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居然不给她穿裙子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98章 居然不给她穿裙子

    童瞳的小宇宙瞬间爆炸了,伸手就拍开曲一鸿的大掌。

    区别对待就算了,还反差这么大。

    可以给小情人穿裙子。结果轮到她,他却用那样的眼神瞅着她,还问她是不是发烧。

    nnd曲一鸿你个王八蛋!

    “呃?”曲一鸿拧眉,“怎么了?淘淘惹你生气了?还是白果儿替你惹麻烦了?”

    粉嫩小脸憋屈得厉害,眼眶红红的,雪白的牙齿咬着嫣红的唇。

    似乎天都要塌下来的感觉。

    让曲一鸿不由想起世界末日2012。

    看着有点可爱,有点让人心疼。更多的却是——不可思议!

    “你惹到我了。”瞅着一脸无辜的曲一鸿,童瞳的怒火蹭蹭的上升,快冲顶了。

    真会装无辜嗷!

    “我?”曲一鸿擦头发的动作瞬间凝住,略一沉吟,他笑了,笑得那个灿烂动人。

    他含笑亲亲童瞳的额头,拍童瞳细细的肩头:“乖,明天我会记得等你一起鸳鸯浴。”

    曲浑蛋果然会装啊……童瞳快气得背过气去了。

    nnd她是气他偷偷在网上找小情人,结果他还自我感觉良好,自作多情地以为她是怪他没等他鸳鸯浴。

    她的心肝肺又开始疼痛起来了。

    “不可理喻!”童瞳揉揉心口,仰视四十五度,用绝望的眼神瞪着曲一鸿数秒。

    看来,她只剩杀手锏了。

    童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脚踢向曲一鸿的命根子。

    “哎哟来真的?”曲一鸿面容一凝,身子往旁边迅速一挪,轻轻松松避开童瞳的攻击。

    大白天的,这毛丫头当然伤不到他。

    一脚落空,童瞳鼻子一酸,转身就走。不行,她得找个地方哭一哭……

    曲一鸿伸手一捞,以分毫之差,没捞着童瞳。

    这毛丫头今天怎么了?

    他就不信,半山园还有谁能欺负她。那不可能。

    抹了把头发,曲一鸿进来,星眸落上扔在被单上的手机。略一沉吟,他打开微信。

    他的微信上除了家族内部信息,剩下的就是尹少帆等几个死忠。

    瞄瞄最近收到的信息,并没有什么敏感话题。

    看来不是手机的事。

    曲一鸿将手机再度扔回被单上,眼角的余光瞄到最上面的“小苏苏的宝贝小情人”,唇角忍不住悄悄弯起。

    得,他等下下楼问问,她闹别扭,是不是她啥时又和曲老太太交手了……

    。

    童瞳气闷到无以复加。

    她要好好缓一口气,好好想想怎么处理“小情人”的事。

    曲一鸿狡猾如狐狸,她要是不做点准备,不好好想想,压根就不是曲一鸿的对手。

    瞧刚刚他无辜装得那么好,她除了气爆,其余一点作用也没有。

    太气人了呜呜!

    曲一鸿你个王八蛋,惹急了我,让你当太监。

    呜呜呜呜呜呜……

    下到一楼,王叔叔正和淘淘一起兴高采烈地下象棋,压根没注意到她的存在。

    还是小萨摩好,瞅见童瞳下来,立即摇头摆尾地跑过来,一个劲儿和童瞳撒欢。

    吸吸鼻子,童瞳蹲下来,试着抱起小萨摩。

    “哎哟——”童瞳一屁股坐在地上,呜呜连小萨摩也欺负她,没事干嘛长这么快,长这么重。

    吃惊地瞪着小萨摩,童瞳摸摸小萨摩胖嘟嘟的肚腹。

    才多久呢,起码长到三十来斤,她都抱不起来了。

    “妈咪怎么啦?”热战象棋的淘淘朝这边看了眼,“妈咪我过来扶你。”

    “不用。”童瞳憋屈地摇摇小手,“我自己起来。

    她才不想让儿子看到自己悲催的小模样。淘淘早熟,会担心她这个妈咪。她才不要儿子年纪小小,就背负太多。

    在淘淘赶过来之前,童瞳赶紧爬起来,拉着小萨摩向我走去。

    夕阳已落,只有最后一点目光,好在星空亮了,还算明亮。

    曲三少和曲四少也住在半山园,为了防备那两个宿敌,童瞳不敢走远。

    走出和华居百来米远,童瞳便在草地上坐下来,小手轻轻摸着小萨摩,忧伤地瞅着和华居书房方向:“萨摩宝宝你说,二维码是不是太可恶了?”

    小萨摩自然不会说话,只会用那双温和可亲的眼睛瞅着主人,和善地摇摇漂亮的小尾巴。

    “咳,我和你就是对牛弹琴嘛!”童瞳摸摸萨摩的小脑袋,讪讪地别开目光。

    孰料眸子正对准和乐居的方向。

    童瞳忍不住想起曲白。

    原来全世界果然只有曲白是个洁身自好的超级好男人。

    可惜她和曲白的故事永远停留在五年前,以后永远只能是两条平行线了呜呜呜呜……

    曲白暗示得对,曲一鸿把她留下来,压根就是因为淘淘,而不是因为舍不得她。

    她肿么就这么悲催呢……

    。

    白果儿无视三寸高跟鞋的阻力,一路小跑回和乐居。

    她正走着,手机有短信提示。

    白果儿慌慌张张看了眼,是洛婉的短信:“白小姐,我给你两天时间坦白做亲子鉴定的原因。”

    白果儿脚底下跑得更快了。

    正在整理花花草草的曲白,乍一见白果儿那不要命的冲劲,不由停下所有动作。

    他吃惊地站起身来:“果儿——”

    白果儿收住脚步,泪汪汪地凝着曲白数秒,委屈而无奈,欲语还休。

    她忽然绕过曲白,大步跑向自己房间。

    “果儿!”曲白跟了上去。

    白果儿没回应,她匆匆收拾着自己的行李,只想马上离开这个让她心惊胆战的地方。

    为了自己的命,她不得不暂时放弃曲白。

    曲白跟到白果儿房门口,吃惊地瞪着白果儿的动作:“果儿这是?”

    “我要回家。”白果儿匆匆说。

    刚刚在洛婉面前,她为了保护自己的秘密,她咬牙拒不说出做亲子鉴定的原因。

    可是她知道她坚持不下去多久。

    洛婉手里拿着童瞳的头发做证据,消息迟早会落到曲一鸿那里。

    洛婉居然只给她两天时间考虑,她肯定拿不出合适的理由。她怕了洛婉。

    三五下收拾好行李,白果儿扭头就往外走。

    曲白静静地堵住门口。

    白果儿仰头:“曲白,我不干了。”

    “果儿,你必须给我离开的理由。”曲白紧紧捉住白果儿的胳膊,“你这样忽然离开,我需要给二哥一个交待,给童瞳一个交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