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9章 令月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梦华宫出来,凤诀背着手走在宫道上,九皇兄和姐姐终于要回来了,大半年没有见,心中甚是想念。

    回想这一路,他从连家嫡孙到如今的九五之尊,每一处都踩在刀尖上,流过血也受过伤。

    他如今强大,离不开姐姐当初的细心陪伴和教导。

    原本,他坐上这个位置并非自愿,但是命运的捉弄,他最终位居最高位。

    “皇上,天色不早了,要回寝殿歇息了吗?”四九跟在凤诀的身后走了快半个时辰,忍不住道。

    “不,朕要出宫。”凤诀说道。

    “出宫?”四九一愣,说道,“皇上,这么晚了,若随意出宫,只怕……”

    凤诀回头看了四九一眼。

    四九忙低下头去,“奴才该死。”

    “你怎么也和何崇德(宫里的太监总管)一样了,无趣。”

    “皇上……奴才是觉得,您应该去换身衣裳,不可穿龙袍出宫,明黄色太惹眼了。”四九说道。

    “去准备吧。”凤诀吩咐道。

    “是,奴才这就去。”四九道。

    片刻后,凤诀乔装打扮一番,出了宫。

    *

    恒亲王府。

    连令月趴在桌子上,眼睛看着外头的月亮,银盘一般挂在天幕中,却显得几分清冷。

    “小姐,天凉,您不早些歇息吗?”丫鬟走了过来,问道。

    但是,令月脸上却提不起精神来一般,软绵绵地趴在桌子上,说道,“你今天不用管我了,也不用守夜,早点去歇着吧,”

    “小姐,您没事吧。”丫鬟关切地问道,自从那天小姐从庙里回来后,就时常这样闷闷不乐,因为意外听说了皇上正在看折子准备挑选贵女充盈后宫的事。

    “我没事。”令月说道,声音分明没有什么精神。

    “小姐,恕奴婢多嘴。”丫鬟说道,“您是因为皇上才这样的吧,可是,那是皇上,小姐如果现在就没办法看开,那往后……”

    令月心头微微一跳,说道,“但是,他是连诀啊……”

    是她曾经天真浪漫的少年。

    “连诀?”丫鬟愣了一下,说道,“皇上为凤姓呢,二小姐。”

    令月微微一愣,“是啊,他不是连诀了,他是凤诀,他终究不以前的人了。”

    她只觉得心头一阵刺着疼,“你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是,奴婢知道了,二小姐您快点休息。”丫鬟将手中的披风放在她的身上,说道,“天凉,你要注意保暖。”

    丫鬟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连令月站起身来,站到窗户口,望着窗外那银月。

    突然,她心头微微一跳,那树下面,站着一个人,他一袭冰蓝色锦袍,身材颀长,眉目如画,一双眼睛正看着她这边。

    “连诀……”她心头猛地一跳。

    他来了?

    但是,想起他正在挑选后宫人选的事,她的心又疼了,脸上惊喜的笑容慢慢凝固了起来,然后伸手将窗户关上了,将凤诀隔在了外面,重新回到桌子上趴了下来。

    不一会,房间的门响了,凤诀在外面喊道,“十一,开开门。”

    令月看了门的方向一眼,说道,“这么晚了,皇上来一个闺阁女子的房中,怕是不好吧。”

    “十一,我想和你说说话,你开门吧。”凤诀仍旧说道。

    连令月的心里头感到一阵难过,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心疼连诀不想他一个人站在外面,可是……她又没办法面对他。

    他现在不是十一殿下,更不是连家的嫡孙了,他是九五之尊的皇帝。

    “你走吧,我想休息了。”她说道。

    门口果然安静了下来,然后,她听得到了他脚步离去的声音。

    她的心,慢慢地沉了下来。

    但是,就在她起身,准备去床上躺着的时候,窗户却突然间被打开了,她一愣,抬头一看:

    凤诀竟然从窗户外面爬了进来。

    她连忙跑了过去,“你,你怎么……你都是当皇帝的人了,竟然还爬窗户。”

    “扶我一下。”凤诀将手伸给了她,她顿了一下,握住了他的手掌,他眼底闪过一抹笑意,搭着她,从窗户上跳了下来。

    “这么晚了,皇上怎么来了?”想起心中的不痛快,令月儿松开了他的手,后退了两步,客套而疏离地说道,“哦,不,我忘记行礼了,拜见皇上,皇上万……”

    但是,就在她要屈膝拜下去的时候,凤诀却突然伸出双手,将她托住了,她一愣,抬头,恰好撞进他那一双清澈的眼睛里。

    她的心跳,蓦得加快了。

    “傻十一,不许拜。”他说道,声音里带着一丝宠溺。

    连令月愣了愣,别过脸去,说道,“不拜不是大不敬吗?”

    凤诀看她别扭的表情,突然将她一把揽入怀中,把她抱紧了。

    “你……”“别动,让我好好抱抱,今天看了好多奏折,又听了大臣们的进言,现在我什么都不想做了,只想抱着你,十一,别动。”此刻,他不再是那个九五之尊了,他是一个有些

    疲倦的人。

    令月的心头微微一跳。

    不,她不要生他的气了,她舍不得生他的气,他做了皇帝,每天要处理军国大事,他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她怎么能生他的气呢?

    他也有自己的苦衷啊。

    想到这里,令月缓缓抬起手,轻轻抱住了她的腰,埋头在他的怀中。

    两人静静地抱在一起,互相感受着对方的存在。

    凤诀慢慢闭上了眼睛,身体里的疲惫终于慢慢地从身体里流走了。

    “你的手怎么这么凉,怎么不多穿点衣裳?”过了许久,凤诀松开了她的身子,握着她冰凉的手,问道。“许是当年在契丹,被冰雪冻坏了,到了这种寒冷的时节,无论穿多少衣裳,也是不顶用的,手脚会冰冰凉凉的,不过没有关系,几年了我都习惯了。”令月怕他担心,说

    道。

    “那不行,一定要治好,我给你找太医。”他双手握着令月的手放在唇间呵着气,然后又将她的手放在他的双手间揉搓着,让她的手慢慢暖和起来。“热乎了。”过了好一会,令月感到手暖呼呼的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