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打死都不能说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20章 打死都不能说

    曲一鸿俊脸微微一抽:“小笨蛋你想多了。”

    “才不是我想多了。”童瞳撇撇嘴,眸中跳跃着释然的光芒,“是因为我和果儿从小到大,就是这么过来的。”

    曲一鸿挑挑眉,表示无法理解。

    童瞳眨眨眸子:“就像床头吵架床尾和那样,我们生气都不隔夜的。”

    “……”曲一鸿无语。

    恕他不明白女人怎么床头吵架床尾和。

    他俩还差不多。

    将空调被全塞进曲一鸿怀中,童瞳拔腿就奔向床头柜的手机:“我打电话问问姨妈,看果儿是不是想通了。”

    她才刚刚拿起手机,只觉面前一暗,随之手里一空。

    “不许抢我手机。”童瞳嗷嗷着扑过去,“我们明天就走了,可是我爸妈和姨父姨妈他们的死结还在。二维码,我不能太自私,让爸妈为难。”

    曲一鸿挑挑眉,长臂一伸,手机举到半空。

    童瞳在原地跳了几跳,在半空中抓了几把,终于没能如愿。

    她气咻咻地叉着腰,牙咬咬地瞪着曲一鸿:“再不给手机我,你就死定了!”

    “呃?怎么个死法?”曲一鸿挑挑眉,瞄瞄她裙摆下两条小长腿,唇角勾起个微笑的弧度,“牡丹花下死吗?”

    “……”童瞳气得胸口一起一落。

    郁闷,她好像快要被面前这大爷给气得背过气去。

    曲一鸿好笑地搂过气呼呼的小女人,亲亲那嘟得高高的嫣红小唇。

    “笨蛋!你是把白果儿给惯坏了。”他松开她唇瓣,“这个女人眉眼间不老实,不是可以交心的人。有我在,你别想惯她,白白自找没趣……”

    童瞳气鼓鼓地瞅着曲一鸿。

    他个大爷居然干涉她娘家的内政,她心里很不爽哎。

    想起老妈说过的话,童瞳眨眨眸子。

    咳,有点烦哎,她要怎么开口问他,他到底是孤儿还是啥呢……

    。

    小酒楼的小包间内。

    白果儿茫然的目光,缓缓落上曲白紧紧掐着的胳膊:“曲大哥,你捏痛我了。”

    深呼吸,曲白总算稍微平定自己忽然上涌的情绪。

    他瞪着迷茫的白果儿,心里琢磨数秒,说:“果儿,再大的事,只要说开了,大家还能和睦相处。否则——”

    曲白还没说完,白果儿紧张地伸出胳膊,手心飞快捂住曲白的唇。

    她低“吁”一声,左顾右盼,这才松了口气:“曲大哥,你要吓死我了。有些秘密不能说,说了要人命的。”

    心绪才平静了些的曲白,闻言瞬间没办法淡定。

    连一个醉鬼都坚持保密的秘密,那一定是个天大的秘密。

    虽然,曲白并不以为,两个小女人之间,能有什么天大的秘密。

    童瞳压根就不是一个能藏住秘密的人。连她的收养身份,她都坦然面对,还会不时借此打趣自己。

    他要怎么让白果儿说出这个秘密才好……

    白果儿试着挣开曲白的禁锢:“我要回家了。”

    凝着摇摇晃晃的白果儿,曲白不假思索地握住她的手腕:“我送你回去。”

    他还真不信,自己会没办法从一个醉鬼嘴里得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结了帐,曲白半扛着白果儿,向白家走去。

    幸而他聪明地把吃饭地点放在白家对面,要不然得费多大的劲,才能把白果儿送回去。

    刚刚来到白家西餐厅门口,童慧玲就看到自家女儿喝得醉熏熏。

    她大吃一惊,赶紧出来:“果儿?果儿你怎么了?”

    瞄瞄爆满的西餐厅,曲白扶着白果儿走了进去:“阿姨,你先忙,我送果儿回房,我会照顾果儿。”

    “好好好。”童慧玲忙忙地应着,“我现在实在抽不开身。谢谢你了。”

    她顺手一指楼上:“果儿房间在三楼楼梯口。”

    曲白的人品,经过无数人证明,谁都想拐回去当女婿的那种,她当然不担心曲白对自己女儿不轨。

    曲白要真是对女儿有心,她这个当妈的倒了却一番心事。

    终于将白果儿挪回三楼,曲白悄然松了口气。

    他竖起一个方枕,松开白果儿,想让她靠着枕头。

    “别——”白果儿忽然呜咽一声,紧紧抱住曲白不放,“曲大哥你别走,我怕。”

    “怕?”曲白长眉皱成山峦,“怕什么?”

    在他记忆里,白果儿天不怕地不怕,和瞳瞳有得一拼。

    瞳瞳是不怕自己惹事,而白果儿是不怕惹上别人……

    “曲大哥,我回国就没睡过一个好觉。”白果儿哭了,抽噎着,软软地趴在曲白肩头,“我一睡着,就觉得有个孩子在追着我跑,说要找我算帐……”

    “孩子?”曲白缓缓拉开白果儿,凝着她哭红的眼睛,心里一紧,“什么孩子?”

    他想到了亲子鉴定。

    但显然他想象力不够好,怎么都无法把亲子鉴定和白果儿现在所说的联想起来。

    白果儿惊惧地搂回曲白的脖子,搂得紧紧的。

    曲白叹了口气,柔声说:“不管是什么事,都说出来。说出来后心里就好受了。”

    但白果儿看上去似乎累了,不如刚刚精神,眼睛似乎也有些睁不开了。

    白果儿像要睡了。

    “果儿?”曲白摇晃着白果儿,“不要睡,把想说的说完。譬如,那个亲子鉴定。”

    他必须得把这件事弄清楚,否则无颜回太煌。

    是他昨晚给白果儿做的担保。

    “亲子鉴定啊……”白果儿喃喃着,“那还用问吗?当然是看滔滔是不是童瞳的儿子。”

    曲白默默松了口气:“果儿你是真糊涂了,滔滔是三哥的儿子,淘淘才是二哥和瞳瞳的孩子。”

    “不。”白果儿忽然紧紧抓住曲白的大掌,拼命朝曲白怀里钻。

    她的手瑟瑟的抖。

    曲白愕然:“你是说滔滔不是三哥儿子?还是说淘淘不是二哥和瞳瞳的儿子?”

    “我是说……”白果儿喃喃着,酒精让她昏昏欲睡。

    “果儿不许睡!”曲白拿过旁边一瓶矿泉水,倒出点在掌心,摸到白果儿额头,“说完再睡。”

    白果儿缓缓睁了下眼睛,再度窝进曲白怀中。

    她含糊着咕哝:“童瞳生的双胞胎,打死都不能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