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0章 噩梦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侍卫见状,知道已经被识破,没办法再蒙混过关了。

    但是,他的惧意很快就退了下去。

    反正,大王子的目的是要弄死这个汉人,只要他死了,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呵呵。”他脸上露出狰狞的笑,手缓缓从腰间拔出他的短剑,说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没错,这牛腿肉上是有毒,是我放的,那又如何?”

    “如何?”凤云峥淡淡道。

    “你一个废人,要不是有提丽大将军护着你,你连狗屎都不如!现在,我就要杀了你!”他说着,猛地扬起手中的佩剑,狠狠地朝凤云峥的心脏上刺了进去。

    这一剑,他非要了这汉人的命!

    当这剑在空中闪着寒光的时候,凤云峥眼底一凝,唇角浮现一抹冷笑,手猛地抓过桌上的毛笔。

    “唔!”

    一声闷哼传来。

    这将是瞪大了眼睛和嘴巴,不敢置信地看着闫驭寒。

    不一会,身体慢慢地向旁边倒去,手中佩剑掉落,整个人啪的一声,僵硬地倒在了地上。

    紧接着,鲜血从他的腹部慢慢流出来。

    他脸上的神情由惊讶变作痛苦,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公子,怎么了?”这时候,巫祝在外面听到动静,飞快地走了进来,一看到地上受伤的人顿时一愣,“这是怎么回事?”

    凤云峥冷着脸,抓起用纸包着的牛腿,啪的一声,扔到了桌面上,说道,“此物有剧毒。”

    “剧毒?”巫祝看了眼这牛腿,又看了眼地上的人,顿时明白了,他走到这小兵面前,厉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小的,小的竹内,大人,大人救,救我……”他脸色苍白,练练求情。

    巫祝一把将他从地上拎了起来,一只手抓起牛腿,往外面走去,“竟敢在大将军的地盘上下毒,决不轻饶你!”

    巫祝几步将竹内扯了出去。

    “大人饶命,冤枉,冤枉啊……”竹内一直捂着腹部,嘴里哀嚎着。

    到了提丽和威宁的面前,已经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威宁一见竹内这样,顿时一愣,心头道,计划失败了?真是个蠢货。

    “怎么回事?”提丽问道。

    巫祝走到她的面前,凑近,在她的耳旁说了几句。

    提丽脸色一愣,问道,“他如何?”

    “暂时没事。”巫祝道。

    提丽吩咐道,“抓只狗来。”

    “是,将军。”

    不一会,一头龇牙咧嘴的狗被牵了过来。

    巫祝切下一块牛肉丢在地上,这狗立刻冲了过来,将肉吃了下去。

    威宁脸色一沉,放在背后的拳头握紧了。

    不一会,这原本健壮的狗突然间倒在了地上,现实口吐白沫,接着便七孔流血,死状十分恐怖。

    提丽看着这情形,背脊掠过一阵寒意,若是被凤云峥吃了下去,那么,她便从救他的恩人,变成了害他的仇人了。

    她猛地看向地上的人,手中长剑刷的一声拔出,厉声道,“大胆,我军中纪律严明,你竟敢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本将军绝绕不了你!“

    “大将军,大……大王子……“竹内脸色苍白,几欲昏死过去。

    “巫祝,别让他死了,我要带着他和这牛腿,上龙城去,让单于评评理。”提丽明白,她可以一刀就了结了他。

    但是,她不能。

    祖父曾经对她说过,领兵打战不仅仅是上战场厮杀,还要学会审时度势。

    这威宁王子屡次侵犯,已经没有必要再僵持下去,她要借着这件事,彻底扳倒他!

    想着,眼底一抹冷意闪过,看向威宁,道:

    “大王子,单于面前见。”说着,便猛地转身,大步离开。

    “提丽,提丽!”威宁急忙追了上去。

    “刷”的一声,数名侍卫立刻拔出刀来,拦住了威宁的去路。

    提丽快步走进凤云峥的营帐内。

    却见他脸色煞白,额头冒出汗珠,他心头一个咯噔,快步走了过去,紧声问道,“怎么了?”

    凤云峥抬起头来,说到,“手劲还没有完全恢复,刚才力气用的太大,麻木到还没复原。”

    麻木?

    是了,有时候,如果长时间没有动作,突然间使太大力,肢体会造成麻木的现象。。

    “巫祝……叫大夫来。”提丽紧声道,眼底闪过一抹担忧。

    “是,将军。”

    *

    “云峥!”连似月猛地惊醒过来,额头布满了汗珠。

    “娘亲。”乐颜也跟着醒了过来,急忙坐起,抱住了她的手臂,问道,“你噩梦了吗?”

    连似月闭了闭眼睛,吐了口气,说道,“我梦见你九皇叔了。”

    她梦见云峥了,梦见云峥浑身是血,从黑风暴巨大的漩涡中被狠狠摔倒好远去,鲜血雨滴一样落下来,可怕极了。

    “娘亲,做梦而已,九皇叔不会有事的。”乐颜在一旁安慰道。

    连似月掀开扯了帘子,冰冷而迷离的目光看着外面:

    此刻,天空已经露出鱼肚白,再过不久,天就要亮了。

    “冷眉,要到了吧。”她问道。

    冷眉将马车停在路旁,跳了下来,躬身,道,“王妃,卑职看过了,不远了,若顺利的话,今天太阳落山之前就能到龙城了。”

    匈奴是一个游牧民族,迁徙不定,匈奴的首 都是单于王庭。但单于王庭的位置也不是固定的,随时可以迁徙。总而言之,单于所在的地方就是单于王庭,就是匈奴的首都

    而现在,单于王室定在龙城,因此那里就成了漠北最重要的地方。

    连似月看向远处,不知不觉,日头就要慢慢浮现,在天边渐渐渲染出一圈隐隐的红色。

    “太阳就要升起来了。”连似月说道。

    她有种 强烈的预感,她离云峥越来越近了。

    “娘亲,你说,如果九皇叔看到了我,会不会很震惊?”乐颜说道。

    连似月脸上浮现一抹揉揉的笑意,道,“会很吃惊,但是也会很开心,九皇叔也一直惦记你的。”“我迫不及待想要见到他了,娘亲,这次找九皇叔,会顺利的,一定会很顺利的。”乐颜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