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5章 王妃去哪儿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火烧了丞相府?”凤云峥眼底微凝。

    “是啊,那一场大火,让王妃失去了几乎所有的亲人,最后仅剩弟弟和妹妹,和远在边疆的叔叔了……当时殿下您身负皇命在外,王妃便一个人主持了连家上上下下数百口人的丧事,那时候,王妃腹中还怀有身孕,卑职觉得,王妃真真了不起,倘若寻常女子,只怕早就倒下了。”

    夜风再说起当年之事,仍旧对连似月佩服地五体投地。

    “殿下,还有……其实当年,爱慕王妃的男子亦不在少数啊。”夜风故意别有深意地说道,“殿下也是费了好一番心思才将王妃娶回来的。”

    爱慕者?

    “殿下还记得和王妃在桃花林中的山盟海誓,才会画出这幅画的吧。”夜风继续说道。

    凤云峥抬手,缓缓抚过,手指停留在那道身影之上。

    *

    这天。

    凤云峥总看着军帐入口处,每有动静便抬头看一眼。

    但是连似月都没有出现在凤云峥的面前了,也没有关于她的任何消息传过来,就像突然间从凤云峥的身边消失了一样。

    他看着那桃花林

    董慎又由夜风带着来给凤云峥治腿了。

    夜风的腿经过这段时间的治疗,已经好了很多,若走得慢些,便也看不出什么异常了。

    这让董慎对于治好九殿下的腿又多了几分信心。

    “殿下,如有感觉请告知卑职。”

    他将长长银针*凤云峥的膝盖内,连续插了十一根,那膝盖终轻微地跳动了一下。

    “殿下,有反应了!”董慎惊喜地道。

    凤云峥的脸上却出现了一丝少有的兴奋,道,“这里的大夫连续两个多月,也只将我身上的伤治好,对这腿,确实没有任何法子,如今,你不过连续给我治了五日,腿便有了知觉。”

    董慎将银针逐一拔出,道,“殿下,我泱泱大周朝,启是这区区荒蛮之地能比的,卑职看了他们的医术手法,与咱们民间普通大夫无异。”

    凤云峥点头,道,“确乎如此,我看了他们的用药和调理,都落后了。”

    董慎躬身,道,“皇上与殿下感情深厚,若殿下能尽快回朝,皇上定会想尽一切办法为殿下您寻得良药,到时候会好得更快一些。”

    “是啊,找到殿下的事,卑职也已经派人快马加鞭赶回京都,将此事告知皇上,想来,不日皇上也会有消息传过来给殿下了。”夜风说道。

    凤云峥点头,从他们的口中所知,他和那皇帝的感情似乎十分友好。

    这天晚上。

    凤云峥一个人睡。

    他做了一个奇怪噩梦,梦见连似月穿着火红的嫁衣,上了别人的花轿,那人将她迎接进府邸,他却远远地站着,看着,只觉得心痛如绞,却不敢上前。

    当那府邸门缓缓关上的时候,他抬头看到那上端写着“越王府”三个字,而门关上之时,那穿着红色喜服的男人转身,眼底含笑看着他,这笑冰冷,充满了挑衅。

    “……”沉重的关门声响起,他被隔绝在了大门之外,他的心便像是被刀扎过似的,疼的全身微微颤抖着。

    “月儿……”

    “月儿!”他猛地从梦中惊醒,坐了起来,方知浑身大汗。

    他捂着心脏的位置,砰砰砰跳的厉害

    “月儿……”凤云峥嘴里喃喃着这个名字,这两个字从他嘴中说出来,竟然有种百转千回的缠绵感。

    回想着脑海中浮现的那个红色嫁衣走向别人的连似月,他感到一阵真实的心痛。

    连似月……

    那梦中是曾经发生过的吗?那梦里的男子,又是什么人?他那眼神分明带着弑杀的冷意。

    一个梦而已,他竟然感到这般真实,心里又是这般难受。

    他想往细里想,但是,头却一阵疼痛,疼的他眼前视线模糊。

    “啊……”他紧紧捂着脑袋,嘴里发出一声闷哼.

    疼!

    疼的入骨。

    不,不能再想了。

    “殿下。”夜风闻声赶了进来,见凤云峥那白色的贴身衣裳湿透了,一脸痛苦的样子,便急忙问道,“殿下怎么了?”

    凤云峥抬起头,道,“扶我起来。”

    “是,殿下。”夜风上前来,将凤云峥扶坐在木轮椅上,再拿过披风替他披上,问道,“殿下,您要去哪里吗?”

    “书桌,取笔墨纸砚。”凤云峥吩咐道。

    “是,殿下。”夜风听命,将凤云峥推到书桌前面,将笔墨纸砚展开。

    “磨墨。”凤云峥命令道,

    “是。”夜风开始磨墨。

    凤云峥则提笔,沉思片刻,然后开始作画,片刻之后,那图纸上便出现了一个人形。

    “此人,你可认得?”凤云峥放下笔墨,问道。

    夜风一看,心头一惊,道,“殿下,这是四殿下,您能画出他来,您已经想起以前的事了吗?”

    “四殿下?”凤云峥看着画像上的人,“是我的兄长?”

    “是,四殿下是您的兄长,您怎么知道他的样子?”夜风不解地问道。

    “他与王妃关系如何?”凤云峥问道。

    “您与王妃和四殿下关系水火不容,在京都之时,曾经数次交手,他恨极了您和王妃,当年丞相府那一把火就是他放的,他是王妃最大的仇人,关于四殿下的罪行,真是罄竹难书,说个几天几夜都说不完。”夜风说道。

    “如此作恶之人,我却竟做了那样的梦。”凤云峥说道。

    “殿下,什么样的梦?”夜风问道。

    凤云峥却没有继续说下去,只道,“你推我出去,看看她在干什么。”

    “她?谁呢?”夜风心里有点雀跃。

    “明知故问!”凤云峥斥道。

    “嘿嘿。”夜风不好意思地笑了,自是非常愉快地推着凤云峥往军帐外面走去了。

    到了连似月帐外,夜风开心地对冷眉说道,“殿下来看王妃了,快去通传。”

    “可是……”冷眉却面露难色。

    “可是什么?”凤云峥问道。

    “可是王妃不在。”冷眉说道。

    “王妃去哪里了,怎么没有跟着?”夜风问道。

    “王妃去找提丽将军了。”冷眉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