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照顾的人,探病的人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4章 照顾的人,探病的人

    乖乖躺在床上,童瞳默默瞅着天花板:“真的不能回洛城了吗?”

    “不能。”曲一鸿严厉的目光斜睨着童瞳。

    躺在床上也不肯安分,那颗小脑袋还在胡思乱想。

    “……唔。”童瞳扁扁小嘴。

    好吧,总裁大人现在心情不好,旁边还坐着个家庭医生,她还是给曲一鸿点面子,乖乖闭嘴好了。

    星眸一闪,曲一鸿询问的目光转向正在给童瞳量体温的钱子轩。

    “三十九度。”钱子轩眯着眼看着体温计,“风热感冒,有点急火攻心的迹象。我开点药,服下后不会有大问题。最好同时做点物理治疗。”

    留下药,钱子轩告辞离去。

    听着钱子轩越来越远的脚步声,童瞳忽然挣扎着要爬起来。

    “乖乖躺着。”曲一鸿严肃脸,瞪着那个不安分的毛躁丫头,“哪也别想去。”

    大热天的,她居然能烧到三十九度,也是无语了。

    “我要和钱医生说句话。”童瞳讪讪地说,“要不然他这一回去,估计整个半山园的人,都说我有多娇嫩,居然吃了个接风晚宴,就给病倒了。”

    曲一鸿的无敌俊脸,狠狠抽搐了下:“你还能管住人的嘴?管住你自己的身体,就不错了。”

    “……”童瞳讪讪地辩解,“我起码十年没吃过药了,是你们这里的风水不好……”

    迎着曲一鸿嫌弃的目光,童瞳张张小嘴,终于什么声音也没有了。

    可是,她说的是实话。

    自小练武,练出个花拳绣腿,大奖小奖连鼓励奖在内,她都没拿过一次,但起码真的强身健体。

    她确实不知道自己吃药的岁月,是哪个年代的事儿了。

    她就不记得自己有吃过药。

    拿来开水,曲一鸿将药放进童瞳掌心:“起来吃药——”

    “我自己来。”童瞳赶紧爬起,小手伸向曲一鸿。

    呜呜头昏脑胀眼冒金星的好难受,可是让曲一鸿服侍自个儿,她似乎更难受。

    “张开嘴!”曲一鸿微微扬开声音。

    “你凶我?”她眼巴巴地瞅着他的俊脸,“我自己了不想感冒的。”

    “……”曲一鸿脸黑了黑,“叫你张嘴就张嘴。”

    “……好吧。”童瞳扁扁小嘴,听话地张开。

    呜呜开的是西药,入口就苦得让她的小脸皱成一团。她含糊地喊着:“快点,水。”

    呜呜苦得不得了。

    曲一鸿在童瞳喊水的当儿,就将开水送到童瞳嘴边。

    谁知两人动作不配合,童瞳巴巴地咽下两口,其余的水沿着童瞳小巧的下巴,顺着领口,全淌衣领里去。

    顿时,童瞳领口湿了一大片,里面若隐若现……

    “曲一鸿,你才是个笨手笨脚的笨蛋!”童瞳顿时火气蹭蹭地往上冒。

    也不管头昏脑胀了,趁水还没流淌到床上,童瞳赶紧七手八脚地爬起来,整个上半身都探出床沿,让水滴向玉色的大理石地板上。

    童瞳正幽怨地准备开启碎碎念模式,只听安静的空间中,响起沉沉的声音,似乎有人咽口水。

    童瞳应声抬头,一眼见到那个平时人模人样的曲大总裁,火热星眸斜睨她某处……

    顺着他的目光,童瞳看向自己心口。

    “啊啊啊!”童瞳伸手捂住他的眼睛,“呜呜人家这么难受,你还能这样。呜呜呜呜——”

    童瞳的哭声是真的,但是没有眼泪。

    她坚持了两秒便停住了。

    傻呆呆地瞅着面前的曲一鸿,童瞳犹豫着自己是不是从总裁大人脸上看到了赧色,还有种叫“腼腆”的东西。

    她一定是看花眼了……

    堂堂曲大总裁,知道这世上有腼腆这个词吗?

    童瞳还想再研究下,听到楼下尹少帆的笑声,她赶紧拉着被子遮住自个儿。

    “好好休息。”曲一鸿也听到了。粗声粗气地起身,星眸漾开淡淡的温柔,“一个病秧子,谁爱看了。”

    “口是心非的男人,难怪洛婉那么说你。”童瞳撇撇嘴。

    果然拧巴。

    衣服还湿得难受,童瞳伸手拿手机:“我要和夏绿聊聊。”

    被冷落的滋味不太好受,可他堂堂太煌总裁,岂会和一个小助理计较。

    曲一鸿向外走去:“如果不舒服,喊我一声。”

    终于将曲一鸿赶出去,童瞳给夏绿打完电话,扶着晕晕的脑袋,拿了衣服去浴室换。

    落地镜里出现一个面色潮红,发丝零乱的女人。

    换好衣服,童瞳折回来躺下。

    虽然觉得不舒服,却毫无睡意,只是默默瞅着天花板。

    曲白哎……

    记忆的大门一旦打开,那些往事便如潮水一般涌现。

    儿时的大哥,少女时的梦想。曲白曾是她最美好的梦……

    可是,他嫌弃她没了第一次,他无情地掐灭她最美好的少女情怀……

    瑰丽的幻想,终是幻灭。

    曲白,哪怕现在重逢,然而一切已经过去。

    童瞳一把拽住被子,将自己捂了个严严实实。

    头昏脑胀的她,在安静的和华居里渐渐沉沉睡去。

    迷迷糊糊中,似乎不时有人进来,摸摸她的小脑袋,又独自离去……

    午夜悄悄流逝。

    不知睡了多久,外面似乎传来说话声。

    有些吵,童瞳醒了。

    蒙头蒙脑地睡上一晚,热出一身汗,感觉不烧了,但脑袋依然昏昏沉沉,全身乏力。

    爬起来听了会儿,她忽然浑身一激灵,七手八脚地爬起来,吸着拖鞋就往外走。

    她趴上二楼栏杆,静静地瞅着楼下两个男人。

    直到此时,她才发现,曲白原来真的和曲一鸿有几分相似。

    五官起码五分相似。

    但比起曲沉江几人,相似度还是差了不少。

    曲白瘦些,看起来和当年一样,满身流淌书生意味。

    她刚趴上栏杆,便见曲白倏地抬头,瞅了她一眼,眸子里似乎蕴含着复杂的东西。

    她看不懂。

    “五少坐。”王叔叔招呼着。

    “谢谢。”曲白含笑道谢,眼睛却看着曲一鸿,“听说二哥的助理感冒了,我特意来看看。”

    “感冒而已。”曲一鸿云淡风清,“不用客气。”

    “话是这么说,可毕竟因我的接风宴而起。”曲白莞尔,“二哥,我有义务看望下童助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