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忽来的温柔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75章 忽来的温柔

    “啊啊啊——”童瞳闭上眼睛,双手捂住脑袋,任自己在沙土上滚了n个圈。

    nnd,战青明明开着商务车跑了,肿么此时会站在淘淘身边。

    吓死她了。

    这下她惨了呜呜。

    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就是她现在的感觉。

    童瞳晕过去时听到最后一句话,是童一响彻整个半山园的喊声:“妈咪——”

    以及伴着曲沉江的哈哈大笑。

    好像滚完沙王坡,滚到了马路上。

    然后,童瞳什么也不知道了……

    “妈咪——”童一赶紧就往围墙上爬。

    “别动。”战青威严地阻止着手脚麻利的小家伙,“如果你想再滚你妈妈身上,就爬上去。”

    童一咬牙停止所有行动,那小模样,像只小蜘蛛趴在墙上。

    然后,小家伙恢复和曲一鸿有得一比的理智:“叔叔,快救我妈咪……”

    。

    似乎做了个噩梦,在一片嘈杂声中,童瞳终于睁开眸子。

    面前一片漆黑,到晚上了吗?

    她这一下摔得真够重的,居然昏迷了整整一天。

    nnd都是因为曲沉江。

    下次再看到他,她保证整死他不商量。

    “淘淘。”她试探着喊,小手伸向空中抓了几把,“有人吗?”

    “妈咪醒来了。”第一声便是童一的欢呼声。

    童瞳默默扯出个笑容:“淘淘在哪?”

    “妈咪,我在你面前。”童一有点小心塞,“不过,你看不到我啦。我握住妈咪的手了。”

    “为什么?”童瞳大吃一惊。

    是握住儿子的小手了,可是她看不到儿子的小脸。

    “还敢问为什么?”一个高冷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童瞳默默地闭了嘴。

    好吧都是逃跑惹的祸。

    可惜坚持不到三秒钟,她几乎带着哭腔问,“我的眼睛到底怎么了?”

    “知道害怕了?”他声音轻轻,气场瞬间产生。

    “快告诉我啊!”童瞳抬起双手,摸了摸,眼睛上面是纱布。

    她要哭了:“我还要去爬长城啊,我还要去漓江啊,我还要爬珠穆朗玛峰啊,我还要去太平洋啊……”

    “妈咪不哭。”童一担忧地抓住老妈的手。

    曲一鸿眯眼瞅着面前互动的母子。

    呃,挺亲热的嘛!

    可惜他看着觉得温暖喜悦的同时,又有点心塞是什么鬼。

    “那个……亲爹。”童一人生第一次学会了低声下气,“你就不能安慰下妈咪吗?”

    这还差不多……曲一鸿星眸灿亮了些:“再哭,估计就真的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曲一鸿,你咒我。”童瞳一把抓向声源,“你居然咒一个躺着的伤员。”

    “自找的。”曲一鸿冷冷一哼,缓缓抓住她在半空乱舞的小手。

    “明明是战青吓到我。”童瞳不服输地分辨。

    他挑挑眉,面色不动如山:“请童助理先告诉我,到底围墙上面有什么绝世好风景,能吸引童助理冒着生命的危险去观赏?”

    “……”童瞳噤声。

    什么绝世好风景,只有曲沉江那个渣渣在外面。

    都是曲沉江惹的祸,要不然她现在八成和儿子早就回洛城了。

    呜呜等她好起来,一定要捋着衣袖,拿出生平所学的花拳绣腿,去把那渣渣给撕了。

    “怎么,心虚了?”他声音低沉了些,语气仍然严厉。

    “谁心虚了?”她讪讪地挤出一句,“那个……佛曰,不可说。”

    反正打死不会亲口承认,她只是想带着儿子出逃。

    定定地凝着面前死鸭子嘴硬的小女人,曲一鸿朝旁边的王叔叔使了个眼色。

    王叔叔立即满脸堆笑地走上前。

    他弯腰哄着童一:“淘淘来,跟老王下去,给你妈咪准备好吃的,这样你妈咪就可以早点恢复健康。”

    本来不肯动,听王叔叔这么一说,童一果然乖乖地跟着走。

    “妈咪,再等等,我就送好吃的给妈咪了。”童一的声音越来越远。

    终于再也听不到儿子的声音,童瞳“看”向曲一鸿:“这是哪里?”

    “你房间。”曲一鸿不动声色地锁住她的脸。

    自认识以来,这是他头一回见她这么乖巧无助。

    白纱布裹住了她雾蒙蒙的眸子,只露出半截白皙粉嫩小脸,翘起的嫣红的唇,看上去倒别有一股风味。

    不知为什么,他心底竟淌过暖流。

    他甚至有点希望,毛丫头能多点这样的画面。

    “不是医院?”她小心翼翼地用空着的那只手摸摸屁股下面。

    果然是她每天睡的地方。

    肿么回事呀?

    伤员不是应该住院的吗?

    “医生过家里来看了。”他声音温和了不少,“说你眼睛受了点轻伤,保险起见,需要观察一个星期……”

    “啊?”童瞳大吃一惊,“一个星期?”

    完了完了,那她的逃跑计划,还怎么实行啊啊啊。

    用不上眼睛,估计她连和华居的大门都走不出去。

    不对,估计连二楼都下不了……

    呜呜悲催的她,最近一定忘了给关公烧香,所以关公也忘了保护她……

    “对,一个星期。”曲一鸿不动声色地凝着那张变化多端的小脸,“所以这个星期,你都得在家里。”

    “……”童瞳为自己默哀三秒。

    “别的地方,就胳膊有点皮外伤,没什么大碍。”

    “那就好。”童瞳轻轻吁了口气。

    好吧,眼睛有风险,总比全身绑石膏好多了。

    “需要我给你请个女特护吗?”他柔声问。

    “呃?”童瞳一愕。

    得,这声音忽然这么温柔,似乎能掐出水来。

    站在面前的他,真是曲一鸿咩?

    “你不会是曲白吧?”她小心翼翼地咕哝着,“曲白才这么温柔……”

    “童助理!”面前的声音瞬间似乎多了飚升恼怒,“这是和华居,不是别的地方,只有我曲一鸿。”

    “凶什么啊……”童瞳默默了缩了缩脖子,“居然对个病人凶,难道怪一直没女人爱。”

    “……”曲一鸿牙咬咬地瞪着面前的小女人。

    “我不用女特护。”童瞳终于抓到回重点,“就是眼睛看不见嘛,能吃能喝能拉能睡,没事。”

    “好好休息。”曲一鸿闷哼,“乖乖的,再蹦哒,估计神仙也救不了你的眼睛。”

    “……”童瞳默默别开脸郁闷地瞅着天花板,“沾上你就没好事,估计我前世难不成欠了你的。三生三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