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5章 回顾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走了一段路,因路途崎岖,这女施主的额头上冒出汗珠来,那侍卫上前,拿出帕子给她,她接过擦了擦之后,便继续往前走,是那不怕苦不怕累的样子。

    过了半日,终于到了,灵慧领着一行人进了庙里,她四处看去,便可见此处香火不旺,安静地只听得到外头的鸟叫声,看来是个颇具灵性的地方。

    灵慧走到她的面前,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女施主请稍后片刻,待贫僧前去向师父禀报。”

    “麻烦小师父了,我先四处拜一拜吧。”她说道。

    “阿弥陀佛。”灵慧转身离去,前去与师父汇报了。

    而她逡巡一周后,便走进了那一尊佛像前,她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佛像,目光悠远。

    片刻后,她点了点头,冷眉会意,拿了三炷香点了,双手奉送至她的面前,她将香拿在手中,拜了三拜,冷眉再将香拿走插到了神龛面前。

    连似月双膝弯曲跪下,双手合十,闭上眼睛,拜了下去。

    “阿弥陀佛,贫僧没有想到,还能在这里遇到施主。”这时候,身后传来一个清幽而平静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连似月心头微微一颤,缓缓直起身来。凤烨抬脚走了进来,双手合十走到连似月的身旁,连似月转过身来,只见眼前的他,光头,身穿着僧人的袈裟,整个人比以前清瘦了许多,脸色苍白如纸,双手十指也比

    以前细瘦,那双眼睛里面,已经没有任何当初的羁傲不逊的神采了。

    淡淡的,眼神淡淡的,表情淡淡的,整个人都淡淡的。

    若不是知道他就是凤烨,连似月恐怕也不会马上把眼前的僧人和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八殿下凤烨联系起来。

    凤烨感受到她的注视,也转过身去,看着她,说道,“施主前来,是要为皇上祈福?还是……”

    “净空师父,你还好吗?”连似月问道。原本面无表情的凤烨,在听到这句话之后,那颗如死水般的心,掀起了一阵涟漪,他缓缓转过头来,看着面前的女子,唇角微微颤动了一下,“贫僧很好,不知王妃如何?

    ”

    “我很好。”连似月说道。

    凤烨微怔,随后淡淡笑道,“贫僧问的多余,你又怎么会不好呢?”

    他目光终于不再如死水一般,缓缓透出一丝苦涩,好像积压很久的情绪,终于缓缓释放出来一般。

    “你病了的消息,皇上也知道了。”连似月说道。

    凤烨咳嗽了两声,那苍白的脸出现了一丝红,他压抑着难受的感觉,说道,“将死之人,不值得牵挂。“

    “我将董神医带来了,他会给你诊治身体。“连似月说道。

    “这是皇上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凤烨问道,目光清远,似乎对生死已经置之度外。

    “是皇上的意思。”连似月说道。凤烨唇角微微泛起,双手合十躬身道,“阿弥陀佛,贫僧多谢皇上隆恩,只不过,贫僧孑然一身,了无牵挂,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就不必浪费董慎的医术了,请王妃回去

    复命吧。”

    “方丈……”

    “阿弥陀佛……”

    连似月嘴唇微动,本想说,方丈让人将病重的消息传回宫里,让他们都知道,不就是为了会有人过来吗?

    若是以前,她会这么说的,但是如今,话到了嘴边,也只放回心里。如今的她,已经懂得了柔软。“不知方丈是否还记得,当初六殿下为保方丈性命,不惜以性命相护,惨死京都,若他知道,自己用命换来的,不过是一个不想活着的人,他心里会不会后悔当初的决定呢

    ?当他知道方丈正在消磨自己的性命,又会不会心疼呢?”连似月说道。

    “你……”“前些日子,皇上和云峥说起,他梦见了当初和六殿下在书肆谈论诗词歌赋,喝酒品茶的日子,皇上说,他年少时也曾与六殿下情谊深厚,六殿下十分潇洒,也和皇上吐露过自己厌倦无休无止的皇权争斗的心事,他只想夜光美酒,有诗有酒就好,对权势没有任何眷恋,可偏偏生在了帝王家,不管他愿不愿意都要面对这些事,他只能拼命地

    逃离这些纷争。所以,后来我也很惊讶,六殿下会因为方丈你,心甘情愿地卷入到这些纷争中来,一个不稀罕权势的人,最终被人以为是为了争权夺势而死,被人认为他是死有余辜。可

    见,六殿下对方丈的情义,不可谓不深,这在帝王家实在难得。“连似月像是聊家常一般,淡淡地和凤烨说起了有关凤羽的一些往事。

    凤烨心头一怔,没错,六王兄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六王兄……”他深深地闭上了眼睛,将泪意关了起来,说起凤羽的时候,声音是颤抖着的。

    “凤烨。”连似月唤了他的名字。

    凤烨脸上淡漠的神情终于有所瓦解,缓缓扭头看向连似月,那双如干涸的湖泊似的眼睛,渐渐泛红。

    “没想到,时至今日,你还愿意唤我名姓,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有人这样唤我了,这里没有人知道我是谁,我也快忘了我是谁了。 ”凤烨颤声道。

    “那时在尧城,还是得八殿下出手,我才能重返相府,这些我是记得的。”连似月说道。“是啊,所有人中,你最先遇到我,我曾以为我们会在一起,后来,你没和我在一起,我想我们至少会是朋友,但是没想到,最后连朋友也不是。我一直想不明白,九王弟

    也夺皇位,为何你偏偏选择和他在一起,对他不离不弃,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不是?”这是凤烨不能释怀的地方。

    连似月走到佛像的面前,仰起头来,看着那菩萨的面容,说道,“我先遇到的人,并不是你,八殿下。”

    “不是我,明明……”凤烨不懂,难道在他去尧城之前,还有谁去过吗?

    “我最先遇到的人是云峥,我曾今以为不是他,我以为是凤千越,其实是他,云峥。”说起凤云峥的时候,连似月的眼睛里闪烁着不一样的光芒。“九王弟?”凤烨更加不明白了,“他此生,从未去过尧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