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酒后吐真言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18章 酒后吐真言

    童星武馆一片详和。

    女婿头回来家吃饭,童慧云让武馆的厨师和自己一起,拿出看家本领,做了一顿大餐出来。

    童慧云还怕寒酸,花了点心思,从外面的知名餐厅叫了两个外卖回来。

    饭桌上其乐融融。

    战青虽然不再摆着冷脸,但依旧惜字如金。

    只有李司机做代表打圆场:“真是麻烦二老了。”

    “不麻烦不麻烦。”童慧云赶紧说,“都一家人。”

    “嗯,一家人。”曲一鸿坐童瞳旁边,四平八稳地说。

    童瞳吃惊地瞅了瞅曲一鸿。

    nnd这大爷含笑而坐,一副稳坐钓鱼台的自在模样,似乎当自己家一样。

    他大爷的适应性还真是强啊。

    看来,让他从曲大总裁的身份换到童家女婿,压根就不是问题。

    “以后常回来。”不怎么爱说话的步长青,也忍不住叮嘱,“不管怎么说,你们都是我家孩子。”

    “是啊是啊!”童慧云也说。

    “谢谢二老谢谢二老。”李司机在旁一个劲代替曲一鸿应付。

    瞅着李司机满头大汗的样子,童瞳忍不住扑哧一笑。

    果断司机还是只适合司机,平时这种场面,都是尹少帆主动帮曲一鸿应付。

    今天尹少帆还跟来,李司机硬着头皮上,效果就差多了。

    要是尹少帆在这里,估计席间笑料不停,气氛会活跃n倍……

    终于,酒足饭饱。

    曲一鸿和战青他们饭后散步,带着淘淘去旁边的广场蹓跶了。

    童瞳刚留在家里,帮老妈收拾碗筷。

    瞄瞄曲一鸿走出一楼门外,童慧云这才关了三楼餐厅门,来到童瞳身边,几次欲言又止。

    “妈,怎么了?”童瞳好奇地瞅着老妈,“你和爸不都特别喜欢他吗?为毛还有什么说不出来的?”

    都恨不得把她立即推曲一鸿怀中了啊。

    “一鸿这孩子当然没说的了。”童慧云皱眉,“不过……”

    童慧云又停住了,叹了口气,摇摇头,有些无可奈何。

    “不过什么?”童瞳抓了把直发,忍不住给老妈一个白眼,“老妈你什么时候也这么不干脆了?”

    这真不像她平时那个女汉子的妈。

    叹了口气,童慧云终于说了出来:“瞳瞳呀,我和你爸都在等一鸿主动和我们介绍他爸妈。可是一鸿就是不提起。爱情可以只看一鸿,可你婚姻幸福不幸福,和曲家长辈还是很大关系。我和你爸不求他爸妈把你当女儿,起码得知道他爸妈会不会亏待你。”

    “他爸妈?”童瞳也呆住了。

    好像爸妈担心的还真对。她在半山园住了这么久时间,曲一鸿都从来没和他提过他爸妈的事。

    似乎曲一鸿从地底下蹦出来似的。

    可是从旁人嘴里,她知道五年前,曲一鸿他妈在半山园有不可憾动的地位,哪怕曲老太太都憾动不了。

    可是从那以后,就没有任何消息了。

    想了想,童瞳扯出个笑容,打马虎眼:“这个容易,等我有机会,好好问问曲一鸿。”

    “嗯。你问问。”童慧云松了口气,“瞳瞳你这个糊涂劲儿,可不能遇上个厉害婆婆,要不然够你喝上一壶的。”

    “怕什么!”童瞳帮作轻松地撇撇嘴,“大不了我把曲大总裁拐回来做上门女婿。”

    话音未落,额头上结结实实挨了老妈一叩。

    童瞳嘿嘿笑了:“老妈你瞧我这脾气,会乖乖站哪里给婆婆训咩?”

    “想想还真是。”童慧云果然释然了,“说实话我更担心你一不小心气死人家爸妈。”

    “……”童瞳无奈地瞪着天花板。

    明明是老妈担心她被豪门太太欺负,结果她一吹件,老妈一个大逆转,反而担心她在长辈面前大逆不道。

    矫枉过正了好吗?

    童瞳忍不住撇撇嘴:“就说不是亲生的。”

    白净额头又挨上童慧云一叩:“是亲生的话,我早就敢下手把你打乖了。瞧瞧晨风,我和你爸是怎么教育他的,哪一顿打轻了?你个毛丫头得了便宜还卖乖。”

    “……”惊得童瞳揉揉胸口,“幸好不是亲生的。”

    说着说着,母女两个都扑哧笑了。

    童瞳笑着笑着,心里不知不觉打起鼓来。

    有没有人告诉她,她的未来公婆,都还活着没?

    这到底该问王叔叔呢?

    还是直接问曲一鸿?

    还是让淘淘追着他老爸问要爷爷奶奶……

    童瞳这才悲催地意识到,她对曲一鸿还停留在床上亲密的阶段,其余均属一知半解。

    这样稀里糊涂地结婚,她保不定会成为个落跑新娘……

    。

    小酒楼的小包间。流淌着轻音乐,桌上立着枝鲜艳的红玫瑰。

    映得白果儿的脸更加美丽。

    白果儿双手紧紧握住酒杯,瞅着曲白将他自己的酒杯斟得满满一杯。

    见白果儿瞅着自己,曲白淡淡一笑,举起酒瓶:“果儿要不要一点?”

    “不要。”白果儿脱口而出。

    “果儿什么时候怕喝酒了?”曲白温和地笑了笑,“我记得法国一年,咱们把法国所有红酒品牌都喝了一遍。果儿每次酒量比我还好,我都有点汗颜。”

    提及法国,白果儿走神了。

    曲白凝着她:“心情不好?”

    “没有没有。”白果儿赶紧回神,扯出个笑容,“我就是想到以后不能再看到曲大哥,心里有些难受。”

    “是吗?”曲白若有所思地凝着白果儿。

    “真的。”白果儿十指相交,惆怅地凝着曲白,“在法国是我最开心的一年。曲大哥,你不懂我对你的执念。”

    曲白静默不语,凝着白果儿的黑瞳,不知不觉温柔了好些。

    迎着曲白温柔的目光,白果儿眼眶红了。

    她忽然一伸手,夺过曲白手里的香槟,干脆利落地将自己晶莹的酒杯斟得满满一杯。

    白果儿将酒杯举到半空,含情脉脉地凝着曲白:“曲大哥,这杯酒敬你,为了我们一起走过来的日子。”

    曲白缓缓举高杯子,碰了碰白果儿的酒杯。

    白果儿一仰脚,一杯香槟一饮而尽。

    曲白静静地凝着情绪失控的白果儿——她这样驴饮,只怕会醉。

    或许,醉了更好。

    大家都说,酒后吐真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