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在这生三五个孩子都没人知道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87章 在这生三五个孩子都没人知道

    曲沉江住在半山偏北的位置。

    比起曲老太太和曲一鸿的住所,曲沉江的独栋别墅显得有点偏僻。

    半山园每个配置的独栋别墅,都有马路相通。如果想抄近道,便全是鹅卵石铺成的甬道。

    白果儿就是抄的近道。

    才走几步远,她就后悔得不行。

    穿着三寸高跟鞋走鹅卵石小道,简直要人命,一不小心,就走出了溜冰的效果。

    如果不是顾忌自己的形象,白果儿宁愿赤脚走在鹅卵石上。

    希望她到曲沉江的和云居时,曲沉江还在公司没回家。

    终于走完甬道,白果儿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和云居的大门虚掩着。

    白果儿轻轻推开大门,刚走进去小半步,一条大狼狗扑过来:“汪——”

    “我的天!”白果儿差点吓得魂飞魄散,赶紧缩回脚,随手紧紧抓着门。

    奇怪的是大狼狗虽然气势汹汹,一个劲狂唳,却没再扑过来。

    白果儿这才摸摸心口,定神看向大狼狗。

    她松了一口气——大狼狗被指头粗的狗链子拴着,还下了锁。压根就不用担心狼狗扑上自己。

    “吓死宝宝了!”一甩大波浪长发,白果儿拍拍心口,不屑地笑了,“真是狗眼看人低。”

    推开大门,白果儿侧着身子,和大狼狗保持安全距离,一步一步地挪了进去。

    总算成功绕过大狼狗。

    抬头仰望二层小洋楼,白果儿微微皱眉。

    这小院子虽然比不上曲一鸿那个和华居,可比曲白的和乐居大了不止一半。

    她要怎么找滔滔?

    白果儿走进大厅,闻到一股霉味,才想到大狼狗刚刚那么用力嚎,都没有人出去和她打招呼。

    看来这里没人。

    白果儿瞅着一团乱的大厅,失望地叹了口气:“得,我白来了。”

    明明是个豪宅,看起来却阴森森的,让她想起一个个盗墓恐怖故事。

    白果儿心里一寒,这才感觉到害怕,她赶紧抬起往外跑。

    孰料才跑两步,便撞到什么,挡住白果儿的去路,吓得白果儿尖叫连连:“啊啊啊——”

    “女人不是这么叫的。”冷冷的声音从白果儿头顶飘落下来,“我就不相信,没有男人教过你,怎么叫才好听。”

    “放开我。”白果儿伸出手指去掐对方,“曲沉江,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

    “是吗?”曲沉江笑了,他手臂一伸,顺手开了大厅的灯光,“告诉我,你是哪种女人?”

    他色迷迷地打量着白果儿。

    从上到下地打量着,仔细要将她每一条曲线都记住。虽然他这些年都在花从里混,但像白果儿这么艳气逼人的时尚美女,见的还真不多。

    “别那样看!”白果儿惊骇地打量四周,想办法逃走。

    她惊慌地发现,她刚刚走进来经过的大门,此刻正关着,不知道有没有被曲沉江反锁。

    除此以外,只能上楼。

    “这里就我一个人。”曲沉江一眼看破白果儿的心思,“没有人来为你伸出友谊之手。别看了,就算我把你留在这里,给我生上三五个孩子,都没人知道。”

    “闭嘴!”白果儿愈加心慌。

    她忍不住双臂环胸,试图挡住曲沉江赤果果的灼热视线。

    曲沉江那眸光真是吓人……

    此刻白果儿才想起曲白对她说过的话,让她低调行事,让她穿工作装……

    可惜后悔也晚了。

    现在她主动送上门,这么大的院子,很可能就住了曲沉江一个人。

    她就算喊救命,都不知道有没有人听见。

    脑海里灵光一闪,白果儿忽然扬高声音,对准二楼喊:“滔滔——”

    不是说滔滔接回来了么?她就是过来和滔滔接触,试图拿到滔滔的头发。

    被曲沉江一吓,她差点都给忘了正事。

    “滔滔?”曲沉江微微拧眉,“你来看滔滔?”

    “是啊是啊!”见曲沉江面容松动,白果儿赶紧说,“我好心来看你儿子,你就不能体现你东道主的精神,礼让客人?”

    “看我儿子?”曲沉江沉吟着,居然神奇地松开白果儿双臂。

    白果儿心里一松:“是啊,就是看你儿子。”

    曲沉江似乎平静了些,眸光也让人看着舒服了些。他绕着白果儿走了两圈。

    白果儿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早知道会是这个场景,她就是被鬼追着,也不会踏进和云居一步。

    她爱的是曲白,她才不会和曲沉江扯上任何关系。

    曲沉江若真欺负她,她估计活不下去……

    “你来看我儿子?”曲沉江沉吟着,“空着手来?”

    “……”白果儿心里暗惊,“我……我准备直接给点零钱给他买东西。”

    “哦?”曲沉江的眸光渐渐锐利起来,指指楼上,“既然你有这个心意,上楼去给钱给滔滔。”

    “好。我现在就上去。”白果儿长长地吁了口气。

    现在想撤也没法撤了,说不定见着那个和淘淘八分像的小东西,还有退路。

    白果儿冲到楼梯间,扶着白玉栏杆,一步一挪地向楼上走去。

    直到走完楼梯,看到曲沉江依然伫立在一楼纹丝不动,白果儿这才放松警惕,加快脚步,往长廊走。

    “滔滔——”她扬高声音,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看过去。

    既然都走到这一步了,她自然得找到滔滔,想办法拿到滔滔的头发,借滔滔打掉曲沉江的歪心思。

    怎么滔滔不应她呢?

    关键是,二楼似乎比一楼更安静,没有一点人气。

    “滔滔!”白果儿喊着。

    不知为什么,越往里走,她心底越慌,总觉得有什么大事发生。

    眼见只剩下两个房间,白果儿小腿不知不觉有些发软。

    为毛没有滔滔呢?

    出来个人啊!再不出来个人,她估计没胆下楼回去……

    来到最后一个房间,白果儿站住了。

    这应该是主卧,空旷大气,只是里面乱成一团,实在糟蹋了豪宅原本的美。

    房间有点大,她探头看向里面,只能看到一角。

    想了想,白果儿碎步走向里面:“滔滔?”

    里面没有她找的滔滔。

    白果儿心底正慌得不行,外面长廊传来均匀有力的脚步声。

    白果儿心里一喜:“是滔滔吧?”

    她欣喜地转过身来,只觉眼睛光线一暗。

    她还来不及看清来的是谁,身子被人凌空抱起,扔沙包一样,被扔到大床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