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昨晚有没有和你说什么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22章 昨晚有没有和你说什么

    童瞳正无语地瞪着曲一鸿,门外响起“咚咚”的敲门声。

    童瞳赶紧坐正,摆好淑女坐姿:“谁啊?”

    话音未落,门被推开了,淘淘的小脑袋从外面伸进来。

    瞅着曲一鸿,淘淘狡黠地眨眨眼睛:“我的床睡得可舒服了,老爸要不要跟我睡?”

    光看小家伙那模样就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曲一鸿不动声色地瞄瞄淘淘:“男子汉大丈夫,睡个觉还要人陪?”

    淘淘不开心地仰起小脑袋:“爸比你真好意思这么说,你都这么大个人了,也赖妈咪的小床。哼!”

    曲一鸿的俊脸抽了抽。

    还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兔崽子,居然敢在老子头上爬。

    童瞳错愕地瞪着父子俩个过招,忽然有点想笑。

    嘿嘿淘淘这胆识,果断随她这个妈啊,都不害怕曲一鸿那张黑脸哒。

    “我不管。”淘淘歪着小脑袋想了想,手脚麻利地跑进来,自个儿爬到床上,利落地将空调被盖好,“妈咪,晚安!”

    “……”曲一鸿一脸黑线地瞪着儿子。

    得,这小子居然还懂得先下手为强。

    “嘿嘿。”童瞳偷偷笑了,悄悄给儿子伸出个大拇指。

    她今天快累倒了,才没力气应付曲一鸿那个大爷,只够力气搂着儿子软软的小身子睡。

    她要好好睡一觉,明儿去太煌上班才有精神。

    扭头一看,曲一鸿仍然四平八稳地站在一边,斜倚着窗口,凝着窗外万家灯火。

    显然淘淘今天是真累了,躺床上没两分钟,便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睡得真快。”童瞳咕哝一声。

    呜呜她也累,也想睡了。瞅瞅曲一鸿没有打算睡觉的意思,童瞳想了想,也走到窗口。

    现在只有两个人,正好问问曲一鸿,她的未来公公婆婆到底是啥回事。

    她刚刚来到窗口,一个有力的臂弯便楼了她过去。

    “喂喂,淘淘在呢!”她压低声音提醒。

    “淘淘在睡觉。”曲一鸿闷哼。

    “……”童瞳扁扁小嘴,“就不怕把淘淘吵醒。”

    说是这么说,她倒不再挣扎,小脑袋转得飞快,想着怎么开口问他爸妈的去向。

    咳,好象不太好开口唉——

    琢磨半天,童瞳说的是:“那个……你真想曲白和果儿在一起啊?”

    “有什么不好?”曲一鸿凝着广场旁边的小河,“亲上加亲。”

    童瞳扁扁小嘴:“可是我觉得曲白对果儿不是爱情。”

    “谈谈就有了。”曲一鸿气定神闲地说。

    童瞳才不认为这样:“曲白自小就认识果儿,一直就不是爱情,难道他们忽然就有爱情了?怎么可能嘛!”

    曲一鸿终于转过身来,捏捏童瞳翘翘的小鼻子:“不要老盯着曲白不放。你该关心的是我。”

    “……”童瞳忍不住送出一个大白眼。

    nnd你个大爷说半天,压根就和兄弟情无关。

    说来说去,就是想快点把曲白推销出去,远离视线,仅此而已。

    想到这里,童瞳忍不住有些意兴阑珊。

    咳,可怜的曲白哎……

    童瞳还在胡思乱想,曲一鸿忽然松开她。

    在童瞳诧异的瞪视中,曲一鸿将淘淘送回他自己的小房间,关紧门,下了栓,懒洋洋地躺下了。

    他似笑非笑地朝她招招手:“早点睡,明早早点回去。”

    “我困。”童瞳反而后退一步。

    他星眸中流动的情愫,她瞅得清清楚楚。

    童瞳心里怦怦直跳,心头掠过模模糊糊的困惑——他到底是真的喜欢她这个人了呢?还是因为她是淘淘的妈,而且他刚好缺个女人?

    “就是困,才要早点睡。”长臂一伸,曲一鸿半眯星眸,将困惑的小女人楼进被窝。

    他的手爬进她裙摆,轻轻搁在她柔韧的腰间,停住不动了……

    见曲一鸿中规中矩的样子,童瞳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啊呀,明天太阳得从西边出来了。

    不过,她确实困了,不由自主合上眸子,双手不知不觉搂回去,小脸紧紧贴在他胸口。

    堕入梦乡的前一瞬间,童瞳心头掠过一个模模糊糊的念头——她这是爱上曲一鸿了吗?

    她找不到稳稳实实的答案,只能感受到曲一鸿真实的体温。

    和他有力的搂抱……

    。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曲一鸿便带着童瞳和淘淘一起上了兰博基尼,赶向花城。

    途经白家的西餐厅,童瞳缓缓降落车窗,默默瞅着三楼。

    “妈咪,这是姨外婆家哎。”昏昏欲睡的淘淘半睁着眼睛瞅了一眼,又很快合上,继续做他的美梦,眉眼弯弯。

    嫣红的唇微微一动,童瞳默默搂住儿子,眼角的余光还落在三楼方向。

    不知道曲白和果儿,现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兰博基尼缓缓开过西餐厅,童瞳最后的余光,瞄到三楼的窗户开了……

    曲白站在窗前,目送兰博基尼远去。

    他黑瞳间满是血丝,残留着一夜未眠的疲惫。

    一晚上,他就趴在白果儿床边小睡不到一个小时。

    白自己也说不明白,自己整夜不眠,到底是想防着白果儿暗暗出逃,还是真的担心酒会伤到白果儿……

    曲白正想着,身后响起声咕哝声:“妈哟,痛死我了!”

    他转过身来,只见白果儿不知什么时候醒了,正扶着头坐起来。

    曲白大步回到床头,一手竖起方枕,一手扶着白果儿:“来,靠着枕头舒服些。”

    因为宿醉而头痛欲裂的白果儿,双手扶着头,好一会才看清曲白。

    “啊?”白果儿惊呼一声,吃惊地瞪着曲白,“你怎么在这里?”

    原本迷茫的她,瞬间清醒几分。

    不知不觉,白果儿脸上流露微微惊惧之色。

    “你昨晚醉了,我送你回来。”曲白缓缓坐到白果儿身边,“我有点担心你半夜会不舒服,留下来了。”

    “是吗?”白果儿心里惊惧,身子有些僵硬,脑海里飞快运转,“我没麻烦曲大哥太多吧?”

    “还好。”曲白温和地说。

    迎上曲白的目光,白果儿心虚地别开眼睛:“我昨晚有没有和你说什么?”

    “说了不少。”曲白定定地凝着白果儿,“包括双胞胎的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