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你接受我的宝宝吗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4章 你接受我的宝宝吗

    傍晚,广场上的人渐渐多起来。

    夕阳斜得就剩最后一抹丽影,将原本高高瘦瘦的两人的影子,拉得格外长。

    “阿姨说,孩子不在家。”曲白凝着童瞳,“看来,我今天白来了。”

    童瞳吸吸鼻子:“说明你们没缘。”

    好吧,淘淘看中的爸比,就是曲白……

    曲白有些惆怅:“明天我得正式去太煌总部报到,等会就回花城。”

    “明天报到?”童瞳一愕。

    “对,明天报到。”曲白带笑的星眸,多了无奈的味道,“二哥说平时太忙,周日还可以多带我一会,多了解下公司。”

    童瞳默默不语。

    她才和那个大爷吵过架,发誓永不相见,气难平息。

    “不碍事,我下周再来看孩子。”曲白柔声说,“我以后每周六都是休息日,都可以过来。高铁就一个小时,方便快捷。”

    童瞳悄悄抬起头:“曲大哥,你不用这么安排,没看到孩子也不要紧。”

    “我喜欢。”曲白俯身,专注地凝着她,“童瞳,我说过,我愿意接受你和孩子。”

    “……”童瞳默默垂下眼睑,掩饰着心事。

    说不感动,那她就是骗子。

    “我今天坐在沙发上整整想了一天。”曲白语气间多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下午我终于想明白了。童瞳,就算有一天最终不得不放弃你,起码我现在不能放弃。否则,我以后会后悔。我不能让自己再后悔一次。”

    好半天,童瞳轻轻吐出一句:“我不知道我的孩子爸是谁。”

    “这件事,现在对我而言,一点也不重要。”曲白的双手,轻轻搁上童瞳纤细的肩头,“更重要的是,瞳瞳的心意。”

    童瞳默默咬紧唇。

    “告诉我……”犹豫了下,曲白才接着说,“瞳瞳,你爱二哥吗?”

    童瞳恨恨地一咬牙:“我也想知道。”

    她才吼过他,他也才吼过她。都发誓老死不相往来了,要是说两人有爱情,谁信呢?

    好吧,她本来回来,是想冷静地分析下,她对他是不是爱情。

    这下都不用分析了。

    曲白的俊脸上掠过喜悦,松了口气:“童瞳,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他一指广场一侧:“我们去河边走走。”

    看着河边,童瞳眼睛一亮,忍不住绽开笑容:“嗯,以前我常常偷偷溜出来,跟着你去那里游泳。”

    “是啊!”曲白莞尔,“你八岁那回,我还替你挨了一次叔叔阿姨一顿打。”

    “嘿嘿。”想象当初那个画面,童瞳不由咧嘴笑了。

    画面真的很美呐。

    她还记得,那次自己实在太过分了。为了躲避老妈的搜查,她生生在水里憋了三十秒才出来,结果还是被老妈抓了个正着。

    然后那晚,被爸妈宠坏了的她,头一回准备开例男女混合双打。

    是曲白走出来,将所有过错揽下,生生替她挨了一顿打。

    她想嫁给曲白的女儿心,就是从这里开始,一直坚持了十年……

    “还有一次。”曲白也沉浸在往事里,“你偷偷游泳就算了,还顺手拿走王伯伯钓上来放在水桶里的鱼。王伯伯气得回头找叔叔阿姨。”

    “哈哈——”童瞳忍不住乐了。

    想当年的自己,可比现在的儿子淘多了。

    “这类事可多了。”曲白莞尔。

    来到河边,两人拾级坐下,瞅着东流的河水,往事一件件飘过脑海。

    曲白不再说话,静静地凝童瞳那张带笑的脸,却又红肿的眼睛。

    她笑起来的样子,还是和当年一模一样。可是她现在沉默的时候有点多。

    如果他当初一直留在她身边,她一定还和当初一模一样。

    “曲大哥,你什么时候的高铁?”童瞳瞅着天边问。

    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渐渐消失,天色暗下来。

    “你呢?”曲白摸摸她头顶,“如果今天去花城,我们可以一起。”

    童瞳摇摇头。

    她和曲一鸿断交了呢,助理自然也当不了。

    回不去花城了,还是乖乖在家陪儿子吧……

    曲白眼睛一亮。

    他不问理由,只是笑笑地揉揉童瞳的小脑袋,柔声说:“电话联系。”

    童瞳站了起来:“你要回花城了吗?”

    曲白颔首。

    两人起身,一起并肩向童星武馆方向走去。

    来到武馆门口,曲白站住了:“我得去车站了。童瞳,答应我,好好考虑。不要让我们有第二次遗憾。”

    童瞳默默抬头,久久瞅着曲白。

    “你真的打心底里接受我的宝宝吗?”她轻声问,“能把我的宝宝,当成你自己亲生的吗?”

    “能。”曲白毫不犹豫。

    童瞳没说话,食指慢慢没入嫣红的唇间,卖力地啃着。

    “还爱干这种傻事。别啃了。”曲白笑了,拉出她的食指。

    他专注地凝着她,眼神温柔得似乎要溢出水来:“童瞳,你再想想,你对我的感情,是真的没有了,还是被你压制住了?好好想想,也许,我们的心,从来就没有分开过。分开的,从来都只是时空……”

    曲白走了。

    可是曲白的话,半夜还环绕在童瞳耳边。

    她失眠了。

    于是,她打开手机,准备找个游戏催眠。

    才一打开手机,各种提示音次第响起。童瞳还来不及看,来电铃声响了。

    歪着头想了想,她接了:“尹助理这么晚打来,有事吗?”

    “大事。”尹少帆有气无力地说,“童助理,你到底在哪里?快回来啊!你再不回来,我们估计全挂了。”

    “啊?”童瞳一愕。

    挂啥挂,一个个都那么健康哒。

    “姑奶奶,你到底和二少说了什么啊?”尹少帆快哭了,“他把我们一个个全折磨了个遍。”

    童瞳吸吸鼻子:“我什么也没说。”

    “你什么也不说,二少会这样?”尹少帆涩涩地说,“他说王叔叔老点,适合做酱板鸭。战青舒适做北京烤鸭。李司机好像是安徽的,适合做安徽熏鸭……”

    “你呢?”童瞳屏住呼吸问。

    “二少说我是四川的油烫鸭子。”尹少帆讪讪的,“合起来就是太煌四大名鸭,哎呀别提了……”

    尹少帆赶紧闭嘴。

    然后,他可怜兮兮地说:“童助理,你看我们这悲催的,你就不能赶紧回来救我们一救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