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不让我吻,我就不活了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90章 不让我吻,我就不活了

    孰料童瞳一出声,白果儿反而跑得更快。

    惊诧地瞪着白果儿狂奔的脚步,瞪着那三寸高跟,童瞳差点送上自己的膝盖。

    她就没果儿这本事,踩着三寸高跟,还能百米冲刺,简直了。

    “果儿你怎么了?”童瞳不放心地追上几步。

    谁知童瞳喊得越大声,白果儿跑得越快。

    童瞳追过去十余米,只见白果儿狂奔着冲进和乐居,和曲白擦肩而过,直冲室内。

    童瞳呆住了。

    她站在那里好一会,琢磨着要不要跟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妈咪,阿姨怎么了?”淘淘牵着小萨摩过来,瞅着前面,“她是在哭吗?”

    夏绿也跟了上来:“应该发生什么事了。”

    想了想,童瞳抬脚就走:“我们回去再说。”

    曲白不是说果儿在和华居下的车,应该去和华居里面看她了。童瞳倒想知道,是不是自家发生了什么事。

    曲一鸿那个大爷明显看着果儿不顺眼,很可能是他给果儿气受。

    可问题来了,曲一鸿和尹少帆他们都去俱乐部应酬了啊……

    瞅了和心居好几眼,童瞳还是决然回头:“我们回去看看。”

    回到和华居,夏绿直接告辞回家了。

    童瞳和淘淘两个带着小萨摩进了和华居。

    安安静静的,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的样子,果儿哭的真诡异。

    “老王,我回来了。”淘淘可没想他阿姨,兴奋地跑向后院,“老王在忙什么?”

    “在给花浇水。”王叔叔笑呵呵地接住淘淘,“来,帮王叔叔一起浇花儿。”

    将一二楼上下左右打量完毕,童瞳抓着头发,来到后院:“王叔叔,就你吗?”

    “可不就我。”王叔叔从紫薇花后面抬起头,“要不然还有谁?”

    童瞳困惑地追问:“果儿有没有来过?”

    “哦,她刚刚有过来,我说大家都没在,她就走了。”王叔叔说,“她就在门口说了两句,没进来,走了几分钟了。”

    “……”童瞳默默瞅向和乐居方向。

    太诡异了好不?

    终于察觉童瞳神情有异,王叔叔站起身来:“怎么,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没有没有。”童瞳赶紧挤出个笑容,“一点问题也没有哈。”

    在王叔叔困惑的目光中,童瞳赶紧撤了。

    她小跑着上了二楼,来到露台,瞪着和乐居的方向。

    自然,除了绿树从间建筑物露出的一点红色,连曲白和白果儿的影子都看不到。

    童瞳扁扁嘴,趴上腾椅,以手支腮:“八成闹鬼了!”

    得,她明儿再暗暗和曲白打听打听情况去。

    论理说这半山园一片详和,什么事儿也不会有。

    她刚刚不会看花眼了吧……

    。

    白果儿跑回和乐居,便冲向自己的房间。

    她刚刚要关紧房门,被曲白伸手卡住了。

    “果儿怎么了?”曲白瞅着门缝,“让我进来。”

    白果儿试图关紧,终是没曲白力气大,她忽然松手,转身扑到床上,放声大哭。

    曲白愕然地走过去,坐到白果儿身边,双手捉住她双肩:“果儿,有什么事告诉我。说呀!”

    “没事。”白果儿抽咽着。

    原本有些零乱的长发,现在和着泪水,看上去更是乱成一团。

    曲白轻声叹息,伸手轻轻将泡在泪水的长发梳了梳:“谁欺负你了?”

    白果儿只是哭,肩头耸动得厉害:“没有谁欺负我。”

    她只是有苦难言。

    虽然最后用曲一鸿的名字挡住了曲沉江的亵渎,但一想唇被曲沉江咬过,裙底被那双魔爪摸过,就恶心得不行。

    她是所有男人心目中的女神,何曾吃过这么大的暗亏。

    关键吃了这暗亏,她还不能说出来,只能活活憋死。

    “说吧。”曲白将她长发抿到耳后,“你不说,我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你。果儿,我希望你能快乐一点。”

    白果儿终于停了哭声,她红着眼睛,眸光渐渐对上曲白温暖如玉的黑瞳。

    “曲白。”她喃喃着,忽然伸手紧紧搂过曲白的脖子,将唇印上曲白薄薄的唇。

    “……”曲白僵成石膏。

    这到底是哪跟哪呀……

    他生硬地推开她:“果儿,这个不能胡闹!”

    “曲白,你别躲。”白果儿哭着再度抱住曲白,“我保证不会把你那啥。这么多年了,我就等着当你的新娘。你不肯碰我,那我等着。总有一天,我能等到你。可是,你现在连吻我一下都不肯吗?”

    “……”曲白的手停在半空,“果儿,不是这样。”

    “我不管。”白果儿咬上曲白的唇,“反正我今天就要吻你。你不让我吻,我就不活了……”

    曲白措手不及,薄唇生生被白果儿啃了几下。

    他刚想推开,发现白果儿已经不知不觉安静下来,正茫然瞪着他。

    曲白叹了口气:“好好洗个脸。脸都哭花了。”

    曲白话音未落,白果儿慌慌张张地就往外跑。

    显然不管什么时候,白果儿都无法忍受自己变丑,更别说在曲白面前……

    “饿了吧?”曲白缓缓起身,跟出大厅,“我去奶奶那里带点吃的回来。”

    “等等——”匆匆走向浴室的白果儿,倏地跑回来,一把抓住曲白,“你去曲老太太那里?”

    曲白颔首。

    “我也去。”白果儿眼睛一亮。

    在曲沉江那里吃了点亏,好歹她弄清了滔滔的去向。

    这件事是要人命的头等大事,一丁点都不能担搁。

    曲白拧眉:“你?”

    “对呀,我。”白果儿急急地挤出个笑容,“你等我洗个脸,我马上就好。”

    看着白果儿的样子,曲白叹了口气:“我在外面等你。”

    “好。”白果儿笑了。

    这回还真如她所说的马上就好。没几分钟,白果儿便跟上曲白:“走吧!”

    曲白黑瞳一扫,白果儿把妆全洗了,梳了把头发,看上去有点楚楚可怜。

    这样的白果儿,让曲白不知不觉有些心软。

    不过两三分钟的工夫,两人便来到曲老太太这里。

    看见曲白过来,曲老太太自然欢喜,赶紧招待:“老五还没吃饭吧?我正好还没吃完,来,添双筷子,一起吃……”

    白果儿的心思压根没在曲老太太身上。

    她瞅着三米开外的沙发,滔滔正坐在那里看画。

    白果儿瞪着滔滔的头发。

    机会就在眼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