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过命的交情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88章 过命的交情

    “放开我——”白果儿顿时慌了,大脑一片空白。

    滔滔没找到,自己被人推倒,完全没按她预定的剧本走哇。

    白果儿条件反射地自救,双腿乱蹬。

    三寸高的鞋跟有如尖锐的匕首,在空中划出无数个锐利的半圆。

    曲沉江纵使手长,也不敢去和那尖锐的高跟鞋跟硬碰硬,他一下子也难以控制一个不要命的女人。

    曲沉江有所顾忌,替白果儿赢取了少许时间。

    白果儿正抱着一丝希望时,三寸高跟鞋却从脚上不翼而飞,只有光光的脚丫在半空中踢打。

    “救命——”白果儿扯开嗓门就喊。

    曲白呢?

    快点来救她啊啊啊。

    她哪里打得过曲沉江这个臭男人!

    按住白果儿双手,曲沉江一张脸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半山园所有建筑的隔音效果都相当好。”曲沉江心情极好,“你喊吧!要不要我给一个小时让你在这里喊,看有没有人过来理你。”

    惊恐地瞪着曲沉江,白果儿下意识地伸手摸向旁边。

    除了被子外,什么也没摸到,床头柜别说花瓶,连个台灯都没有。

    她找不到一切可以自卫的武器。

    “别傻了。”曲沉江低低笑了,“既然送上门来,就不要这么急着想回去。好歹,我不会辜负你主动送上门的好心。”

    话音未落,曲沉江发出声吞咽声。

    “别过来。”白果儿拼命往后挪,试图冲破曲沉江的封锁线,“别靠近我。曲沉江,我不是你能碰的女人。”

    “哈哈!”曲沉江哈哈大笑,“你倒说说,我为什么不能碰你?”

    他眸间跳跃着浓浓的兴味。

    “我……我……”白果儿慌乱之间忽然眼睛一亮,“我是曲白的女人。你和曲白是兄弟,你不能碰你亲弟弟的女人……”

    “什么?”曲沉江脸色一沉,神色复杂地瞪着白果儿。

    “真的。”见曲沉江有所松动,白果儿大喜过望,赶紧说,“我和曲白一起几年了。”

    曲沉江全身僵硬,维持着原本的姿势,眼睛死死地瞪着白果儿,神情高深莫测。

    不知他在想什么。

    白果儿悄悄松了口气,赶紧抽回自己的手,准备跑人。

    孰料她手刚刚从曲沉江那里抽回来,又再度被曲沉江紧紧压制住:“想跑?没门!”

    “……”白果儿脑袋里轰隆一声,赶紧提醒,“你不怕曲白杀了你?”

    “不怕。”曲沉江慢慢恢复吊儿郎当的模样,黑瞳透着饥渴,“再说,我不信曲白那与世皆浊我清的书呆子,会懂得和女人爽。”

    “……”白果儿欲哭无泪。

    谁说曲沉江是个下伴身思考的生物,这智商明显比传说中的要好上不止一点点。

    她白果儿如此聪明灵活,都没能把他忽悠掉。

    捏捏白果儿的脸,曲沉江挑眉轻笑:“咱欢乐点,苦着脸没意思。”

    他俯身咬向白果儿的唇瓣。

    手脚被压制,白果儿压根无法抵抗曲沉江,她只能偏头躲避。

    险险地避开了曲沉江那一吻。

    “好玩。”不想这更挑起曲沉江的兴趣,“我就喜欢这种调皮的,比那种死鱼般的女人有乐趣多了。”

    他再度俯身,专找白果儿唇瓣,那阵势似乎今天非好好咀嚼一番不可。

    白果儿被制,哪比得上曲沉江灵活。

    终是唇瓣生痛,似有血腥味散开来……

    “果然味道正好。”曲沉江低低的笑声散开,充盈着整个主卧,“我就不信了,曲白会这样品尝。”

    白果儿要哭了:“曲沉江,你不是人。”

    “你还真说对了,还真没人把我当人看。”曲沉江黑瞳间渐渐阴鸷起来,“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们就玩点不是人玩的东西。”

    他的手慢伸向白果儿的超短裙。

    吓得白果儿魂飞魄散,尖叫着:“曲沉江,你敢动我一下,信不信曲一鸿把你剁王八喂鱼?”

    “哦?”曲沉江阴着脸,“我动你,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的手停住了。

    见曲沉江语气间有所忌惮,白果儿差点哭出来。她知道曲沉江现在跃跃欲试,她很难全身而退,压根没想到她还能绝地反击。

    她刚刚都吓坏了,居然没想到拿曲一鸿出来镇住曲沉江。

    好在现在还来得及。

    “我是童瞳的姐姐,你说曲大总裁和我什么关系?”白果儿紧张得一身紧绷,“我和童瞳从出生落地,就一起玩,过命的交情。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能轻轻松松当上曲白的秘书?能在二十八楼上班?”

    屋子里安静得厉害。

    白果儿几乎能清晰地听到自己怦怦的心跳声。

    曲沉江死死瞪着白果儿。

    不知过了多久,曲沉江忽然笑了。

    那笑容说不出的阴鸷复杂。

    明明最热的天气,房间里也没有开冷气,吓得白果儿愣是起了身鸡皮疙瘩。

    “看来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曲沉江悠然笑着,微微颔首,“这么硬的后台,居然都没看出来。”

    他和善地朝白果儿伸出大掌,含笑拉起白果儿:“委屈我们有大姨子了。”

    白果儿起身,赶紧抽回手。

    她后怕地起身,退到曲沉江一米开外。连甩几下大波浪长发,白果儿才确定危机已过。

    “让开。”白果儿瞅着门口,“我要走了。”

    “急什么。”曲沉江指指面前的椅子,“你这么好的靠山,我可得好好巴结巴结你。来,坐好了,慢慢谈。”

    白果儿后怕地瞥了眼他腹间:“只是谈谈?”

    他那里确实瘪了,危险期过了……

    “当然。”曲沉江淡淡一笑,“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可没有心情和你一起爽。”

    白果儿后退两步,打开窗户,坐到窗台上,保持着随时跳楼的姿势。

    她这才看向曲沉江:“你要说什么?快说。”

    “别急。”曲沉江畅快地笑了,“既然你不肯和我玩sm,那我们就一起玩点商业。”

    白果儿一头雾水地瞪着曲沉江:“玩商业?”

    “对呀!”曲沉江得意洋洋地摸摸自己油光发亮的头发,“如果我们谈得愉快,我还能送你一套精美化妆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