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滔滔八成和童瞳有关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81章 滔滔八成和童瞳有关

    “是啊!”曲心雨笑嘻嘻地趴上和乐居的铜门。

    曲心雨年纪不大,刚刚大学毕业的小女生,有点无法安于半山园的安静。

    见有人八卦,她立即来了精神:“我还以为,就我们曲家有几个人是这个血型,没想到二嫂也是。难怪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是……吗?”白果儿讪讪地笑着,表情不知不觉僵硬起来。

    她才决定放下疑虑,一心一意打动曲白的心,过安稳的生活,说不定也能赢得幸福。

    结果这个消息,将她才刚下的决定抨击个粉碎。

    看来,她还得悄悄给童瞳做亲子鉴定。

    见白果儿没立即回应,曲心雨有点没好意思:“五哥,得上班啦!我先走了。”

    “嗯。”曲白点点头,目送曲心雨蹦蹦跳跳地离去。

    好一会,他轻轻一声叹息。

    他没有喊白果儿起来,没有提前去上班,就是一大早听到和华居喧闹,心里不踏实。他想等等看,有没有和华居的信息传来。

    没想到闹了一早上的事,真的和瞳瞳有关。

    看来曲沉江去和华居接儿子了,但接的过程不甚愉快,还伤到滔滔。瞳瞳那么疼爱小家伙,一定相当生气。

    可惜他不能过去看看情况,不能当面安慰瞳瞳……

    曲白转身进房,凝着站在原地走神的白果儿:“该上班了。”

    还要出去吃早餐呢!再拖拉一点,估计今天真迟到了。

    “……好。”白果儿应着,脚步却没挪动,眼睛还看着和华居的方向。

    “果儿!”曲白加重语气,“快八点了。”

    “知道了。”白果儿终于回神,慌慌张张跟着曲白进屋。

    她全副精力都关注着童瞳和滔滔血型相同的事上,压根没看路。才走两步,直接踩上曲白脚后跟。

    “果儿!”曲白忍着痛,扬高声音。

    “我……”白果儿吓得原地一跳,“对不起曲大哥,我只是……”

    白果儿说到一半,心慌慌地将剩下的半句话咽回去。

    她差点就把心中的秘密吐出来了……

    曲白柔声说:“三分钟后出发去公司。”

    “三分钟?”白果儿大吃一惊,这才提起精神,快步奔向里面,“曲大哥,三十分钟嘛!”

    别说三分钟,对于爱美的她,三十分钟都不够用。

    她精致的妆容,从来都马虎不得。

    三十分钟?

    曲白在大厅里站住了。瞄瞄挂钟,不由轻叹。

    五年来都没迟到过的他,看来今天非迟到不可了……

    将自己关进浴室,白果儿还是没能从血型事件中完全冷静下来。

    依曲心雨所说,滔滔血型本来就稀有,童瞳都能和滔滔的血型对上,实属稀奇。

    看这情况,滔滔八成和童瞳有关。

    万一证实滔滔就是当年被带走的孩子,她白果儿死一万次都平息不了曲一鸿的怒火。

    怎么办?

    。

    滔滔离开和华居,而且是以这种悲催的方式离开,和华居里每个人情绪都很低落。

    早餐桌上气压低沉,连向来笑得弥勒佛般的尹少帆,这会儿了笑不出来,顶着一张苦瓜脸喝牛奶。

    王叔叔头也不抬,眼眶有些泛红。

    尹少帆那样子,似乎牛奶里放了毒。

    童瞳喝了两口鲜奶,也觉得今天的鲜奶似乎变了味,怎么都咽不下去。

    唯一保持气定神闲的曲一鸿,已吃完早餐,正在洗手。

    “老王,大家都怎么啦?”淘淘好奇地瞪着大家,“滔滔回去了也没关系,还可以每天过来玩啊!”

    以前都是这样的,淘淘压根感受不到一点离愁。

    瞪着大家不太正常的苦瓜脸,淘淘表示实在无法理解大人的离愁。

    “嗯。”童瞳生生扯出个笑容,“淘淘说的对。”

    这小家伙的睡眠真是杠杠的。和华居闹了半早上,淘淘小朋友愣是没被惊醒。

    到现在为止,淘淘仍不知道早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点感觉也没有。

    “妈咪,夏阿姨来了。”淘淘忽然眼睛一亮。

    童瞳忍不住回头。

    果然,远远的大厅里似乎透进外面的阳光,战青挺拔的身影出现一半。他推开门,将夏绿放了进来。

    一见夏绿,刚刚还垂头丧气的尹少帆,立即打了狗血似的兴奋:“夏绿小姐吃了早餐没有?王叔叔这里做了三明治,最好吃了。”

    淘淘鄙夷地瞪着尹少帆:“尹叔叔难道不应该先问问夏阿姨喜不喜欢?”

    每回都拿他喜欢的东西做礼物,这个尹叔叔就是见色忘义的典范。

    他表示鄙视一下下。

    在尹少帆那种只有单身气狗才能发出的恶狼般的目光中,夏绿有些尴尬:“谢谢尹助理,我吃过了。”

    “……”尹少帆刚起身,准备拿下最后一个三明治,闻言手停在半空。

    伸也不是,缩也不是。

    尹少帆进退两难的样子逗乐了大家。原本气压低沉的餐桌,忽然间就活跃起来。

    童瞳总算觉得今天的牛奶还是昨天那个味道了,她三两下喝完。

    “快八点了。”曲一鸿洗完手,从童瞳身边经过,“夏小姐,上午战青会和你一起,送淘淘去俱乐部的少年足球队。”

    “啊?”尹少帆立即摆出惨兮兮的模样,“二少,战青应该保护你,我送淘淘去俱乐部足球队好不?”

    童瞳扑哧一笑。

    这尹助理果然到了发情季节,恨不能粘住夏绿不放啊!

    尹少帆赤果果地表示追求,夏绿也红了脸。

    曲一鸿脚步微微一顿:“只要你能打过我,你随时可以替代战青。”

    “……”兴致勃勃的尹少帆,顿时有如一只被放了气的气球,一下子瘪了。

    “不厚道。”尹少帆尴尬地放下牛奶,讪讪地起身,“自己有老婆有儿子,就不管我们这些人的忧伤寂寞冷。可恶的资本家,悲催的我。”

    话没说完,尹少帆早闪出餐厅。

    夏绿抿唇笑了,脸红红地收回目光。

    被尹少帆和夏绿一搅和,童瞳尽情瞬间好了不少。

    和淘淘道别,童瞳亦步亦趋地跟上曲一鸿,一起坐上兰博基尼赶往太煌大厦。

    好巧不巧的,刚好下车,迎面看到曲白和白果儿正从外面走来。

    童瞳一愣。

    他们今天来晚了,快迟到半小时,那是滔滔的事担搁了行程。

    曲白和白果儿居然会迟到半小姐是什么鬼?

    曲一鸿一站那儿,立即气压下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