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妈咪不出借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86章 妈咪不出借

    滔滔话音未落,童瞳和曲一鸿相视一眼,同时看向曲老太太。

    曲老太太干咳一声,脸别开,当作没听到。

    “你说什么?”童一惊悚地扬高声音,小脸严肃起来,“你要这个飞机,我送你,你不用还了。但是,妈咪不能借你。”

    “……”童瞳小嘴张成“o”。

    曲一鸿的脸抽了抽。

    滔滔这话,原来在童一看来,还可以这样理解?

    真让人哭笑不得。

    晕,孩子的世界没人懂。

    滔滔委委屈屈地瞅着童一:“不借就不借嘛!小气鬼!”

    “真不知道谁才是小气鬼。”童一不悦地撇撇嘴,“你还要不要玩飞机了?不玩我就收起来了……”

    “要要要。”滔滔立马连声答应,抱紧手里的小飞机。

    “要就跟我出去玩。”童一指了指外面,“现在天还亮着,等会天黑了,你再回去。”

    “一起玩吗?”滔滔眼睛亮晶晶地瞅着童一。

    皱皱眉,童一瞄了眼滔滔:“看你这么笨,我就教教你,就这一次喔……”

    两人走到一块,并肩向外面走去。

    隐隐约约,传来滔滔诚挚的请教声:“哥,怎么才能有妈咪啊……”

    接着传来开门和关门的声音。

    然后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童瞳悄悄松了口气。

    曲一鸿锐利的目光却投向曲老太太:“话我不多说了。我就提醒奶奶,希望不会再有孩子过来找淘淘借妈咪。”

    “……”曲老太太脸抽了抽,“这些孩子,就是眼红人家……”

    “这也算眼红?”曲一鸿起身,面无表情地向楼梯走去,“该怎么做,奶奶应该更清楚。”

    见曲一鸿闪人,童瞳不假思索跟上去。

    她才不会笨得让自己和曲老太太单独共处一室。

    “老二——”曲老太太忽然扬高声音,“淘淘这孩子确实不错,不考虑多生几个吗?”

    曲一鸿正走到楼梯间,闻言脚步微微一顿:“奶奶是不是把先后搞反了?”

    他不再多言,留给曲老太太一个疏离的背影,大步上楼。

    被孙子冷落,曲老太太无限尴尬。

    猛然想起两个娃娃在外面玩,没人看着,她赶紧转身出去了。

    大厅总算恢复安静。

    “切。”王叔叔竖着耳朵听了听动静,笑着摇摇头,“这老太太最近越来越老糊涂,好不容易想对了一件事……”

    见曲老太太要出去看孩子,童瞳脚步顿了顿。

    老太太不会又把娃给看到她的和心居去吧……

    想到这里,童瞳心里咯噔了下。她抓起裙摆,拔腿就往楼上跑:“曲一鸿——”

    拾起之前胡乱扯下的纱布,瞄到上面一点血迹,小小一愣。

    还真流血了啊!

    她都没感觉呜呜……

    抓着纱布跑上二楼,童瞳一个紧急刹车,还是晚了。

    “哎哟——”她捂住鼻子,小小幽怨地瞪着曲一鸿,“你能不能别这样?”

    呜呜老让她撞鼻子。

    她的小鼻子都被撞扁了。

    “你喊我,我停下。”曲一鸿挑挑眉,“等了你半天才上来,还是我的错?”

    “……”童瞳小小内伤。

    肿么说来说去,又成了她的错呜呜。

    不过比起儿子,她的鼻子是小事。

    童瞳一把抓住曲一鸿的胳膊,紧张兮兮地瞪着曲一鸿:“外面就只有你奶奶,我不放心。”

    曲一鸿斜睨她一眼,她那明明担心,又不想面对曲老太太的为难小模样,煞是可爱。

    “战青在外面。”他挑挑眉,“放心了不?”

    童瞳小小幽怨地瞅着曲一鸿:“早不说。”

    他冷冷一哼:“要都像你这个小笨蛋顾前不顾后,我还能是曲一鸿?”

    “……”童瞳眼睛瞅着天花板,“你才是笨蛋!”

    这几天被他每天嫌弃得不行呜呜,她的自信心受到严峻的挑战。

    真想一巴掌拍上他那张倾国倾城的脸……

    “算了,不和你一般见识。”童瞳撇撇嘴,“我要去看看我的眼睛。”

    都四天没见自己了呜呜,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怎样。

    她都四天没洗个痛快脸了。

    刚刚只顾着生气,现在得好好看看自己到底伤得怎样,还能不能见人……

    想到这里,童瞳缩缩脖子,飞也似地向自己房间跑去。

    房间还是一团粉红,一切摆设都没有变动,风儿微微吹动着窗帘,还是那么熟悉。

    除了床头柜上多了个玻璃花瓶,里面正插着馥郁的栀子花。

    抱起栀子花闻了闻,童瞳眸子瞥了瞥隔壁,绽开个浅浅的笑容,这才向更衣室跑去。

    更衣室的落地镜里,一个穿着浅紫长裙的妙龄女子,正抿唇而笑。

    “没什么嘛!”童瞳自言自语,在镜子前转了转。

    除了小腿上有个快结疤了的小伤痕,别的地方都是粉嫩粉嫩的肌肤。

    想了想,童瞳凑到镜子前三十厘米处,仔细打量着眼睛。

    眼皮和鼻梁上确实各有个小小的划痕,疤已经差不多了,她一伸手,结的疤便自然脱落,皮肤恢复原来的天然粉嫩。

    “这会伤到眼睛吗?”童瞳喃喃着,皱眉瞪着,“怎么可能嘛!”

    她正质疑着,眸子一瞥,顿时转过身去:“你又偷看!”

    懒洋洋地双手环胸,曲一鸿似笑非笑地凝着面前生机勃勃的小脸:“你不相信?”

    疑惑地瞅瞅镜中的自己,再瞅瞅曲一鸿,童瞳绷起小脸:“要是你骗我,你就死定了。”

    呜呜她心里越来越慌是肿么回事?

    “呃?”曲一鸿似笑非笑,“我怎么个死法?精尽人亡地倒在我童助理身边,一命呜呼?”

    “……”童瞳倏地瞪大眸子,嗷嗷着扑过去了,“我现在就让你翘辫子呜呜。”

    不要脸啊不要脸,曲一鸿你肿么越来越不要脸。

    你这么不要脸,带坏你儿子肿么办?

    童瞳扑上去的动作,终结在曲一鸿心口三寸前。

    他修长白皙的指尖间,夹着张白纸。

    “什么?”她半信半疑地拿过来,就着灯光看。

    那是太煌医院的诊断书。字迹是医学界惯有的龙飞凤舞,童瞳辨认得很辛苦。

    她一字一字地念着:“头部重击,伤及大脑xx神经,建议观察一周……”

    念到一半,她的眼睛从纸上面露出来,瞅谁曲一鸿。

    她皱皱眉,小郁闷:“这么说来,我真得谢谢你?”

    她闷闷地放下诊断书:“说吧,你要什么谢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