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称职的色鬼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19章 称职的色鬼

    话音未落,童瞳就挥舞着双手,嗷嗷喊着扑过去了:“不要脸!”

    没三秒,童瞳整个身子都挂到曲一鸿胳膊上。

    “呃,到底是什么?”他似笑非笑地凝着她,星眸里满满都是调侃的意味。

    “你还说。”童瞳憋得小脸通红,“迟早把儿子都给带坏……”

    话音未落,只觉双脚腾空,整个身子处于失重状态。

    一声尖叫,童瞳不得慌慌张张抱住曲一鸿。

    在她强烈的抗议中,曲一鸿把她扛进主卧,房门下锁,这才把她放下来。

    他似笑非笑:“现在不会带坏儿子了。”

    “……”童瞳警戒地盯着紧闭的房门数秒,心慌慌地转向曲一鸿,“你不会精虫又上脑了吧?”

    她一身还痛得很,压根就没有这个心思。

    再说方紫心那个电话……他不说清楚,她心里就是个结。

    呜呜其实她挺相信洛婉的判断,早已决定不把那神马方紫心当回事。

    可是看到曲一鸿,想到那个电话,她心里就是不痛快啊不痛快。

    “你说呢?”他莞尔反问。

    “……”童瞳不由自主抓抓长发,往旁边挪了挪,“难怪大家都说男人都是下伴身生物。”

    低沉的笑声洒落,曲一鸿挑挑眉,伸出二指,勾住她的小下巴:“你在说我?”

    “哼。”童瞳撇撇小嘴,“我没指名道姓。”

    他又笑了,附身下来:“为了不辜负小笨蛋的期望,我决定……”

    眼前光线一暗,童瞳慌得身子又往后面挪了挪:“你决定什么?”

    “我决定从今天开始——”曲一鸿慢悠悠地逼近面前粉嫩水灵的小女人,“为小笨蛋当一个称职的下伴身生物。”

    “色鬼!”童瞳脱口而出。

    孰料,曲一鸿不退反进,洋洋自得:“在老婆面前当一只称职的色鬼,是身为合格男人的必修课——”

    话音未落,童瞳早已一脚踹过去:“越说越不要脸了。”

    呜呜听得她脸红心跳,快把持不住了。

    这男人就是个祸害呜呜……

    曲一鸿微微侧身,便成功避开童瞳的无敌鸳鸯腿,反而固定她双腿。

    “放开我。”童瞳急了。

    眼见曲一鸿附身,准备攫住自己的小嘴,童瞳缩缩脖子。

    曲一鸿的唇落空。

    迎上曲一鸿不悦地星眸,童瞳也恼了:“不是有方大小姐主动贴上来吗?还来找我做什么?”

    “你在说什么?”曲一鸿拧眉,一把把缩回去的童瞳抓回眼前,“说清楚。”

    四目相视,撞出来的全是火花,不屈的火花。

    本来只是心里有点小刺,见曲一鸿这么理直气壮的样子,童瞳顿时觉得无限委屈。

    他就哄哄她不好么,还一副她没事找事的样子。

    真让人郁闷呜呜。

    在曲一鸿的逼视下,她委屈地别开眸子,小小郁闷地瞪着天花板:“方大小姐漂亮,有后台,还那么主动。我要是个男人,我也把持不住。所以你就算把持不住,我也可以理解……”

    “都胡说什么?”曲一鸿拧眉,双手捧住她的脸,固定不放,瞪着她闪烁的眼神。

    童瞳别不开脸,眼睛乱转,看地板看天花板就是不看他:“我才没胡说。”

    曲一鸿眼神掠过厉芒:“我还以为我们个个都忙,原来我的助理居然有时间胡思乱想?”

    胡思乱想就算了,还故意给他安罪名。

    安别的罪名也就算了,居然给他安和女人相关的罪名?

    简直糊涂!

    他曲一鸿是有名的不买女人的帐,从无绯闻。这小笨蛋居然也能把他和别的女人联想在一块。

    女人真是不可思议的生物。

    “我当然忙。”童瞳不甘地撇撇小嘴,一脸不屈,“事实摆在那儿,压根就不是我胡思乱想。”

    “……”嘴唇颤了颤,曲一鸿终是无语。

    他阴鸷的眼神掠过绷着小脸的童瞳,忽然双手松开她,站起身来,大步去了更衣室。

    拿了睡衣,向浴室走去。

    “喂,你嫌弃我就直说。”童瞳不甘地追上去,“你这样是冷暴力。”

    俊脸抽了抽,曲一鸿终是停在浴室门口,黑着脸瞪着她:“嫌弃?”

    真不知道她的小脑袋里都装了什么。

    “不是嫌弃是什么?”童瞳别开脸,郁闷得无以复加,“你不是说,聪明人都不会找我这个小笨蛋,以免影响下一代基因。你说过的话,是不是连自己都不记得了?”

    “……”薄唇颤了颤,曲一鸿终是无语,推门进了浴室。

    “喂——”童瞳一愕,上前两步,终是默默停下脚步,开始啃指甲。

    眼眶不知不觉红了。

    “切——”细细一声抱怨,童瞳忽然转身,大步回房。

    nnd你个曲混蛋!

    不管了,也不想了。想起曲混帐就心塞。

    她要洗洗睡。

    再大的事,明天再说。就这么痛快地决定了。

    憋着气,童瞳洗漱好,打理好自己,气呼呼地向床走去。

    远远地,就瞅见小萨摩正摇头摆尾地站在床头,尾巴不时扫到床头柜上还在绽放的栀子花,一脸和善地瞅着自己。

    童瞳扁扁小嘴,无奈地摇摇头:“小家伙,把我床弄得这样乱。”

    都给弄成一团了。

    随手一扯被子,看到颗脑袋,吓得童瞳一声惊呼:“哎呀——”

    “妈咪,是我。”淘淘清脆的声音从被窝里传出来,然后,一张笑脸绽放在面前,“我今晚和妈咪睡。”

    “嗯。”童瞳完全没意见,不由自主就绽放大大的笑容。

    淘淘这娃太多时候老成持重,让她都找不到机会表现妈咪的温暖。

    好不容易,这娃居然会主动和她这个老妈亲近点儿。

    回头检查好门窗,调试好合适的空调温度,童瞳麻利地钻进空调被窝。

    躺下的瞬间,她觉得一身酸痛都好了。

    “妈咪。”淘淘侧着身子,好奇地瞅着童瞳,“你昨晚和老爸内战,真的打架了吗?”

    “……”童瞳尴尬得小脸一红,含糊其辞,“嗯。”

    “那谁打赢了?”淘淘更好奇了,眨巴着眼睛,“我猜一定是老爸赢了。”

    童瞳立即一挥小拳头:“当然妈咪赢了。“

    “会吗?”淘淘皱皱眉,“那为什么妈咪你今天看上去连走路都没力气,还有点一蹶一蹶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