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上门找王医生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60章 上门找王医生

    曲白扫了眼面前破旧的家和医院,门可罗雀,他就没见有一个人出进。

    曲白转而瞄了瞄对面崭新漂亮的太煌医院——门庭若市,人来人往。

    他温和的眸光最后落上一身现代化气息的白果儿。

    曲白的浓眉渐渐拧紧。

    依白果儿的消费观念,应该去太煌医院,而不是面前这家看着像马上要倒闭的家和医院。

    看出曲白眸间的疑虑,白果儿绽放柔媚的笑容:“我就买个药,这里不用排队。”

    曲白心中的疑惑慢慢消失。

    白果儿这个解释,确实合情合理。

    “要不曲大哥先去公司吧!”白果儿笑着说,“我等会打车过来。”

    “我等你。”曲白柔声说,缓缓将车靠边停放,“快去吧!”

    “谢谢!”白果儿一百八十度地旋转,旋到驾驶位窗口,探头飞快亲上曲白的鼻尖,“我马上回来。”

    曲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白果儿已格格笑着跑向家和医院。

    好一会,曲白才缓缓伸出手,指尖压上自己的鼻尖。

    鼻尖有湿意,曲白微微皱眉。

    他目送白果儿跑进家和医院,轻轻的长长的一声叹息。

    明明都是年轻漂亮的女人,祖上一代有着共同血脉,为毛白果儿身上找不出瞳瞳一点痕迹?

    哪怕是一点痕迹呀……

    看来,也只能解释童瞳是从福利院收养回来的了……

    白果儿进了空荡荡的家和医院,悄悄回眸瞅了瞅。

    曲白果然留在车内没跟出来,她悄悄吁了口气。

    还好曲白不是八卦男,她轻易能甩开,要不然曲白跟上来就麻烦大了。

    她当然不是来买药,而是来找王医生。

    昨晚自从和华居回去,她就没办法安心,几乎一晚没合眼。可不,今天连熊猫眼都给跑出来了。

    白果儿甚至把曲白给折腾到半夜三更,就是不肯曲白回房睡觉。

    她是真怕。

    一合眼就想起那个被富豪之家收养的婴儿。

    如果那个宝宝养得不错,哪天事情曝光,她或许还有条活路。

    如果那个宝宝万一遭遇不测,她估计只有死路一条……

    “小姐,今天家和医院不营业。”空空荡荡的医院大厅,前台妹子穿着一身白大褂,伸手挡住白果儿的去路,“请留步。”

    “不营业?”白果儿大吃一惊,“不营业你们开着干嘛?”

    “没办法。”那妹子无奈地解释,“我们家和医院被人举报了,需要整改。”

    “什么时候恢复营业?”白果儿急忙问。

    真是的,她急得火急火燎的时候,家和医院居然停业了。

    简直要她的命。

    “这个就不知道了。”白衣妹子眼神慢慢变得忧郁,“这回被人举报,涉及的事情有点严重。从昨天开始,就全面停业,都不知道最后能不能恢复营业。”

    白果儿焦灼地抓住白衣妹子:“那个妇产科王医生呢,她还在不在医院?”

    “所有科室都停了。”白衣妹子摇摇头,“所以,你说呢?”

    白果儿这回真急了:“那你知不知道王医生家住哪里?你们有医院宿舍吗?”

    “我们没有医院宿舍,我也不知道王医生家夜哪里。”白衣妹子说。

    白果儿一个趔趄,差点没站住。

    她牙咬咬地瞪着破落的家和医院,只能埋怨自己运气不好。

    要是早两天回来,她都能遇上王医生,能揭开谜底。

    偏偏晚了两天。

    白衣妹子清脆地声音在空空的大堂上响着:“小姐你如果有什么急事,可以去对面的太煌医院啊……”

    白果儿一步一挪地向外面走去。

    快崩溃了。

    她忽然回头,抱着一丝希望问:“你们医院涉及了什么事情,严重到要停业?”

    也许只是这妹子夸大其辞而已。

    “也不知道谁这么能耐,把我们医院过去几件阴暗史都给揪出来了。”白衣妹子叹了口气,“还说我们医院是买卖婴儿的黑中介……”

    白果儿正迈出大门,要下一级阶梯,闻言一个分神,高跟鞋踩空。

    脚一崴,整个身子都往地上滚。

    “果儿——”正安静等待的曲白正巧看待,惊讶地喊着。

    他飞快推开车门,大步跑向白果儿。

    揉着脚,白果儿缓缓坐到台阶上,默默瞅着跑过来的曲白。

    “怎么了?”跑到白果儿跟前,曲白一把换起她,“受伤了吗?”

    白果儿愣愣地看着曲白,忽然抓住曲白的肩头:“曲大哥,你是爱我的对不对?”

    曲白一愣,缓缓别开眸光:“果儿,你是瞳瞳的表姐……”

    “我讨厌你这么说。”白果儿咬牙打断曲白的话,“我是白果儿,我就是我。我们之间没有瞳瞳,你就不对我好了吗?”

    曲白静静地看着白果儿:“如果没有瞳瞳,你肯定不会是我的秘书。果儿,你是聪明人,心里应该有数。”

    白果儿懊恼地瞪着曲白。

    曲白却拧眉看向家和医院里面:“这是怎么回事?”

    “没事。”迎上曲白探究的目光,白果儿心里一慌,忍着痛楚,赶紧起来,“我们走吧!”

    曲白定定地凝着白果儿:“你有秘密?”

    “没有没有。”白果儿赶紧避开曲白的目光,“我能有什么秘密?我和童瞳一样是白纸一张。不对,童瞳阅历可比我丰富多了。我连个恋爱对象都没有,瞳瞳儿子都四岁多了。”

    顾不得痛楚,白果儿拖着曲白往宾利那边走。

    凝着慌慌张张的白果儿,曲白暗暗叹息一声。

    他再度回头看了眼家和医院,沉思数秒,转身跟上白果儿。

    “慢点。”曲白柔声说,“你要是伤到哪了,我和瞳瞳不好交待……”

    。

    童瞳来到太煌大厦,上到二十八楼,顺利瞥了眼曲白的办公室,不由怔住了。

    曲一鸿不经意地挡住她的视线:“童助理,我们的办公室在那边。”

    “我知道啊!”童瞳眨眨眸子,“曲总,你难道不觉得奇怪,明明曲白和果儿走在我们前面,怎么两人还没到?”

    曲一鸿脚步一顿,眼角的余光淡淡扫了眼曲白办公室。

    一片漆黑,那两人果然没到。

    “太奇怪了。”童瞳困惑地抓抓长发,“这两人太真特么反常。不科学啊!”

    尹少帆笑嘻嘻地从后面跟上来:“童助理,这只是表明,曲五少越来越有可能成为你姐夫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