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二少上药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81章 二少上药

    曲一鸿还没停下转身的动作,鼻子已碰到只柔软的小手。

    “曲一鸿你个王八蛋!”童瞳脱口而出,“我就知道你会偷看。”

    “……”俊脸微微抽搐了下,曲一鸿似笑非笑地瞪着脑袋忽然变灵光的小女人。

    明明平时粗心得像个马大哈,这回居然会使诈?

    他只能理解成——和他相处久了,她也会用脑袋想事情了。

    “怎么?”她得意洋洋地“看”着曲一鸿,“被我抓包了,没话可说了?”

    “你想多了。就你这高度,我这角度看不到。”曲一鸿淡淡一声闷哼,“自作多情!”

    “……”童瞳瞬间憋屈得牙咬咬。

    nnd这个总裁大人明明就是欠揍啊啊啊!

    这是变相地嫌弃她人小。可是她的个子明明在女人里面,已经算亭亭玉立了呜呜。

    好不容易,她憋出一句:“你不偷看我,难道是看空气咩?”

    他要是真说他在看空气,她保证不踹死他。

    “我在看窗帘,没拉。”他懒洋洋地说。

    “……”童瞳真想一巴掌拍过去。

    借口啊借口。

    行,总裁大人,你赢了。

    见没动静,她粗鲁地一脚踹过去:“还不去拉。”

    她踹着了空气。

    童瞳还想说什么,脚步声似乎正朝窗户走去。

    想了想,童瞳判准方向,走向床边。

    方向准确,童瞳自个儿爬上去,匍匐着趴好,小手反到背后,将拉链拉开。

    不服气地“看”了曲一鸿一眼,她憋着气儿掀起裙摆:“好了,可以上药了。”

    哼哼,不就是要给背和屁屁上药吗,她这个姿势就足够了。

    瞄了瞄床上匍匐着的小女人,曲一鸿眸色倏地深沉几分。

    好一幕欲露不露的美景。半果的背线条流畅,白皙粉嫩,光滑细腻如缎,若隐若现得让人有犯罪的冲动。

    唯一不和谐的是,背上有条淡淡的刮痕。

    不过这刮痕显然不影响主体美……

    至于下面……呃,平时看着瘦瘦的,这么一躺,挺显曲线美。

    果然是个货真价实的小女人。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偷看,快点啦!”童瞳憋屈地催着,觉得自己是只待宰的小羔羊。

    扼制着生理上的蠢蠢欲动,曲一鸿拿起药瓶,坐到床沿。

    感受到床沉下几分,童瞳一颗心就提到半空。

    说不出是什么心情,就是乱乱的。

    好像有点害怕,又有点期盼……

    刚想到这里,童瞳顺手给自己脑袋一巴掌。

    “呃?”曲一鸿正要喷药,拧眉瞪着她突兀的小动作。

    “没什么没什么。”童瞳赶紧摇手儿,讪讪地将小脸深深埋进被单。

    晕啦,害怕他不规矩吃她豆腐很正常的心态嘛,可是为毛她还有点期盼?

    难道荒废太久了,也开始想男男女女那点羞涩的事了……

    呜呜她一定不会承认,自己原来有这方面的喜好。

    “皮肤有点红,没发烧吧?”曲一鸿微微诧异,“就这么一会儿的事。”

    “没发烧没发烧。”童瞳口不择言,掩饰自己心里奔涌的小九九,“我皮肤本来就粉红粉红的,有什么稀奇。”

    听出童瞳语气里的心虚,曲一鸿忽然莞尔,扯出个淡淡的笑容:“别胡思乱想,我对女人也是有要求的。”

    “……”童瞳差点憋出一身内伤。

    呜呜她又被嫌弃了。

    让他得瑟,肿么会这样?

    真想扑过去,把他压倒,以实际来证明他也是口是心非……

    正胡思乱想着,背上某处一凉。

    顿时药味和床头柜上栀子花香混合在一起,让她不由自主打了个喷嚏。

    “不会留疤痕吧?”她闷闷地问。

    虽然自小在武馆里滚打摸爬,大小摔跤n次,可是老天保佑,到现在为止,她还是粉妆玉琢的童瞳。

    话音未落,只觉一股清凉再度摸上背。

    是他的指尖在轻触。

    童瞳不由自主摒住呼吸。

    虽然两人曾经奋战过整整一晚上,还有了淘淘,可是五年过去,这感觉如此汹涌澎湃,似乎有点情窦初开的酥麻和震憾……

    “痛吗?”他的声音悄然低沉许多。

    “……还好。”童瞳好一会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刮痕不深,喷几次药,好好休息,不会留疤痕。”他声音轻柔,如一股春风。

    “嗯。”她乖乖地应着。

    呃,真不好玩,每次他一变温柔,她就有点不适应,就会想起曲白呜呜。

    上好几处药,曲一鸿伸手捋下她裙摆,拉好拉链,站起身来:“好了。”

    “谢谢!”童瞳用鼻孔发音。

    “光说不练没有用,这可是要回报的。”曲一鸿似笑非笑地斜睨着鸵鸟童瞳,“记得上次,某人说好帮我搓背洗衣服,至今没实行。等眼睛好了,就可以开始实施了……”

    听到开门的声音,脚步声消失在隔壁主卧,童瞳才确认,曲一鸿走了。

    他就这么走了?

    不是说他禁欲五年了吗?

    居然没对她咽口水,没占她便宜,甚至都没多留几秒钟,就走了?

    不科学啊?

    不是说美女欲遮还露,是美的最高境界,任何男人都无法抗拒的吗?

    原来她真是对他没有吸引力……

    这个认知,让童瞳趴在床上半晌,都没缓过气来。

    她怎么对他没吸引力呢,这可不行。

    童瞳趴着,双手默默地抓着头发,懊恼着……

    “妈咪,我遛狗回来了。”童一脆生生的声音从一楼传来。

    童瞳还没转过身来,童一的脚步声已经到了二楼,进来了:“妈咪怎么这么趴着,累不累?”

    “有点。”童瞳撇撇嘴。

    呜呜心累。

    她被娃亲爹嫌弃了,好没面子呜呜。

    “二维码亲爹呢?”童一不悦地左顾右盼,“怎么不陪妈咪?”

    “他刚刚走。”童瞳指指隔壁。

    “妈咪,你喜欢亲爹吗?”童一拿来张椅子,在旁边坐下,双手摸着栀子花瓣,“妈咪我忽然觉得,有时候二维码亲爹还不错。”

    “……”童瞳双手挥向天空,“嗯,还不错,就是眼光有问题。”

    居然嫌弃她,太可恶了。

    nnd都神马眼光啊!

    “不对。”童一严肃脸反对,“他当初和妈咪生下宝宝我,明明眼光一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