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8章 我要亲手除掉你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冷眉看了眼地上濒临死亡的人,他就像一只缺水的鱼,身体一跳一颤的,她问道:“王妃,现在怎么办?”

    连似月薄唇微抿,在房中慢慢踱步,眼底冷意渐渐凝结,道,“将他暂时关押起来,别让他死了。”

    “是。”冷眉领命,弯腰,一把拎起吴庸的领子,往厢房后面走去。

    “唔,唔……”吴庸嘴里发出一声一声的呜咽声,一双眼睛绝望地看着连似月。

    人被拖下去后,很快就洗干净了地上的血迹,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

    这一副丹青,凤千越足足画了一天一夜,仿佛不知疲倦,在旁边负责磨墨的药童睡过去了三次,最后一次打着呵欠醒过来的时候,刚好画作已经完成了。

    彼时,天正微微亮,是黑和白的交接,在烛火和晨曦交相辉映下,公子凝望着这幅画的神情有几许沉醉。

    “公子,已经画好了吗?”曜曈打了个呵欠,问道。

    “好了。”凤千越在上面盖上了怀邪公子的印章。

    看着这四个字,凤千越有些感慨,若能印上凤千越的印,该有多好。

    “公子,您休息一下吧,已经十二个时辰没有歇息过了。”曜曈说道。

    “本公子并不觉得累。”凤千越说着,走到窗户边,看向外面的天空,东边已经有一抹红,太阳就快出来了。

    待太阳东升,便将这幅画送去给连似月。

    “但是我都累了,我师父昨儿也在医馆住了,没有回来、”曜曈嘟囔着,说道。

    “你去歇着,你还在长身子,一个时辰后过来取画,送去客栈。”凤千越说道。

    “是,公子。”曜曈打了个呵欠,往自己的房中走去。

    而凤千越却一直站在窗前,目视着远方天空的那一抹红,渐渐的,红色升上来,天空变慢慢地由灰白变得透亮。

    “连似月,就这样吧,这样就很好。”

    正在这时候,书房门响了三声,两长一短。

    凤千越眉心一凝,立刻转身,走到书桌前,沉声道,“进来。”

    门被推开,两个脸色冷漠的男子走了进来。

    “如何,有九殿下的消息了?”凤千越问道。

    “回公子,是,我们已经有九殿下的消息了。”其中一名男子说道。

    “说!”凤千越紧声道。

    “他在漠北将军提丽的身边。”男子说道。

    “提丽?”凤千越脑海中搜索着这个名字,他记得漠北将领不分男女,这个提丽好像是个女将领,建立功勋无数,匈奴单于十分看重她,凤云峥怎么会到他身边去?“说清楚些!”“是!我们在追查九殿下下落的途中,有一次不小心和漠北将士起了冲突,双方打斗中,我们听这些将士说起提丽将军,说提丽英勇,从黑风暴中救回了一个男子,我们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看看是不是九殿下,便一路乔装,最后扮成猎户送野味去军队,虽然我们始终没有见到九殿下的面,但是我们听火头军说,提丽将军请来了一个中原的厨师,专门做中原的菜式,菜式是送给住在提丽将军账中的中原贵

    客吃的,我们便猜想此人就是九殿下。因为提丽将军非一般人,所以我们没有继续打探,而是先回来向公子禀报了。”

    “做得好。”凤千越说道,便将金银赐予两人,道,“你们效率不错,看来,我要亲自一趟,前往漠北了。”

    若确认那人就是凤千越,那么他要趁机了解了凤云峥!他肯定受了很重的伤,否则,以他对连似月的在乎程度,不可能不返回来找她。

    想着,他牙齿咬得紧紧的。

    “你们继续守在附近位置,若有情况,随时回来禀报。切记,悄悄进行,不能引起任何人注意,不要让任何人察觉了九殿下的下落。”

    “是,公子,我们办事,你放心!”

    两人走出去后,凤千越脑海中突然一个激灵,道,“就算因为受伤没法自由行动,回不来,但为何这么久了,一点音讯也没有给连似月?这其中,难道还发生了什么不成?”

    不行!

    他要尽快出发,前去亲自确认!

    所以,送完这幅画就出发。

    时辰一到,曜曈就起来了,按照公子的吩咐,准备去客栈送画。

    “送到之后,仔细观察她的一举一动,以便向我禀报。”

    “是,公子。”曜曈按照吩咐,拿着这一副画卷往天悦客栈去了。

    大约小半个时辰后,他回来了。

    “如何?她喜欢与否?”凤千越问道,他发现自己竟然对她的反应有些许紧张。

    曜曈一边回忆,一边说道,“王妃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看不出喜怒哀乐,倒是让那姐姐收下了。”

    凤千越听说她没有任何反应,心里头不禁有些许失落,他费了一日一夜的心血,自然希望博她一笑,但她却是“没什么表情”。

    “罢了,现在此事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你速速去找你师父回来,我要离开数日,有重要的事情交代他。”凤千越失落过后,说道。

    “是,公子。”曜曈转身跑了出去,嘴里却嘀咕着,“师父这是怎么了,一天一夜不见人影了,平时可不会这样不见人。”

    *

    天悦客栈。

    厢房内。

    待曜曈走后,她立刻让冷眉将画像拿了过来,摊开,放在面前,看着,脸色渐渐苍白,身侧的手指微微发抖,颤声说道,“是他,就是他,是凤千越!”

    前一世,他还未登基之前,给她画过一副画像,线条,表现方法,着墨,色彩,还有暗藏在画中的一些小细节,都一模一样!

    如果说先前他的一些细节给她带来了熟悉的感觉,那么吴庸投毒,以及审问的时候,她越发认定怀邪公子就是凤千越,那么现在,看了这幅画之后,她能绝对肯定:

    怀邪公子就是凤千越!

    凤千越!

    此次再见,本王妃一定要亲手将你除掉!

    如今,乐颜已经回到了我的身边,唯有让你死在我的手中,事情才算真正结束了。那么,乐颜儿才算再次活过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