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1章 这是谁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将军,您忍一下,会有些痛。”

    大夫用白色的脸帕,浸在那棕黑色的药水里面,药水散发着一股子刺鼻的味道。

    随后,再将这一坨帕子塞进提丽那手掌宽的伤口里面。

    “唔!”提丽的嘴里发出一声闷声。

    疼的入肺入骨,但是她却叫没有叫出声音来,脸上的红纱也被汗水打湿了。

    “将军……”乌洁站在一旁,心疼地直掉眼泪。

    “不许哭!”提丽粗声说道,“我死了你再哭!”

    乌洁连忙抹去泪水,蹲在床边,紧紧握着她的手。

    将军的手,哪像一个女子的手啊,手心长满了老茧,粗如树皮。

    将军,也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厉害的,也有过弱小的时候,称为今天的大将军是吃了很多很多苦的。

    “唔……”提丽忍着忍着,终于忍不下去,晕了过去。

    “将军,将军!”乌洁大声喊着。

    “乌洁姑娘,将军是太疼了所以昏倒过去,没事的,你不要太担心。”大夫在一旁说道。

    过了好一会,乌洁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走了出来。

    她一眼看到凤云峥,上前躬身,道,“军师。“

    “现在如何?“凤云峥问道,手握着木轮椅。

    “将军昏过去了,大夫说几个时辰后会醒的。“乌洁哽咽着说道。

    “伤在什么地方?”凤云峥问道。

    “肩膀,背上,手臂上……将军真的好能忍,那药水塞进伤口里,从头到尾一声都没有哼,其实……她也是一个不过十八岁的女子啊。但是,好像所有的人都忘记她是个女子的事了。”乌洁伤感地说道。

    凤云峥说道,“我进去看看。”

    “军师!”乌洁突然在凤云峥的面前跪了下来,说道,“乌洁有事,想要请求军师您。”

    “什么事?”凤云峥问道。

    “军师可否留在将军身边,好好待她,人们只看她如何能杀敌卸甲,却不知道她也需要保护和帮助。所以,所以乌洁恳求军师,不要离开将军,让她也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吧。”乌洁落着眼泪,说道。

    “你对她一片忠心耿耿,也算是她的福气了。”凤云峥说道。

    乌洁一喜,猛地抬起头来,说道,“军师,你答应奴婢了?”

    “我即答应为军师,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在这一场战役中,自然会奉陪到底。”凤云峥说道。

    乌洁非常欣慰,又问道,“那……如果不仅仅是战场上呢?如果,如果是生活中呢?军师是否愿意,和将军……携手并进?”

    她是将军最贴心的的侍女,虽然将军从来没有说过,但是,她明白将军的心思,将军心中对军师是有感觉的,只是她总是以国家大事为重,把儿女私情压在了心里面。

    可是,如果将军有个爱她支持她的人在身边,不是更好吗?

    “你越逾了!”凤云峥说道,声音冰冷。

    “军师赎罪!”乌洁连忙跪了下去磕头。

    凤云峥滚动着木轮椅,离开了提丽的军帐,脸上一抹思绪闪过。

    乌洁看着他的背影,顿时用力地咬了下嘴唇,“糟糕,是不是让军师生气了,会不会弄巧成拙呢?

    不不不,不管怎么样,我已经替将军向军师表达了,军师肯定会思考这个问题的。

    将军那个人,像个闷葫芦,只知道带兵打仗,哪里知道如何谈及男女之事,现在我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了,第一步就开始了。”

    乌洁想想,便很满意自己刚刚的做法。

    凤云峥回到自己的账内,坐在桌前,想着乌洁说的这一番话,他脑海中却回想起梦中的桃花林和那个一闪而过的身影。

    那个是属于他的记忆吗?

    “你到底是谁呢?你到底是谁?为何会出现于我的梦中?“他喃喃地道。

    ……

    “王妃,前面不远就是漠北兵营了。”马车位传来葳朗的声音。

    连似月听了,心头一动,猛地掀开马车帘子。

    “王妃,咱们终于快到了。“冷眉上前说道。

    连似月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

    “王子,王子!“这时候,前方的将士匆匆策马而来。

    “说!”葳朗道。

    那人跪在地上,道,“我军和鲜卑人大战,最终打了个平手,但是,提丽将军受了重伤。”

    “提丽受伤了?”葳朗脸一凝。

    提丽是三军统帅,大战之中却受了伤,这对漠北军无疑是沉重的打击。

    “加快速度,速去兵营。”葳朗下令。

    “是!”前方的士兵即刻加快速度策马前行。

    提丽受了伤?连似月眼底闪过一抹思绪。“王妃,受了伤更好,咱们见了殿下,直接带走,不必和她多说了。”夜风说道,“若那婆娘缠着,我便对她不客气,趁人之危也罢,一剑杀死她,谁叫她扣着咱们殿下!”夜风肆意地说道,手按照腰间的佩

    剑,仿佛下一刻就要把剑拔出来杀人一样。

    每个一段时间,前方便有将士回来禀报还相隔多远。

    越近,连似月的心里就越加的紧张,以及期待,同时她也隐隐感觉到事情可能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样。

    不过……

    “只要能见到云峥,便是最好的,其余的,我什么也不怕。”连似月说道。

    马车继续前行。

    “到了!”太阳落山之前,一行人到达了漠北兵营。

    众人见了葳朗,纷纷下跪,拜见。

    葳朗却道,“提丽将军人在何处?”

    “王子,卑职领您前去。”将士道。

    葳朗返回,将连似月迎下了马车。

    “王妃,这边走。”

    连似月在葳朗的带领下,往前走去,夜风和冷眉两人跟在后面。

    军中突然间出现这么一个女子,她一双美眸似水,带着淡淡的冰冷,有种能看透一切的睿智。

    而她的模样儿,不似漠北女子,更有温婉娴静,那放在腰间的十指,纤细白皙,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

    这是谁?

    连似月目不斜视,一步一步往前面走去,而每走一步,似乎都踩在了心尖上。“军师,您小心点。”这时候,前面传来一个声音,便见一人坐在木轮椅上,缓缓从军帐后面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