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痛的是我,你还凶我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8章 痛的是我,你还凶我

    曲一鸿被喧闹声引出来时,刚刚站住。面前一晃,一个身影便冲向自己身后。

    随之,曲沉江神色复杂地停在大门口。

    暗暗隐在曲一鸿身后,童瞳拍拍心口,悄悄松了口气。

    这个曲沉江还真是咬定青山不放松,生生把她追回和华居。

    曲一鸿犀利的目光,缓缓落上曲沉江歪歪扭扭的睡衣。

    真是不成体统!

    “老二,今天无论如何,你的小助理得给我一个说法。”曲沉江面色阴郁地瞪向曲一鸿身后。

    可惜童瞳那纤细的身影,刚好被曲一鸿修长挺拔的身材给遮了个严严实实。

    “什么事非得闹成这样?”曲一鸿语气淡淡,清冷疏离缓缓散发出来,“奶奶说过往事全部一笔勾销,你这是觉得奶奶说的只是玩玩?”

    不提往事还好,一提往事,曲沉江黑了脸。

    拉了三天肚子,身体才完全康复。至于挨童瞳的那一踢,到现在这么多天了,他都不敢找那些熟女美眉,生怕自己被踢坏了,上阵不行反被笑话。

    就因为这个缘故,这两天他才转向大学女生下手。

    谁知又被童瞳搅和了。

    “老二,护犊子不是这样护的。”曲沉江心里恼怒,可当着曲一鸿,却不敢言辞过火,“你这样护着一个外人,会让所有兄弟姐妹心寒。”

    “兄弟姐妹?”曲一鸿微微挑眉,星眸锐利。

    就这么四个字,莫名挫下了曲沉江的戾气。

    他脸色僵了僵,看了眼站在曲一鸿身后的王叔叔。

    “没什么事,就回去。”曲一鸿语气淡淡,“一大早的,还穿着睡衣。”

    曲沉江低头一看,顿时满脸紫胀,尴尬不已。

    曲一鸿缓缓看了眼曲沉江:“人家不知道的,只会说老三又犯花痴了,大清早的控制不住精虫,到我这里骚扰小助理。”

    虽然心里不舒服,但他终是抵不住曲一鸿的气场,曲沉江只得讪讪地转身就走。

    走出几步,他又转过头来:“老二,你得保证童助理冰清玉洁,否则到时被笑的可是你。”

    曲沉江终是走了。

    目送曲沉江消失,曲一鸿转身向室内走:“再给我惹事,下次所有假期取消……”

    呃,惹祸精呢?

    明明躲他身后,此时平空消失不见。

    见鬼了!

    他可不以为,那个厚脸皮的毛丫头,懂得惭愧。

    “我在这里。”童瞳讪讪地说。

    脸抽了抽,曲一鸿却没停下,一张严肃的傲娇脸,隐约有了点夏北城的风范:“没事回去睡你的觉。”

    “……”没人答他话。

    “再不行就去书房,去工作。”曲一鸿脸黑了黑。

    “……”还是没人搭腔。

    这胆大包天的小助理!

    大清早的,莫名其妙就生气,现在惹事回来,不仅没有惭愧之色,还摆脸色给他这个老总看,关键还不理他。

    没见过这么不识抬举的小助理。

    不会真的恃宠而娇,得寸进尺吧……

    “二少……”王叔叔小心翼翼地在旁边喊。

    “又有什么事?”曲一鸿拧眉转身,不悦极了,“大清早的,一个个都不省心……”

    “说完了吗?”童瞳细微的声音,从地上传来,“人家又不是故意的。再说,我觉得今天给你们曲家挽回个面子,应该谢谢我才对。”

    王叔叔早悄悄撤了。

    曲一鸿拧眉瞪着地上的童瞳,忽然上前一步。

    在童瞳错愕地注视中,他弯下他尊贵的腰,眉宇拢成峰,瞪着童瞳的膝盖。

    原本白皙粉嫩的肌肤,忽然出现个鸡蛋大的淤青,看上去有些令人怵目惊心。和那粉嫩精致的人儿,极不相符。

    “没事。”童瞳缩缩脖子。

    呜呜她想缩脚的,可是伸缩都痛啊,只好缩脖子了。

    严厉的目光瞪了那张粉嫩小脸一眼,曲一鸿伸出长臂,一掀她的蕾丝裙摆……

    “不许掀我裙子。”童瞳赶紧嚷嚷,双手一起护膝。

    不过她显然没他快,裙摆早就被掀上膝盖。

    她膝盖上的淤青,瞬间暴露在空气中。

    “果然笨蛋就是笨蛋。”曲一鸿原来蕴含薄薄怒气的俊脸,渐渐暖和几分。

    然而他抬起头时,星眸间厉色显现:“他弄的?”

    “不是啦!”童瞳悄悄摇摇手。

    不知为什么,这么平静的曲一鸿,她觉得有点害怕。

    但是,也莫名让她安心。

    “最好不是他。”曲一鸿冷冷一哼。

    “真的不是他。”童瞳乖乖地回答,“是我一不小心撞了车……”

    “撞车?”声音严厉起来,曲一鸿黑着脸,忽然一把抱起她,大步向里面走去,“童助理,请问你还有什么事不敢干?”

    “我……我也不想的。”童瞳的声音越来越小,“痛的是我,你还凶我……”

    呜呜她忽然想哭。

    她都招惹谁啦!

    为毛会是这么个离奇的待遇。

    “还知道痛……不容易。”曲一鸿冷冷一哼,“光长年龄不长记性的笨蛋。”

    曲一鸿将童瞳抱到二楼健身房,放在休息椅上,转身去找东西。

    “其实这点伤,不算什么啦!”瞅着曲一鸿起码翻找了五六个箱子,童瞳在后面细声细气地找存在感,“真的。以前在武馆练武时,我还骨折过一回,那才叫真痛。”

    “骨折?”曲一鸿侧着身子,阴晴不定地凝着那个把骨折说得云淡风清的小笨蛋。

    到底是粗神经,还是真的太笨了……

    “没事。”童瞳吸吸鼻子,“就躺了两个月,我又活蹦乱跳的了。我妈说我属猫,有九条命,不碍事。”

    “……”曲一鸿已经完全无语。

    他不再说话,似乎和面前这个笨蛋说话,完全就是浪费口水。

    总算找到药水棉签,他拿过来,掀开童瞳的裙摆:“药水刚涂上去时,有点痛。”

    “没事。”童瞳答应得爽快,“小意思。”

    “……”曲一鸿终于甩给童瞳一个超级大白眼。

    “真的。”她讪讪地解释,“淘淘才四岁,擦任何药水都从来不喊痛。”

    “你家宠物狗也练武,也受伤?”他似笑非笑地揶揄着,“童助理,基于你的年龄,我建议你不应该像个儿童一样,把个宠物整天挂在嘴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