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0章 计谋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风一愣,“那个,我……我……哦,因为看到殿下和王妃总算团聚,心中实在欢喜,因此时时总想笑。”

    “是吗?”凤云峥狐疑的眼神看着他。

    夜风连忙收起笑意,一脸严肃地说道,“千真万确,卑职不敢妄言。”

    连似月唇角露出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她岂会看不出这厮的一门小心思,只不过,她乐见其成,不会拆穿罢了。

    “殿下,王妃,早膳已经备好了,我已命人在外等候。”冷眉说道。

    “拿进来吧。”连似月吩咐道。

    “是。”冷眉提高声音,道,“将早膳拿进来。”

    只见,帘子应声打了开来,两个侍卫将早膳端了进来。

    连似月看了一眼,全都是中原的早膳式样。

    “你从哪儿弄来的?”连似月看着,问道。

    “是卑职和冷眉两人天还未亮就起身,用这里有限的食材亲手做的,王妃娘娘,夜风是不是一个全能的侍卫?”夜风站了出来,讨好邀功道。

    “脸皮真厚!”冷眉忍不住斥道。

    连似月不禁笑了。

    而凤云峥在一旁看着她们主仆间说话,却有种生疏的感觉。

    “殿下,殿下……”正在这时候,乌洁焦急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

    夜风眉头一皱,正要出去,却听见这女的着急地说道,“殿下,将军身子不适,您快过去看看吧。”

    “怎么了?”凤云峥手蓦得扶住了木轮椅,紧声问道。

    乌洁跑了进来,跪在地上,道,“伤口发溃了。”

    “推我过去。”凤云峥说道。

    “是,殿下!”乌洁连忙走到凤云峥的身后,推着凤云峥往军账外走去,她目光淡看了夜风一眼。

    夜风蓦得握紧了拳头,上前一步。

    但是,冷眉一把拉住了他的衣袍。

    帘子放下来,凤云峥的背影消失在了眼前。

    夜风和冷眉两人,同时看向连似月,“王妃……”

    连似月唇角扬起,笑了笑,说道,“用早膳吧。”

    “王妃,您为何不拦着殿下呢,您……完全有立场这么做啊。”冷眉问道。“就是,这个侍女一看就是故意的,专门捡着您和殿下用早膳的时间跑过来,就是想破坏您和殿下相聚的时光,害怕殿下和您独处的久了,会想起以前的事来。”夜风不悦

    地说道。

    连似月却什么都没有说,一个人开始用早膳。

    夜风和冷眉对视了一眼,也不知道要再说什么了。

    冷眉上前,默默地给连似月盛汤。

    *

    提丽军帐。

    经过一夜,大将军的病情突然恶化了,早晨醒来就昏迷不醒,此刻,大夫正蹲在床榻前,替她看伤。

    “殿下来了。”话音落,便见凤云峥进来了。

    “参见殿下。”众人既已得知他的真正身份,便都以觐见大周朝九皇叔的礼仪来对待。

    “怎么回事?”凤云峥看到紧闭着双眸,躺在床上的提丽,沉声问道。

    “回殿下,经过卑职的诊断,大将军是误食了花生和羊肉汤两样发物,以导致伤口加速溃发,因为身体发热,从未引起了昏迷。”大夫说道。

    “都是奴婢不好!”乌洁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着说道,“是奴婢没有照顾好大将军,都是奴婢的错,奴婢罪该万死!”

    而凤云峥双手推着木轮椅,走到提丽的床榻前,只见她昏睡中紧闭着眼睛,皱着眉头,脸色发红,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

    “大夫,现在可有治疗的良策?”凤云峥问道。

    “需要卑职开个药方,煎服,再慢慢恢复。”大夫说道,“但是……因为溃发严重,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恢复。”

    “开药。”凤云峥说道。

    “是,殿下。”大夫走了出去。

    军帐便只剩下凤云峥,提丽和乌洁了。乌洁突然哭了起来,显得非常伤心,非常难过,“殿下,将军她,她虽英勇骁战,这军中人人都服她,连单于和阏氏也给几分颜面。但是,谁又知道她内心的孤独和悲伤呢

    ?”

    凤云峥薄唇紧抿,目光落在提丽的身上。

    乌洁抽泣了两声,继续说道,“殿下,大将军从小向老太爷发了誓,会用她的一生来守卫漠北大军,这一辈子再别无所求了。

    所以,将军的心里除了漠北军就没有其他了,连自己也没有,但是,将军却曾经动了请殿下协助的心思。

    只是没想到,您是九皇叔,如今您的王妃找来了,以将军的个性,是绝不会对您多说一个字的,只会默默地放您走。

    但是,殿下,求您多帮帮大将军吧,奴婢实在不想看她如此辛苦。”

    “给她擦脸。”凤云峥看到她额头上的汗液,吩咐道。

    “是。”乌洁连忙擦了眼泪,站起身来,找了帕子,放在水盆中清洗,再认认真真地给提丽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液。

    擦干净后,她再退回到了一旁,静静地候着。

    “……”提丽嘴唇动了动,嘴里不知道说了句什么。

    “她说什么?”凤云峥问道。

    乌洁将耳朵凑近提丽的嘴巴,过了会,直起身,说道,“回殿下,将军说:你来了。”

    你来了?

    凤云峥说道,“你且放心,大夫会尽心,你很快就好了。”

    床榻上,提丽闭上了嘴巴,没有再继续说了。

    乌洁说着,走到旁边,倒了一杯水放到凤云峥的手旁,说道。“殿下您先喝点水吧。”

    凤云峥却抬手,将水推到一旁,说道,“我不渴。”

    “是。”乌洁端着水走到了一旁,心底却觉得有些着急,殿下不能不喝这个水呀。

    她已经把巫祝找来的东西早早地兑进这茶水里了,只待九殿下喝下去,便能如她所愿了。

    以九殿下的为人,是不会弃将军而去的,她相信这一点。

    但是,如果殿下不喝水的话……那怎么办呢?

    “咳咳……”提丽皱着眉头,咳了两声。

    “将军,您喝水……”乌洁端起另外一杯水,走到提丽的面前,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喂了下去。

    凤云峥则在一旁静静看着。喂提丽喝完了水,乌洁心里悄悄松了口气,再回头看凤云峥手旁没有动过的茶,一颗心又拎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