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我可以给滔滔输血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77章 我可以给滔滔输血

    曲白将陶瓷花瓶送到墙角放好,拍了拍手,走向白果儿面前。

    “果儿,你真是想多了。”曲白柔声说,“二哥怕人撬墙角,这是不可能的事。”

    白果儿牙咬咬地瞪着曲白:“曲一鸿抢走本来属于你的姻缘,你非但不妒恨他,还处处维护他,曲大哥你简直是传说中的圣父。我……我要气死了。”

    她是真气。心中憋着的气无处可以发泄,只能在原地跳脚。

    曲白向厅内走去:“果儿,这是半山园,曲家上下全住这里。你这么大声说二哥,还是早点搬出去住为好。”

    “我……”东张西望地瞅了瞅四周,白果儿看到和华居青瓦一角。

    两家其实挺近,她刚刚说的声音那么大,如果顺风,说不定还真能传到和华居后院去……

    “唉!”白果儿一扭腰,赶紧跟紧曲白,进去大厅。

    闻着一股浓香,白果儿看向曲白,忍不住跺跺脚:“曲大哥你怎么又吃方便面了啊?”

    她小跑着过去,一把抢过曲白手中的方便面,干脆利落地倒掉。

    “……”曲白嘴唇动了动,平静地看着白果儿的举动,终是无言。

    “我也没吃,我做点饭。”白果儿放下包包,踢掉高跟鞋,吸起曲白的拖鞋,大步走向厨房方向,“我去看看冰箱里有什么。”

    曲白缓缓坐上沙发,凝着那被倒得一干二净的方便面纸桶,他缓缓拾起。

    厨房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曲白缓缓抬头,凝着厨房里忙碌的背影,好一会没动。

    这么温暖的画面,他不曾想过,却不排斥……

    “曲大哥,我就炒个牛肉开个汤凑合。”刚刚还暴躁的白果儿,语气忽然就温柔了,“你来帮我洗几个碗好吗?”

    曲白静默了会,走向厨房。

    这是新宅子,以前没住过人,厨房用品也是曲老太太临时吩咐半山园大管家配制的,总共就没几个碗。

    曲白三两下就把所有的碗都准备好。

    切好牛肉,白果儿脉脉含情地凝着一旁的曲白:“曲大哥,要是我们每天都这样,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一起做饭,该多好啊!”

    “……”曲白薄唇动了动,凝着难得表现出柔弱的白果儿,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曲大哥,你当时回来时,怎么做的亲子鉴定啊?”白果儿笑嘻嘻地问。

    曲白几不可闻地发出声叹息:“取血。”

    “要取血吗?好血腥呀。”白果儿一震,“还有没有别的方法?”

    “还可以用头发。”顿了顿,曲白补充,“听说还可以采集口腔粘膜。但是血液最准吧。”

    白果儿恹恹地再度拿起菜刀,有一下没一下地切着洋葱。

    看来,她唯一能用到的鉴定素材,还是只能考虑头发。

    她要怎么才能弄到童瞳的头发呢……

    想起滔滔和淘淘,白果儿悄悄打了个冷颤。

    她今晚估计又会失眠。

    这两天她还能扛住。再失眠个三五天,估计她到时大白天站着都能睡过去……

    。

    第二天,倦极的童瞳还窝在曲一鸿的臂弯中做美梦,楼下传来喧闹声。

    似乎从大门口传来,声音不大,但隐约能听到王叔叔的声音夹杂在其中。

    “怎么啦?”童瞳困得睁不开眼睛,瞄了眼墙壁上的精致豪华大挂钟,眼睛又忍不住合上了,“才五点多,我还以为尹少帆那个闹钟响了。”

    凝着臂弯中困倦的小女人,曲一鸿眯眼瞄瞄房门口。

    是有点吵闹。

    大清早的会有喧闹的情况,这在和华在还是头一回。

    但平心而论,并不影响他和童瞳的睡眠。

    他想起身去看看是什么情况,瞅瞅自己被童瞳当成舒适枕头的长臂,估计现在没办法在不影响童瞳的情况下抽出,他按捺住起来的想法。

    孰料,原本细微的喧闹声似乎越来越大。

    嗜睡的童瞳又开始咕哝了。

    “不回去?信不信你老子踹死你!”楼下响起平地一声吼。

    原来合目而睡的童瞳,应声跳了起来,茫然瞪着四周:“发生什么事了?”

    曲一鸿随之坐起,拉开被子,递给童瞳睡衣:“穿好,我们下去看看。”

    两人手脚利落地穿好睡衣,吸着拖鞋就走向长廊,倚着精致的白玉栏杆,看了看声源方向。

    大门口果然影影绰绰,尹少帆正在说话:“三少,滔滔现在还没完全睡醒,所以有点起床气。等他睡醒了,我们亲自给你送过去。”

    “滚开!我自己的兔崽子自己收拾。”曲沉江声音如雷,“滔滔,走不走?”

    童瞳撒腿就往楼下跑:“nnd曲沉江这个王八蛋,一大早吼什么吼,有他这样做亲爹的吗。他nnd应该去学学怎么做亲爹……”

    话音未落,那瘦瘦的身子已经出现在一楼大厅。

    面容一凝,曲一鸿亦大步下楼。

    就说这里面的人情关系不能牵扯太深。果然,没事也给找出事情来了……

    童瞳一路跑向前院。

    可惜她再快,似乎也已来不及阻止曲沉江的蛮横。

    她刚刚冲到门口,王叔叔一声尖锐的惊呼:“三少快住手,滔滔流血了。快看看伤到哪了?”

    一把拨开站在门边的尹少帆,童瞳直冲出大门,焦灼地问:“滔滔怎么了……”

    她的声音消失在晨风中。

    面前一片零乱——

    曲沉江正死死抓着滔滔不放手。滔滔的手腕上,鲜红的血液正沿着白白净净的指尖淌下来。

    鲜血一滴一滴滴落地板,比旁边盛开的月季更红艳……

    “三少,你伤到滔滔动脉了。”王叔叔急得拉开大门,“战青,快……快拉开三少,送滔滔去医院。”

    一阵忙乱中,战青和李司机天衣无缝地配合,将滔滔送往医院。

    眼见滔滔要送进手术室紧急处理,曲沉江总算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孩子是不是要输血?我是孩子爸,我们都是rh阴性血,输我的。”

    “看脑残剧看傻了吗?”医生不客气地推开曲沉江,“至亲之间是不能输血的。”

    童瞳赶紧上前:“医生,我和孩子没有血缘关系,我也是rh阴性血,我可以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