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3章 我走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紧接着,凤云峥和连似月依次进来,乌洁看了这两人一眼,即刻感到被人揪住了脖子一样,呼吸不过来。

    “殿,殿下……”她艰难地往凤云峥身边爬过去,而凤云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底溢出她从未见过的寒意。

    “殿下,请,请勿责怪将军,她,她什么都不知道……都是,都是,奴婢,奴婢做下的。”乌洁说着,嘴角流出血来,连声的表情越发痛苦。

    连似月看了凤云峥一眼,他薄唇微抿,手握着木轮椅背,不发一言。

    “殿下……大,大将军是真的对您……”

    “放肆!”夜风即刻上前,一脚踹在乌洁的背上,把她的后半句话给踹了回去,乌洁被踹倒在地,鲜血流出,再说不出半句话。

    “殿下,王妃,此女在殿下的膳食中下一些污秽之物,人证物证俱在,实在罪该万死!”冷眉抱拳上前道。

    凤云峥缓缓闭上眼睛,却掩饰不住浑身的冷意,他抬手,淡淡道,“处置了吧。”

    乌洁一听,猛地抬头,眼底流露出一抹惊恐,嘴里费劲地呢喃着,“殿下,大将军,她对您……情……深……”

    “闭嘴!”正在这时候,帐外传来一个稍显疲惫的声音,便见提丽在巫祝的搀扶下走了进来,脸上仍旧蒙着红纱。

    她先看了乌洁一眼,乌洁脸上一颤,“将军……”

    提丽收回视线,跪倒在地,道,“殿下,王妃,乌洁枉顾上意,做出此等脏污之事,既损了两位的威严,也让本将军脸上蒙羞,令人误会了本将军,实在罪该万死!”

    乌洁倒抽了一口冷气,眼泪缓缓滑落下来,只慢慢说道,“将军,乌洁,乌洁对不住了,都是,都是乌洁……不好,将军杀了我吧……”

    事情败露,现在全军上下都知道了,难保人人都会说是将军指使她的,让人以为将军勾引大周朝九殿下不成,沦为一个笑柄。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乌洁看着提丽,说道。

    而连似月则一直冷眼看着这些。

    “你确实该死,本将军再容不下你了,殿下,王妃,提丽无地自容,恳求亲自了断了乌洁,以杀鸡儆猴。”提丽说道。

    “下去吧。”凤云峥道,声音冷漠。

    提丽张了张嘴,她知道凤云峥大概也误会了乌洁这么做,是她授意的,她想要解释,但是又不知从哪里说起。

    “啊。”她躬身,道,“巫祝,将乌洁以军法处置。”

    “……”乌洁猛地抬起头来,但见将军神色坚决,便缓缓歪下身去。

    “……是……将,将军。”巫祝不得不领命,将乌洁带了出去。

    剩下提丽,看向连似月,道,“是本将军教导无方,致使手下之人做下这等错失,让王妃受累了,提丽罪该万死。”

    连似月脸上却浮现出一丝笑意,说道,“大将军的为人本王妃刚入漠北之时就已经听说过了,本王妃信得过你,都是那乌洁擅作主张,污了将军的清白。”

    “多谢王妃。”提丽躬身拱手,道。她再看向凤云峥,那客套的眼神有些微闪,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道,“殿下,当日我偶然救下你,但殿下这些时日也已经帮助过我,而且,我确实曾经生出过要将殿下留下,为漠北所用的心思,这些一一抵过,殿下便也不欠我什么了,所以,殿下你也无须再因为报救命之恩而留在漠北了,便请带着王妃一并离开兵营,回您该去的地方吧

    。”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看起来并无任何表情,但放在身侧的手,分明紧紧握着,那指甲掐入了掌心。

    凤云峥微微一愣,“提丽,你……”“是我对不住殿下和王妃,实在没脸再与两位相见,请容提丽先行告退,殿下和王妃离开之时,提丽便不去相送了。”提丽说完,拖着尚有伤口的身体,往营帐外面走去,

    闭上眼睛,深深地叹了口气。

    凤云峥看着她撑着墙壁慢慢离去的背影,说道,“本王非背信弃义之人,你已经受了伤,出发前我也曾答应任本次对阵鲜卑之军师,既然如此,便会说到做到底。”

    提丽顿了顿,道,“殿下实在不必如此,此乃漠北之事,本将军已经上书单于,请求派军增援,此次必定大胜而归,所以,殿下不必忧心,且随王妃回中原去。”

    她说着,便已经走了出去。

    连似月心头微微一颤,看向凤云峥。

    她自然认为云峥这话没有错,打战之事绝非小事,提丽救了他也是事实,战争中途,军师突然撤离,会给对方极大的机会。

    但是,云峥在对提丽说这些话的时候,又有没有一点情义呢?

    她突然间就难过了起来,在凤云峥还在沉思的时候,她也已经走了出去。

    “王妃……”冷眉回头看了凤云峥一眼,随后跟着走了过去。

    夜风看了看凤云峥,说道,“殿下,您没事了吧。”

    凤云峥道,“无事。”

    “那卑职推您出去吧,您的脚也该换药了。”夜风说道。

    “嗯。”凤云峥点头。

    回了军帐,却见连似月一言不发,正在整理衣物被子。

    他微怔,问道,“你怎么了?”

    “我觉得殿下似乎需要一点单独的空间。”连似月没有回头,继续整理,而且没有再叫“云峥”二字,而是像旁人一般称呼为殿下。

    “何意?”凤云峥问道。

    连似月站了起来,看了他一眼,露出微微笑意,道,“兴许我不在,殿下会睡得安稳一些。”

    “本王……”

    “冷眉。”凤云峥还未说完,连似月便打断了她,将冷眉唤了进来,吩咐道,“把这些东西全部拿出去,搬到另一个军帐去。”

    冷眉微愣,“王妃?”“听我的罢,走了。”连似月走到凤云峥的面前,像普通妻子对丈夫那般客套疏离地微微躬身,道,“殿下,我搬走了,夜风会留下来伺候你的,等您和提丽的事情解决了,我们再说后面的事,我便不留下打扰了。不过,殿下是皇帝的殿下,是大周朝的九皇叔,殿下也要早日做好要离开救命恩人的准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