿。”

    原本神游太空的童瞳,闻言立即回过神来,高度警戒地瞪着曲一鸿。

    这大爷居然来真的?

    她是真的不希望看到果儿到和华居聚餐啊啊啊。

    而且,曲大总裁不是说明天要去蜜月吗?

    难不成什么都不要准备,明儿一早双手空空就去蜜月?

    “喂——”童瞳试图氛围乾坤,扯住曲一鸿的衣袖,压低声音,“以后再聚餐好不?”

    曲一鸿不动声色地挡住童瞳的小动作:“晚上六点。”

    他中断电话,将手机塞进手提包,这才挑眉凝着童瞳。

    童瞳牙咬咬地瞪着他,鼓着腮帮,气得小嘴一张一合,胸口一起一落,就是说不出话来。

    曲一鸿低低笑了,伸出长臂,修长白皙的指尖落上她小巧的鼻尖,含笑弹了弹:“不过是请他们吃个饭而已。怎么,请曲白他们吃个便饭都舍不得?”

    童瞳闷闷地拍开曲一鸿的手:“请曲白可以,不要请白果儿。”

    距离产生美啊。

    童瞳话音未落,曲一鸿俊脸僵了僵:“请曲白可以?请白果儿不可以?”

    她言语行动间已经足够维护白果儿,处处替白果儿说好话。结果在她心中,曲白比自己的亲表姐更亲。

    瞅着一脸黑线的曲一鸿,童瞳郁闷了:“明明你自己请的曲白,还这么看着我?”

    神马意思?

    曲一鸿:“……”

    童瞳咕哝着:“醋酝子!明明不喜欢曲白,还主动请曲白到家吃饭,这脑壳一定坏了……”

    。

    手机早已没了声音,渐渐地变成黑屏,可曲白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太阳底下,出神地瞪着手机屏幕。

    汗水湿透了他雪白的衬衫,粘贴在背上,画出不规则的图案。

    但曲白似乎压根没感受到热,只是沉吟不语。

    “谁的电话?”白果儿要死不活地蹲在旁边,揉着腰问。

    找了整整一个上午,甚至到了午餐时间,曲白都没有歇下来的意思,白果儿快崩溃了。

    见曲白没回应,白果儿忍不住扬高声音追问:“谁呀?”

    曲白总算回神,温和地说:“二哥。”

    “曲一鸿?”白果儿立即警戒起来,明明连蹲的力气都没有了,瞬间站起,“他说什么?”

    曲白拧眉:“聚餐。”

    “……”白果儿瞬间怔愣之后,松了口气,眼睛绽放光芒,“现在吗?”

    她都饿扁了,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了。

    如果现在正好有大餐吃,她不介意去见曲一鸿。

    曲白将手机塞回口袋:“晚上六点。”

    “……”白果儿才刚满满的希望,瞬间消失殆尽,又蹲下去了。

    斜睨一眼半死不活的白果儿,曲白语气暖和了些:“现在去吃饭。”

    白果儿马上起身:“总算有饭吃了。”

    来到外面,曲白随意找了个餐馆,两人一起进去用午餐。

    吃到一半,白果儿有了力气,开始抱怨:“曲大哥,这样找,压根就是大海捞针。”

    “你有更好的办法?”曲白挑眉,眼神平静无波地落上焉不拉叽的白果儿。

    平时的白果儿那绝对是时代的宠儿,精致的妆容,自信心爆满,眉梢眼角处处都透着意气风发。

    可此时的白果儿狼狈得让他差点认错人。

    到底是白家富养出来的女儿,吃不了半点苦。

    如果换作童瞳,那个从小练武的爽朗丫头,这半天的行程压根就不算事儿。

    喝完半杯茶,白果儿清清喉咙:“对啊!我有办法。”

    “说来听听。”曲白不动声色地说。

    半上午时,白果儿就说有个好方法找王医生。可是整个上午都过去了,白果儿还是不肯说是什么方法。

    “我上午就说了,不能告诉你。”白果儿赶紧说。

    曲白紧紧凝着白果儿:“我相信,既然这个方法不方便告诉我,那么肯定不适合你采用。”

    白果儿没说话,心里暗暗计划着。

    “如果你的方法会伤及那个孩子,我劝你放弃。”曲白语气渐渐严厉起来,“不管采取什么方法,要钱可以,但如果要命,最好早点放弃。”

    曲白凝重的神情,吓得白果儿心里一跳。

    她赶紧笑着说:“曲大哥说什么呢!我又要钱,也惜命,才不会乱想办法。”

    “那就好。”曲白暗暗松了口气,“不要铤而走险。”

    见曲白放弃追问,白果儿也悄悄松了口气:“我知道啦!曲大哥,我又不像童瞳那么笨,安心被人欺负。”

    “瞳瞳不笨。”曲白拧眉,“瞳瞳只是顾念情分。”

    “是吗?我没看出来。”白果儿倒笑了。

    曲白静静地凝着一脸不屑的白果儿:“瞳瞳确实未婚生子了,但她同样以优异的成绩结束学业。曲家和太煌上下谁能欺负到她?在曲老太太面前都没吃过什么亏,你倒说说,童瞳哪里笨了?”

    “……”白果儿倒被问住了。

    虽然她还是认为童瞳笨,但曲白说的都是事实。

    曲白语气平平:“据我所知,瞳瞳只在你面前吃过亏。”

    “……好了好了,童瞳在你们男人眼里那是完美。”白果儿别开脸,不悦地说,“又不是我故意欺负她,瞳瞳都是自找的。”

    曲白脸色一沉:“果儿,不要把最后的情分都磨尽了,到时后悔也就晚了……”

    “好啦我知道啦!”被曲白说得白果儿没了耐心,“瞧我现在不是顶着大太阳找王医生了嘛!我也希望童瞳好好的。”

    被曲白严厉地一瞪,白果儿赶紧打哈哈:“我以前会那样对瞳瞳,还不是因为你。曲大哥,别板着脸了,你只要对我好一点,我连心都可以掏出来给你……”

    曲白眸色暖和了些,放下筷子:“走吧,找下一家。”

    眼见曲白颀长的身影走出餐馆,白果儿才发出声绝望的尖叫:“曲大哥,你来真的?”

    她饭都还没吃完。

    走了一上午,她身心俱疲,站都站不起来了。

    更悲催的是,她的三寸高跟虽然是名牌,但脚后跟也打了个水泡。

    白果儿要哭了:“曲白你站住!你再这么无情,我就不喜欢你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