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跳楼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23章 跳楼

    “双胞胎?”白果儿应声脸色一白,她双手紧紧抓住薄薄的被子,吃惊地瞪着曲白。

    千防万防,却没想到最后栽在曲白手里。

    她不想承认,可是心知肚明,如果要曲白站边,曲白十有八九会站到童瞳那边。

    她昨晚没事喝什么酒啊。

    “对,双胞胎。”曲白静静地凝着白果儿,惜字如金。

    他从白果儿那里只得到“双胞胎”三个字,那么他也只能说这三个字。

    否则,言多必失。

    “我……”白果儿下意识地往床里面挪动,“我说了多少?”

    她连挪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她心底不停地祈祷,祈祷昨晚自己没有说多更重要的东西。

    她应该没说到关键性的东西,否则曲白此刻怎么可能如此镇定。

    “该说的都说了。”曲白静静地凝着白果儿,“果儿难道没有话和我说?”

    顿了顿,他轻轻补充一句:“我一直在等你醒来。”

    白果儿警觉地瞪着曲白。

    她心里发慌。

    曲白这个遇到任何事,表面看起来都澜不惊的主。平时看起来十足的暖男,让她可以放肆地在他面前说话。

    可是在这种未知的情况下,在这样宁静的清晨,安静的曲白却让她心慌。

    见白果儿慌乱,曲白缓缓追加一句:“我在等果儿的解释。”

    “我……”白果儿的眼睛,不敢对上曲白深邃的黑瞳。

    然而,她心里的防线,正在渐渐崩溃。

    曲白不动声色地凝着白果儿半晌,给出极大的耐心。他不催,也不逼。

    他就那么瞅着白果儿,平静地等着。

    好一会,白果儿终于积攒勇气坐起来,试探地瞅着曲白:“曲大哥,别这么吓我,好不?我不知道我昨晚说了什么,但是醉言醉语真当不了真……”

    白果儿话音未落,曲白缓缓起身:“既然果儿决意一意孤行,我也没办法。这件事,只能直接告诉二哥二嫂。”

    说完,曲白长身而立:“果儿,好自为之。”

    曲白转身往外走。

    也许是整晚未睡,也许是清晨慵懒,曲白的脚步比平时跨得轻,步子也迈得比平时短。

    他一步一步往外面走去。

    白果儿双手紧紧攥着被子,似乎随时可能将被子撕成两半儿。

    她眸子里渐渐浮起恐惧,曲白越往前走一分,她眸中的恐惧便多一分。

    走到门口的曲白忽然放慢脚步,掏出手机。

    曲白微微侧身,眸光熠熠地斜睨白果儿:“果儿,不介意我在这里给二哥二嫂打个电话吧?”

    不等白果儿回应,曲白早开始用指尖触摸数字……

    “不许打给他——”白果儿忽然大喊一声。

    她撒开被子,披散着大波浪卷发,从床上跳下地,光着脚冲向曲白,一把抢过曲白的手机。

    她后退两步,瞪着曲白,紧紧攥着手机,似乎生怕曲白抢回手机继续打电话。

    曲白静默不语,温柔的目光紧紧凝着白果儿。

    在曲白温柔的注视下,白果儿坚挺的背脊忽然慢慢弯下去,弯下去。

    曲白知道,他赢了。

    要玩心理战,他远远不是曲一鸿的对手,但对付白果儿很是足够。

    白果儿哭了,扑进曲白怀中:“曲大哥,我当初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一时冲动,我本来并没想那么做。”

    “慢慢说。”曲白的声音一如无往的温和。

    这让白果儿不知不觉放松心防,不知不觉瘫软在曲白怀中:“我真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

    曲白原本皱成小山峦似的浓眉,渐渐舒展开来:“我们坐下来好好说。”

    两人重新回到床边,白果儿双手紧紧抱着膝盖,眼泪汪汪地瞅着曲白。

    “说吧!”曲白柔声说,“我在听。”

    在曲白温言细语中,白果儿总算镇定下来。

    她不敢看曲白,含着泪瞪着窗外,抱膝的胳膊微微颤动。

    “曲大哥,如果不是因为你,我肯定不会那么做。”白果儿声音微微沙哑,“我和童瞳一起长大的呀,虽然我老是嫌弃瞳瞳,老打击瞳瞳,可是我们到底是好姐妹,我从来不会真伤害瞳瞳。”

    曲白静静地听着,一言不发。

    他向来是个好听众。

    白果儿悄悄打量着曲白,见他面容平静,白果儿心里便也平静了好些。

    她接着说下去:“所以,当初童瞳怀上双胞胎……”

    “双胞胎?”曲白眸中厉芒一闪。

    他神情不知不觉严肃了些。

    白果儿却没意识到曲白表情的变化,接着说:“我和医生一起瞒住童瞳,没告诉她怀的是双胞胎,让她生下来……”

    “童瞳当初怀的是双胞胎?”曲白声音微凉,“双胞胎还生下来了?”

    白果儿咬牙点点头。

    “那……”曲白冷冷凝着白果儿,“另一个孩子呢?”

    “另一个孩子……”对于惯常温柔的曲白,这凉薄的声音足够让白果儿惊慌失措,醒悟过来,“曲大哥你脸色怎么变了?”

    他不是已经知道双胞胎的事了吗?

    凝着曲白慢慢寒凉的脸,白果儿心中警钟长鸣。

    她忽然一把抓住曲白的衣领:“曲大哥,你不是说我昨晚都说得差不多了吗?你刚刚是不是说假话?”

    白果儿慌了。

    她不笨。说到这里,曲白神情大变,自然知道自己上了曲白的钩。

    然而她后悔也来不及了。

    曲白伸手更快,抓住白果儿的长臂:“和我回太煌,去见二哥二嫂。现在就去。”

    “不——”白果儿大惊失色。

    她双手紧紧拽住床边:“曲白我爱你啊!你为什么对我无情?我不要去。我死都不去。”

    “你必须去。”曲白眸色深沉,夹着丝复杂的沉痛,“果儿,这事非同小可。”

    曲白总算明白为什么会有“亲子鉴定”之事发生。

    事情的缘由,别说他曲白猜不到。

    相信所有人都不相信,二哥也不会相信。

    至于瞳瞳……

    瞳瞳如果知道这事,会疯的。

    “我不要坐牢。”白果儿慌乱地挣扎着,眼见挣扎无望,她忽然附身上咬上曲白手臂。

    曲白受痛,不由松开大掌。

    趁着曲白短暂的一松手,白果儿冲到窗边,爬上窗口:“曲大哥,你如果再逼我去见曲一鸿,我现在就跳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