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3章 你还记得吗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令月先让身边众人退下。

    待众人一走,她便立刻握住了连似月的手,说道,“姐姐,你可算来了,我刚才看到你,心里便一会念着。”

    “知道皇后娘娘会想见臣妇,便找了机会来了。”连似月说道。

    “姐姐!”令月轻跺脚,道,“外人在便罢了,现在只有你我姐妹二人,你还这样客气,那我还有什么意思?”

    “噗嗤。”连似月笑出了声音,说道,“是是是,我知道了,令月儿。”

    令月挽住了连似月的手,两人一块往里面走去。

    “还习惯吗?“连似月拍了拍她的手,问道。

    “外面那些事情,倒还能应付自如。“令月说道,“暂时也不是什么难事,而且太后对我极好,还会手把手教我。”

    “历尽艰辛,总算是苦尽甘来。”两人一块走进了内殿,坐了下来,拉些家常。

    “对了,姐姐,可还记得八殿下。”连令月突然说道。

    八殿下?

    连似月脑海中浮现那一张脸来,道,“自然记得。”

    “我听凤诀说,前一阵子,那寺里的人来了,说八殿下身体不好,重病缠身,但也不愿医治,只日日吃斋念佛。”令月说道。

    虽然凤烨已经出家为僧,但其实身边也有人监视。

    重病缠身?连似月微微一愣,“病了多久了?”

    “听那来的人说,从最开始算也有半年了,但严重起来,是这三个月的事,若再不好好医治,怕是……熬不过多久。”令月说道,眉头微微蹙起。

    连似月眼底掠过一抹思绪,道,“皇上既然知道了,会有措施的。”“其实,原来的八哥哥,也不是这般穷凶极恶之人的,那时候我身陷囹圄,在长春宫被欺负之时,他也暗中关照过我,虽然他没说,我却是知道的,如今听说他如此,我心

    里也不太舒服,希望他能熬过这一关。”令月说道。

    “嗯。”连似月微微点头,没再多说什么,端起茶水来,喝了一口,目光微微闪烁。

    ……

    郁郁葱葱的树木,一座古庙掩映其中,烟雾缭绕,木鱼声仿佛从遥远空旷的地方传来。

    此庙偏僻,香火并不旺盛,一整天下来,也不见什么善男信女前来拜佛,倒是那些林中的鸟,似乎格外喜欢此处,叽叽喳喳地停在门前。

    “……”一会后,庙中的钟声响了。

    一个小和尚谨慎地从菜地里走了出来,手腕上挎着一个篮子,篮子里放着自种的蔬菜,那蔬菜水嫩得很。

    他一转眼,又看到那西红柿架子,突然看到一个红了的西红柿,顿时一阵窃喜,跑了回去,小心翼翼地摘了下来,握在手里,飞快地往禅房的反响走去。

    到了禅房门口,他先将菜篮子放下,再跪在地上,将禅房的门打了开来,轻声唤道,“师父……”

    只见,这禅房中,一个和尚盘腿坐着,一手串着佛珠,一手放至面前,闭着眼睛,口中正念念有词,虽被小徒弟叫了一声,却不受任何干扰。

    他五官清冷,脸色苍白,表情沉静悠远,仿佛要在此坐到天荒地老,那手划过串珠的声音,让他看起来更加遥远,尘世的一切都离他近了,整个天地间只剩下一个人了。

    小徒弟见状,便也默默地在一旁等待着。

    过了许久,那师父终于睁开眼睛,放下了手中的佛珠,道了声阿弥陀佛。

    “师父。”小徒弟唤道。

    “何事?”他问道,声音清朗。

    “那棵原本死了的西红柿,竟然悄悄活了,还长了个西红柿呢,您看,又红又亮的。”小徒弟张开手。

    师父看了一眼,那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拿去供着吧。”

    虽然已物是人非,但脸上仍旧可见昔日俊颜。

    “是,徒儿这就去,还有这些新鲜水灵的蔬菜也采摘了一些。”小和尚说道。

    “这些菜我们两个也吃不完,送一些去山下的农夫家中,他家的儿子病了有一段时间了,再从香油钱中拿一点出来,一并送去。”师父说道。

    “师父,咱们这香火本来就不旺,香油钱拢共也没有多少,若再……”小和尚面露难色。

    师父抬眸道,“出家人慈悲为怀,且为师可以不要吃那么多也可,去吧。”

    “好吧,那我稍后便送去。”小和尚只好应了。

    用新鲜的蔬菜做了摘菜,吃过之后,师父便走到了庙门口,一身袈裟裹身,却掩不住俊美,他毕竟也是原来的荣亲王凤烨啊!

    他目光看向远处,平静的眼神中现出一丝悠远。

    这时候,停留在树梢上的鸟儿飞到他的身边,停在他的脚边,他的手轻轻撒开,便掉出一些米来,鸟儿们欢快地开始啄米。

    “阿弥陀佛。”他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

    那小和尚双手抱着一个篮子下山了,篮子里装着蔬菜,他回头一看,便见师父闭目,空中念念有词。

    他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继续往山下走去,道,“师父虽是出家人,但其实心中并未放下最深的执念,哎,只愿他能保重身体啊。”

    他一边走,一边回想起当日的情形来。

    这个庙原本是她和老师父在此守着,虽然庙小,但是香火倒还旺盛,直到有一天,老师父圆寂了,他原本打算离开这间庙,却别处寻找可以收留他的地方。而正要离开的时候,却突然来了一个人,他不是和尚,他长得俊朗,一身素袍也掩映不了浑然天成的贵气,有满头的乌发,他至今还记得,当那满头青丝一缕一缕落地发

    时候,多么绝美啊,当时随着头发掉落的,还有他的两行清泪。

    当时,师父不是一个人来的,有神色冷峻的黑衣人押送,送来之后,留了一日便走了,走之前告诉他,这间庙由官府管着,而他则负责照顾师父的生活起居。

    他问黑衣人,说道,“要贫僧负责照顾,也不是不行,但得让我知道他是谁?为何官府来管?”那黑衣人却脸色一沉,冷冷道,“你不需要知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