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0章 断情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罢,不要再说了,我想一个人安静会,你先出去吧。”提丽说道。

    “是,将军。”巫祝眼底闪过一抹心疼,转身走了出去。

    而恰在这时候,帐外传来一个声音,“大将军在吗?”

    巫祝回头看了提丽一眼,低声说道,“是殿下身边那个侍卫夜风,很是难缠,不知道这个时候过来干什么。”

    “让他进来吧。”提丽说道。

    “是。”巫祝走了出去,说道,“大将军请你进去。”

    “多谢。”片刻后,军帐帘子揭开,夜风走了进来,躬身,道,“大将军好。”

    提丽恢复了那冷情的模样,问道,“夜风大人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夜风道,“殿下已经恢复记忆,特让卑职来和大将军说一声,大将军的救命之恩,殿下和王妃感激在心,此次鲜卑一战,定倾力相助,以报了救命之恩,至于大将军故意隐瞒殿下身份之事,也不追究了,从此两清,还请将军多保重,殿下明日便启程回京了。”

    “多谢殿下和王妃相助,另外请殿下和王妃保重,我就不去送别了。”提丽抱拳,道。

    果真,他只要一清醒过来,心里就只有一个人了,再不会与旁的人存在,连要和她说的话,也不会当面说了。

    “是,卑职一定把将军的话传达给殿下。”夜风说道。

    “请。”

    “是,卑职告退。”

    夜风转身离开了军帐。

    提丽走到书桌前慢慢坐下,她脸上掠过一抹惆怅,从最底下抽出一张画像来,这是凤云峥的画像,画像上的人星目剑眉,风华无双。

    她看着,看着,眼圈便渐渐红了,当回过神来之后,猛地一把将这画像重新放进抽屉内,权当将自己的心事关起来。

    她心中对自己说道,“提丽,你什么都不要想了,你的一辈子便是与漠北大军共存亡的一辈子,对他的情义,权当做一场镜花水月般的梦境吧。

    如今,梦已经醒来,你便不可沉溺其中,更不可依依不舍。

    她站了起来,从战靴里掏出她随身携带的匕首,这匕首是祖父曾经赠与的防身之物。

    她缓缓将刀刃反过来,那闪着的寒光映照在她的红纱上面,她伸手将红纱缓缓放下,顿时露出了那张堪称绝美的脸。

    提丽的美不同于连似月的含蓄和冷清,她的美中间有一股子野性和烈性。

    她闭上眼睛,咬紧牙关,匕首的刀尖抵着颧骨处,轻轻一戳,鲜血便滚了出来,她一个狠心,从颧骨处一直滑到了嘴角的位置,顿时一股强烈的疼痛传来。

    她后退两步,匕首从掌心滑落,掉在了地上,那鲜血顺着苍白的下巴处,一滴一滴落下来,掉在衣服上。

    这便是她了断念想的最后一个方法。

    已然是一个丑人,便不会去期待那至上之人了。

    啪嗒,啪嗒,鲜血不断落下。

    巫祝听见有东西落地的身上,便飞快地跑了进来,一见到这种情形,他顿时骇住了!

    “将军,将军这是怎么了?是殿下逼你吗?”他愤怒地问道。

    “不!”提丽摇头,拉住巫祝,忍着剧烈的疼痛,喘着粗气,吩咐道,“与殿下无关,与任何人无关,这是我自己的决定,我是要逼自己断情断性。”

    “将军……”巫祝眼底流露出震惊的神色来,为何对自己这样狠?

    提丽伸手抹去脸上的血迹,说道:

    “这一次,是我此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动心,这次心动,我已然体会了所有,以后再也不会有了。此后,便一心一意留在漠北,为单于为我祖父守护匈奴,率领我的三军将士,浴血奋战!”

    她的脸色苍白,但是眼神却那么坚韧,眼底闪烁着奇异的光彩。

    “将军……”巫祝双膝一曲,跪在在地上,眼底落下两行清泪,道,“卑职愿生死相随,不离不弃。”

    提丽脸上露出笑意,有些虚弱地坐下。

    巫祝看着这女人,起身,一边为她处理伤口,一边看着这美丽脸庞上的丑陋疤痕,眼底透出些心痛,透出些惋惜,透出些落寞。

    他对她的情,便也要永远永远埋藏在心里,默默地追随了。

    “扶我起来,我要看行军图。”包扎完伤口,止了血之后,提丽道。

    “是。”巫祝懂她,便没有多加劝阻,扶她到书桌前坐好,打开行军图来。

    她认真地看着,目光如炬,只是那脸颊上的一道疤痕,在光照下,显得几分狰狞。

    巫祝却觉得,她还是那么美,如他初见时一模一样。

    *

    第二天一早。

    葳朗已经将回京的车马粮食备好,连似月挽着凤云峥的手从账内走了出来。

    “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葳朗率领众人退下,凤瑭瑶也于昨日匆匆赶了过来,与凤云峥连似月辞别。

    “起来吧。”凤云峥道,恢复记忆后,眼神也恢复了当初的神态。

    冷淡,疏离,尊贵……

    “谢殿下。”葳朗站了起来,道,“殿下,这段日子有诸多不是之处,还请殿下回了京城,替我在皇上面前解释一下。”

    葳朗十分重视和大周朝的关系。

    “葳朗王子此番也出力不好,本王心中有数。”凤云峥说道。

    “九王兄。”凤瑭瑶走到他们两夫妻面前,眼底含着泪光,说道,“妹妹在这里一切如何,妹妹自然会自我把握,不过也少不了娘家人的帮扶,还请王兄看在兄妹一场的份上,什么时候都不要忘了拉妹妹一把。”

    来匈奴多日,凤瑭瑶已经褪去了十三公主的青涩和天真,完全是个匈奴王妃样子了,冷静,圆滑,善于利用手段,哎葳朗耳边的枕边风也吹的够好。

    凤云峥一双严肃的眼睛看着她,低沉的声音,说道,“你若能有办法能令匈奴一直归顺,并且,你自己的心永远在大周,永远向着皇上,皇上是会知道的,自然也不会不管你。”

    “是,妹妹明白。”凤瑭瑶颔首,道。

    “云峥,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发吧。”连似月在一旁说道。

    “好,我们走了。”凤云峥拉着连似月的手,往马车上走去,一袭白色锦袍,浑身散发着威严的气息。

    凤瑭瑶看着他们两个人上马车的背影,感慨地说道,“真令人羡慕啊,有的人求权势,有的人求情爱,而连似月却是两者都不缺。”

    夜风和冷眉回过身来,向凤瑭瑶行礼,然后转身,跳上了马车,大声喊着,“驾……”

    那马儿便撒开腿往前跑去。

    众人纷纷双膝跪下送别。

    凤瑭瑶突然想起了什么,四处看去,果然看到那角落一抹一闪而过的身影,她唇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道,“这世间想得到我九王兄的心者,不计其数,而能得到他的心之人,却只有连似月一个。”

    那声音传到了提丽的耳朵里,她挺直了背脊,下令,道,“通传下去,全军立即集合,此次,本将军要与鲜卑决一死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