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7章 保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嘘。”连似月手捂住了他的唇,“不是的。”

    “那是怎么了,月儿,你……”看到连似月脸上那渐渐放大的笑容,凤云峥一怔,突然明白过来,“月儿你……有了?”

    “……嗯。”连似月点头,红了脸,“快两个月了。”

    “你……”凤云峥顿时感到一阵狂喜,抱着连似月有些不知所措,很想好好抱紧她,又怕吓坏了她,碰到了她,“月儿你竟然……竟然又有我的孩子了……你,你怎么一直都没有说呢?”

    “看你高兴的,是想确定一些再告诉你,省的……空欢喜一场。”连似月伸手摸了摸凤云峥因为兴奋而涨红的脸。

    “不会的,无论结果怎么样,我都会开心,你才是最重要的。”凤云峥将她打横抱起,走进了两个人的房中,将她放在床榻上,怜爱地说道。

    连似月依偎在她的怀中,握着他的手,微微闭上了眼睛。

    无论何时,只要他在,她就会变成更好的自己,更加平和,更加喜乐。

    “月儿,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凤云峥还是有些紧张,她生承君挽君的时候,吃了很多苦,他原本不希望她那么快又生的。

    “……除了有时候有点乏,没有哪里不舒服。”连似月说道,“而且,在你的怀里,我很舒服。”

    凤云峥将她抱紧了一点,“现在有什么想吃的吗?”

    连似月摇头,“没有,只想睡一会,和你在一起。”

    “好,我抱着你睡,我不走,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的。”凤云峥柔声说道,掀开被子上了床榻,将心中的至宝小心翼翼地珍藏在怀里。

    连似月微微睁开眼睛来,迷迷糊糊间问道,“云峥,一直是多久?”

    “是永远,是前世,是今生,是来世,是生生世世,有连似月的地方就会有凤云峥,有凤云峥的地方连似月便可安心呆着。”他在她耳边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说道。

    “嗯。”连似月唇角露出微微笑意,渐渐地睡得沉了。

    凤云峥看着怀中的人,抬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睡吧,我的月儿。”

    一缕光照射进来,落在床前,那光里有点点斑斑驳驳的影子,跳跃着,闪烁着。

    *

    连似月有孕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宫里,凤诀和令月知道后都非常高兴,凤诀还以皇帝的名义大量赏赐,太后亦欣喜,她说,看着皇家的子嗣越来越兴盛,心里安慰,同时派了贴心的嬷嬷去恒亲王府看望,荣太医也随行前去给恒亲王妃诊脉。

    高兴过后,太后看看凤诀,又看看令月,道,“什么时候要是有皇帝和皇后的好消息了,那才是真正举朝欢庆的大喜事。”

    令月听了,有些害羞,低着头道,“母后,说的是姐姐,怎么说起我来了。”

    凤诀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情绪后,脸上露出笑容,握住了令月的手,说道,“母后,会有的,朕和皇后都还年轻呢。”

    “是是是,皇帝和皇后恩恩爱爱的,母后都看在眼里呢,皇后且仔细调养好身体,待生出龙胎,就给那些个满朝文武一个交代,你们也就不必听那烦扰的话了。”太后说道。

    “母后放心,我们会努力的。”凤诀温和地说道。

    待凤诀和令月两人一块离去,太后脸上的神情却显得有些凝重。

    “太后娘娘是在为皇后娘娘的龙胎担忧吗?”温嬷嬷一边伺候着太后一边道。

    太后惆怅道,“成婚也四五个月了,总没有动静,皇上又不纳妃,就怕朝臣以此为借口逼迫皇上,这可是有好几个人虎视眈眈地盯着后宫的位置呢,就递到哀家手里的后妃人选的折子,也是没有断过的。“

    “太后娘娘您放心吧,皇上和皇后娘娘还年轻,肯定会有的,以后皇后娘娘一定多子多福。“温嬷嬷道。

    “但愿吧。”太后道。

    *

    荣元殿。

    令月睡着了,凤诀坐在龙床边,替她将被子拉好了,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才起身走了出来。

    “皇上。”四九走上前来,小声道,“荣太医从恒亲王府回来了,等着向皇上禀报。”

    “嗯。”凤诀没有让荣太医进来,而是走了出去。

    “皇上。”见了皇帝,荣太医跪地道。

    “恒亲王妃可还好?”凤诀问道。

    “回禀皇上,王妃身体康健,脉象平稳,非常好,皇上可放心。”荣太医道。

    凤诀听了,点了点头,道,“有恒亲王照看着,王妃不会有错。”

    “是,恒亲王和王妃举案齐眉,琴瑟和鸣,叫人羡慕。”荣太医说道。

    凤诀顿了顿后,示意周围的奴才一一退了下去后,问道,“皇后呢?有找到方法吗?”

    听到凤诀所问,荣太医脸上的神情沉了沉,说道,“按照皇上的吩咐,卑职已经细细地为皇后娘娘诊过了,皇后娘娘体质极为虚寒,想要受孕成功……并非,并非易事……”

    “她是在契丹的时候伤着了……”凤诀心中涌起一阵伤痛。

    他在意的,并非令月儿能不能生孩子,而是在意她受过的苦楚。

    身子在丞相府的时候就已经伤了元气没有恢复,那时候在契丹,山上天寒地冻地生活了很久,寒气逼入身体,这才彻底伤了根本。

    所以现在,浑身总是整夜整夜的冰冷,要他一直抱着,才睡得着、

    也是他们大婚之后,他才知道,原来她这两三年的时间,晚上常常睡不着觉。

    知道这些之后,凤诀对令月更加心疼,也怪当初在契丹没有照顾好她,才会让她受了这些苦,到如今成了这般、

    “皇上,卑职会继续尽心会皇后娘娘调理身子的,皇上和皇后娘娘还年轻……”荣太医也不敢说令月一定会有孕,便只好这样说道。

    凤诀点头,道,“此事不允许除你和朕之外的任何人知道,包括皇后。皇后的病例你换上别人的名讳,不要让太医院其他人看了。”

    “是,卑职明白,卑职已经办妥了。“荣太医道。

    “下去吧。“凤诀抬手,道。

    “是。”荣太医退了下去。

    凤诀坐在椅子上,一会后,便起身往寝殿内走去,掀开帷帐,令月儿皱了皱眉,身体翻了两次。

    他见状,忙脱下龙袍,钻进被子里,将她整个人搂在怀中,那温暖的气息渐渐包裹着她的身体,她脸上的神情才慢慢平静了下来,沉沉地睡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