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曲二少是怕被撬墙角吗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76章 曲二少是怕被撬墙角吗

    顿时,一道清越低沉的笑声盘桓于浴室,久久不散,颇有点绕梁三日的美妙之感。

    “你还笑。”童瞳尴尬地转身,踮起脚尖去捂他的嘴,“不许笑!”

    “笨蛋!”曲一鸿低低笑着,修长指尖轻轻勾起她的小下巴,“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欣赏她了?”

    她瞪他:“明明有。”

    切,还狡辩,她视力棒棒哒,才不会看错。

    “那是欣赏吗?”曲一鸿冷冷一哼,“人以群分。欣赏她的是曲沉江,不是我。”

    “那你为什么老看她?”童瞳不屈地反驳,“还看了她头发好几眼。”

    “……”曲一鸿无语望天。

    果然女人心,海底针。

    这小笨蛋表面上整天下来都没什么特别,居然在暗暗吃醋,而他居然毫无所察。

    “我看了她几眼?”他含笑反问,有点无力。

    童瞳的粉嫩小脸绷得紧紧的:“两眼……不,起码三四眼。”

    “……”曲一鸿抚额,“我今天还看了洛婉十几眼,看了易小甜几十眼。”

    “洛婉和小甜不能算。因为……因为……”抓耳挠腮了小半天,童瞳都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郁闷,她这是肿么了……

    纠结小半天,童瞳讪讪地别开脸:“说不定我卷个发尾,也很好看,说不定你也喜欢……”

    话音未落,只觉面前一暗,随后小嘴被堵住了。

    吻得她几乎透不过气时,曲一鸿才缓缓放开她,星眸透着熠熠的光芒:“瞳瞳的意思是,女为悦己者容,你去卷发,是希望我更喜欢一点?”

    “……”童瞳的粉红小脸瞬间潮红成樱桃。

    曲一鸿低低笑了,带着浓浓的得意,淡淡的满足。

    他捏捏她的鼻子,语气宠溺:“别瞎折腾。就这个样子,标准的总裁夫人形象,换个卷发就不见得是了。”

    “真的?”童瞳雾蒙蒙的眸子一亮。

    曲一鸿不语,附身亲亲她熠熠的眸子,搂住她细细的肩头。

    “白果儿有些不对劲。”曲一鸿语气轻轻,“她怕我。眼神特别飘忽……”

    “是吗?”童瞳皱皱眉,想了想,她讪讪一句,“不怕你的,也就只有我一个。”

    曲一鸿含笑摇头,没再多说。

    在他看来,白果儿身上疑虑重重,他轻易就能感受到。

    但和白果儿一起长大的童瞳,如果没拿出具体证据,童瞳显然没办法轻易改变对白果儿的看法。

    毕竟白果儿表面功夫做得足,并没有让童瞳反感到划清界限的程度。

    他只能盯紧一点,别让小笨蛋受白果儿拖累。

    指尖没入她清凉丝滑的直发,他低低一句:“以后不许折腾头发。”

    “为毛呀?”她故意别开脸,嘟起小嘴,故意唱反调,“我的地盘我做主,我的头发我做主。”

    他闷哼:“你和你的头发,都是我的。以后再折腾,直接打屁屁。”

    “你才欠打。再怎么说,也不能拿淘淘开玩笑。”童瞳捂捂胸口,“都吓死我了。”

    “下不为例。”曲一鸿挑挑眉,“你以后也不许自作主张的和白果儿一起出去。”

    “管得真紧。”童瞳讪讪地瞅着天花板,“太煌总裁不管太煌生计,在浴室管女人头发,都神马事呀……”

    嘴里埋怨着,心里却浮上一种叫“甜蜜”的东西。

    她悄悄抓住发尾,偷瞄一眼严肃脸的曲一鸿,不由抿唇轻笑。

    嘿嘿她才知道,原来他喜欢的是天然的乌黑直发,不是风情万种的大波浪卷发,她还真是想多了。

    果断各花入各眼。

    童瞳正胡思乱想着,只觉一股清凉没入裙底。

    慌得童瞳手忙脚乱地往旁边闪避:“别……”

    话音未落,面色似有粉红色光晕掠过面前。童瞳一惊,赶紧去捂裙摆:“不要脸,你……你……”

    呜呜她的小内内啥时跑上他指尖哒!

    才几天功夫,手法居然练得这么炉火纯青。

    再练下去,到时她还不得被他拆了吃个精光。

    沐浴门被紧紧关上,落了锁。

    曲一鸿指尖上多了只杜雷丝,沙哑的声音在她头顶飘忽:“乖,好好配合……”

    “唔。”童瞳大脑空白了那么一秒,“你上我下吗?”

    貌似他今天的所作所为,可以有这个待遇,她愿意乖乖合作。

    “呃?”他声音含糊,“也可以平起平坐。”

    “啊?”童瞳忍不住狂抓两把头发,“二维码,你是不是说梦话?”

    谁能告诉她,平起平坐是神马姿势?

    平起平坐吃饭她知道,可是平起平坐那个……请问是坐着谈恋爱吗……

    。

    白果儿几乎小跑着回了曲白的和乐居,一路上几乎将曲一鸿诅咒了无数次。

    童瞳傻呆呆地什么也不知道,她白果儿可知道得很。

    曲一鸿在防她,关键防范力度还不是一般的大。

    她确认自己暂时还没在曲一鸿面前露任何马脚,所以曲一鸿这般紧密防护,让她更是胆战心惊。

    她忽然有点愿意承认曲白说的话。

    曲一鸿年纪轻轻就能稳坐太煌总裁宝座,确实有他惊人之处。

    “就回来了?”正从屋子里走向院子的曲白,站住了,愕然地瞪着匆匆忙忙走进来的白果儿。

    “回来了。”白果儿扯出个笑容。

    “你不是和瞳瞳做发型吗?”曲白温和地追问,“这么快就做完了……”

    “别提了!”白果儿懊恼地一踢院子里的陶瓷花瓶,踢得花瓶咚咚有声,“曲一鸿那个人真是个猪。”

    曲白扶好被白果儿踢歪的陶瓷花瓶:“二哥怎么了?”

    “曲一鸿他……他……”白果儿委屈得眼眶一红,“他不许童瞳做发型。”

    “是吗?”曲白微微一怔,站起身来。

    “我骗谁也不骗你啊!”白果儿气恼地瞪着和华居方向,“童瞳头发都弄湿了,都擦上洗发露了,结果曲一鸿居然骗瞳瞳说淘淘不见了。”

    想到马上到手的亲子鉴定标本就这么错过,真是越想越气。

    曲白静默,叹了口气:“果儿,那是他们夫妻间的事,我们不能管。”

    白果儿气得胸口一起一落:“曲二少他是不是不够自信,怕瞳瞳太过漂亮,被人撬墙脚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