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9章 撑腰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夫虽希望女儿入宫为妃,但自然更看重女儿的幸福。”林大人叹了口气,“可她自第一次见到皇上,便对皇上一见倾心,日日夜夜地想着,为皇上做了许多诗词,做的女工,也件件说要送给皇上,那时候皇上还是明安王。”

    “令嫒对皇上真是一片痴心,只可惜皇上眼里只有皇后娘娘,谁也容不下了。”廖大人道。

    “其实这且是次要的,最紧要的是……”林大人四处看看,压低声音道,“皇后娘娘是安国公主的义女,自然事事向着自己的母亲,而且,先帝在时安国公主便权倾朝野,而当初她不顾危险,大力扶持皇上登上皇位,这样下去,只怕安国公主将来会干预朝政,这样的历史教训不是没有,想想唐太平公主。”

    “但在老夫看来,其实忧患更重要的在于恒亲王府,安国公主毕竟是个女子,也不再年轻了,且膝下无子,恒亲王府便不同了,皇后娘娘与恒亲王妃感情深厚,恒亲王已有一子一女,如今恒亲王妃又怀有身孕,恒亲王府难免会独大。”廖大人忧心道。

    “不过,现在不是继续劝皇上纳妃的时候,等候时机吧。”林大人道。

    “目光,唯一还可以等待的借口就是皇后娘娘是否怀有龙胎了。”廖大人目光微沉。

    “已经半年了,皇后娘娘腹中却没有任何动静,着实让人生疑,可我私下找太医院相熟的太医问过了,负责皇后娘娘身体的荣太医给他看过皇后娘娘的单子,一切正常,没有问题。”

    “且再等等看吧,老夫总觉得皇后娘娘有问题。”

    两个人说了这些话后,便各自返回自己府中了。

    而林大人一回到府中,那女儿林知染便匆匆过来,给父亲躬身后问道,“父亲,太后娘娘怎么说?皇上孝顺,会听太后娘娘的吧。”

    林大人抬了抬手,道,“为父有些乏了。”

    “父亲,难道说……太后娘娘也说不动皇上吗?”林知染心底一沉。

    “知染,稍安勿躁,待时机成熟的时候定会有机会的……”林大人道,

    “哼,那皇后到底使了什么邪术,竟然连太后娘娘都拿她没有办法,父亲,你想个法子,女儿要进宫一趟,见识见识,我倒不信她对皇上的仰慕之情会超过女儿。”林知染心中不服,便向父亲请求道。

    “不成,现在太后和皇上的意思非常明显,他们都是护着皇后娘娘的,若你一个不小心闯下祸事,为父也没有办法担保得了你,你万万不可贸然行事。”林大人立刻否决了女儿的想法。

    林知染没能如愿,气呼呼回了自己房中,将房中的花瓶等统统砸到地上,丫鬟们站在门口,都不敢靠近。

    她一边砸一边道,“这历朝历代哪个皇上不是三宫六院的,偏现在这皇后娘娘竟独占皇上一人,实在有违组训,实在太跋扈了。“

    直到她摔的累了,才停了下来,丫鬟们见状,忙匆匆进来收拾,她坐在椅子上,气的浑身起伏,脑海中渐渐冒出个解气的法子来。

    “秋风,你去给我找些白布和棉絮来。“

    “白布,二小姐,您要白布做什么?”秋风吓了一跳,问道。

    “别问这么多,你去便是了。”林知染不悦道。

    “……是,二小姐。”秋风忙转身,去拿了白布,棉絮和针线来。

    林知染拿起这布和针,眼底渐渐露出一丝冷意,然后便低头一针一线地缝了起来,当成品缝好的时候,秋风吓了一跳。

    “二小姐,这是……”这二小姐缝的明明就是一个巫蛊小人啊。

    “拿笔墨来。”林知染吩咐道,“我要将皇后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写上去。”

    秋风忙跪了下来,说道,“二小姐万万使不得啊,您用别的方法来消消气吧,这事若是走漏了风声,传了出去可就糟糕了。”

    “不行,其他的法子难消减我的心头之恨,你放心,我不过是做着玩一玩,等气消了,就扔了。”林知染说道。

    “……二小姐您可要快些毁了扔了才是。”秋风战战兢兢道。

    “知道了,你去吧。”林知染抬手,道。

    待秋风走了,林知染眼底倏地沁出一丝冷意,拿过笔墨在白色小人上写下名字生辰八字,定好心脏,静脉的位置,拿慢慢那尖利的绣花针,一针一针地刺在这白色小人的眼睛上,心脏上,嘴里喃喃道,“连月,刺死你,刺死你!那次要不是你,皇上钟情的人,便是我了,如今我又何须在这苦等着他。”

    原来,大约两三年前,这林知染就和令月儿结下梁子了,只是令月并不知道罢了。

    将这小人各处都狠狠扎了一遍之后,她才算解气了一些。

    不过,这不算什么,她定要再想想办法,接近皇上,让皇上也不得不纳她为妃。

    什么情况下,皇上才不得不纳她呢?

    林知染眼中闪过一抹思绪。

    *

    恒亲王府。

    安国公主亲自到访,送了稀世的补品给连似月。

    “你如今有了身孕,也不便去时常去宫中了。”安国公主看着连似月还未凸起的腹部,说道。

    “头三个月不宜四处走动,如今三个月还差一些时日,待四个月的时候,便打算去宫里向太后和皇后娘娘请安。”连似月道。

    “令月儿的心里呀,除了皇上,就是你这个做姐姐的了,知道你有了身孕,心心念念想要来,只不过和皇上大婚不过半年,不宜出宫,不然早就来了。”安国公主杯子盖滑过杯子,说道。

    “公主是皇后娘娘的母亲,娘娘心中除了皇上,最紧要的人应该是公主您,当初公主将皇后娘娘收作义女之时,我便也是这般叮嘱娘娘的,她那时候也都听了进去。”连似月说道。

    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从安国公主的眼梢荡开去,“左右你我都是皇后娘娘的后盾,有咱们一起保着,她便可安享后位。”

    “但……并非人人这么希望。”连似月语气冷了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