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9章 回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乐颜在房中等着,连似月走了进去,她忙站了起来,有些紧张,走过来握住她的手,说道,“娘亲,怎么办,若他揭穿……”

    “放心,他不会的。”连似月说道。

    乐颜眼底露出疑惑的神情来。

    “一则,其实他自己也弄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二则,他是真的喜欢赵留仙。”连似月说道。

    乐颜心情微沉,道,“可惜了,留仙本来什么都好的,我占着她的身体,却不能为她尽孝,也不能成全她的爱情。“

    “乐颜,留仙本来就已经死了,是你使她的躯体又活了过来,你没有对不起她。“连似月宽慰道。

    “虽说如此,但是……我心中总觉得过意不去。”乐颜说道。

    “其实,你和她是一体的,你不用感到愧疚,为何不试着也接受留仙的一切呢,你在这个世界里坦然地说着,就要学会遇到的一切。”连似月说道。

    “也接受留仙的一切?那齐晏……“

    “齐晏你不用管,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留仙也可以不喜欢齐晏,这没什么不对的,感情的事,不能勉强,对你不能,对留仙也不能,所以,你顺其自然就好,也许有一天,你会接受齐晏在你的生命中出现,或者是你喜欢的人,或者是你的朋友,这都没有关系,坦然面对所有的事。无论如何,有娘亲帮你呢。”连似月将乐颜拉入怀中,柔声安慰道。

    乐颜其实还只是个十一岁的孩子,可她这一生经历的,不比她这个做娘亲的少,一颗心早已经荒凉如雪,连似月为她感到心疼,想尽量好好地呵护她。

    更希望,有个合格的人,能走进她的生命中,化解她内心的一片冰雪,让她在这个世界里能安身立命。

    那个人,会是谁呢?

    *

    小小的插曲过后,齐晏的事儿便被抛到了脑后,期间冷眉也来说过一次,说齐晏果真在京都留下了,还在京都打算做生意。

    连似月那时正在喂两个孩子吃东西,只淡淡地说了一句,“哪有那么容易。”

    接着,便到了帝后大婚的前一日了。

    这天晚上,令月与凤云峥说,“九哥哥,你今日带孩子去吧,我与姐姐一床同睡。”

    凤云峥搂着连似月的肩膀,依依不舍,道,“令月儿,我答应你了,不过你可记得,这是九哥哥对你最大的恩惠。“

    连似月拍了拍他的手,说道,“别逗她了,明日就要出嫁了,现在紧张地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你还逗她,她要哭了。“

    风云峥便一手抱着一个孩子出去了。

    令月走到连似月的面前,说道,“还是姐姐最好。”

    连似月笑了,“以后可就不这么说了,以后该说,还是皇上最好。”

    令月脸红了,道,“谁说的,在我心中,唯姐姐最好,那是谁也比不上的。”

    “好了,歇着吧,明天天不亮就要起来呢。“连似月掀开被子,让令月坐了上去,亲手将她的一头乌黑长发解开。

    “嗯。”令月听话地躺在了里边,待连似月上来,便搂着她的胳膊,头依着她的肩膀,说道,“真幸福。“

    连似月伸手,抚顺着她的秀发,说道,“马上要成为皇后了,还像个小孩儿似的。“

    令月撒娇道,“就算我是太后,在姐姐面前,我可永远是个小孩儿才行。“

    “呵呵,你呀。”连似月笑着点了点妹妹的额头。

    “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有的人,见着的第一眼便已经注定了一生的缘分,就像诀,就像姐姐。”令月眼中流露出回忆,“还记得的吗,皇家狩猎的时候,我第一眼看大姐姐,便百般为难,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怎么会不记得,一个这样看起来跋扈,其实心里脆弱的不得了的小公主。”连似月想起那时,才发觉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到如今,也已经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

    “那时候吧,我看着很神气,要惩罚你,其实我心里可害怕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害怕你,看我越嚣张,其实就是越怕你,因为察觉到自己这种心思,便开心了。再后来见到你,我发现,我竟然不讨厌你,还莫名地想了解你,想靠近你,派人出宫偷偷打听你的事,让身边的人一件一件讲给我听。”令月说起当年的傻事,不禁失笑。

    “原来你还做过这些是啊。”连似月倒不知,她还派人打听了自己。

    毕竟当时有萧姨娘,萧振海,凤千越这些大魔头在,这个小公主的小打小闹小任性,在她眼里算不上什么,她根本就没太把她放在心上。

    “是啊,很傻吧,那时候我的生活太无聊了,父皇,哦不,先帝不太理我,皇后娘娘整日操心废太子的事,也没空管我,看到我也总是管教居多,我突然遇着你这么个人物,竟然还不把我放在眼里,便突然间来劲儿了,就想和你斗,可没想到,你根本不把我放在心上,越是这样,我可越是来劲儿。”令月说着,原本是笑着的,可想起了那被称作母后的人,临终前对自己说的一些话,心头便起了伤感。

    连似月察觉到她内心的波澜,轻拍着她的肩膀,说道,“皇后待你,是好的。”

    “其实,她也是个可怜人。”令月眼角泛出一层湿意,“至死都不知道,托付了长命锁的人,就是她自己的儿子,如果她知道了,去的也会安心一些吧。“

    这些年,每到她的忌日,令月都偷偷祭拜了,次次都告诉了她凤诀的事,也算是告慰她的在天之灵了。

    “令月儿,我相信,她在天之灵什么都会知道的。“连似月轻声说道。

    “是,她会什么都知道的,我相信。“令月缓缓闭上眼睛,眼角流下了一滴眼泪。

    “睡吧,明天眼睛不要肿了。“连似月安慰道。

    “好,姐姐,晚安。“令月抱紧了连似月的胳膊,终于沉沉地,安心睡了过去。

    会好的,在梦里也会一切都好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