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7章 他是凤千越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直到了夜间。

    吴庸在医馆里面来回走动着,眉头紧蹙,额头开始慢慢沁出汗来。

    曜曈一直在旁边等待着,他不解地看着师父,问道,“师父,您在等什么人吗?”

    但是,吴庸并没有回答,更加心事重重的样子。

    “砰砰砰!砰砰砰!”终于,医馆的后门响了

    吴庸猛地转身,快步走了出去,便对曜曈吩咐道,“你马上回去,伺候好公子。”

    “师父,发生什么事了吗?”曜曈急忙问道。

    但是,吴庸什么都没有说,已经匆匆走到后院,猛地一把将后门打开,便见那洗衣服的阿婆一脸惊慌,气喘吁吁地站在这里。

    “怎么样?”吴庸沉声问道。

    “不,不好了!王妃,王妃突然倒下了,不知道是昏倒还是,还是……死了。”阿婆说着,脸色苍白,满头大汗,浑身瑟瑟发抖。

    吴庸心头一颤,立即说道,“我去看看!”

    他吩咐阿婆不要与他通路,趁着夜色,一个人往客栈方向走去,打算一探究竟。

    到了客栈门口,便刚好见到那女侍卫冷眉,神色焦急地走了出来,看到吴庸,她连忙说道,“吴大夫,你来的正好,王妃突然昏迷不醒,我正要去请你过来!”

    “王,王妃出什么事了?”吴庸心头一跳,佯装什么都不知,着急地说道。

    “我也不清楚,突然间就出事了,吴大夫您快来看看。”冷眉不由分说,便拽着吴庸的手往里面走去,不由得他有片刻迟疑。

    一路到了东厢房门口,冷眉拽着吴庸推门而入,再嘭的一声将门顺手锁上了。

    吴庸心头一惊。

    冷眉掀开面前的屏障,便见恒亲王妃连似月安静地躺在了床上,而她身上穿着的,正是他吩咐阿婆放了药水的那件衣裳。

    吴庸眼底闪过一抹冷意:果真,她穿上了这件衣裳。

    他用的的剧毒,两个时辰之后,必死无疑。

    阻碍公子的人终于被铲除了。

    “吴大夫?吴大夫!”冷眉见吴庸有些发愣,忙唤道,好似非常着急。

    “噢,是,我这就为王妃诊脉!”吴庸回过神来,走到床边,隔着一层薄纱,按住了她的手腕。

    当他的手指感觉到连似月脉搏的时候,顿时一愣,猛地缩回了手:脉象十分好!

    糟糕上当了!

    他一个后退!

    而这时候,连似月已经猛地睁开了眼睛,那目光好似冬日的寒冰,狠狠将他剖开。

    他猛地转身,却见一把剑按在了他的脖子上,“暗害王妃还想脱身?”

    “你,你说什么,王妃怎会是我暗害的,我是个大夫。”吴庸说道。

    “不是你做的,你心虚想逃做什么呢?”连似月起身,冷声说道。“那,那是因为冷侍卫说王妃昏迷不醒,但我碰到王妃的脉象很好,一时疑惑所以……啊!”他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之间受到猛烈的一个击打,后脑勺顿时有一阵温热的感觉,便有一滴一滴的鲜血从调到胸前

    的衣襟上。

    “你……”他双膝一曲,跪倒在地上,整个人身体摇摇晃晃的。

    接着,门打开,洗衣阿婆从另外一扇门走了进来,整个人战战兢兢地,手里捧着吴庸给的那两块金子,看到吴庸,她浑身一个瑟缩:

    “吴大夫,你不能怪我,我也不知道你是要我杀了王妃才手下你的银子,要是知道你要做这缺德犯法的事,这金子,我,我说什么也不会要的!”

    “你胡说八道!我不认识你!”吴庸脸色苍白,急忙否认。

    “不认识?”冷眉冷笑一声,“你把我这一等暗卫当做什么了?刚刚你才和阿婆在你医馆后门见面,我可是亲眼看着了。”

    “怎,怎么可能,你刚才明明是从里面跑出来的?”吴庸说道。

    “你拿你的速度和我比吗?”冷眉轻蔑地道。

    “吴大夫,事已至此,名人不说暗话了,说吧,什么原因,要让你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毒杀本王妃?”连似月问道。

    “……”吴庸抿唇不语。

    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让连似月找到了破绽,他原以为自己计划缜密。

    “因为怀邪公子就是四殿下凤千越,是吗?”连似月一双冰眸紧紧看着他,说道。

    吴庸一愣,眼底一颤:恒亲王妃竟然识破了这一点?她是什么时候察觉的?

    “什么四殿下凤千越,我不认识,不知道王妃说的是什么意思,怀邪公子就是怀邪公子。”吴庸说道。

    “是吗?”连似月冷眼看着他,说道,“吴大夫,倘若本王妃没有把握,又怎么会把你留下来呢。”

    “王妃,我,我真的不知道您在说什么……”吴庸垂首说道。

    “不知道?凤千越的脸是被吴大夫换成现在的样子的吧,吴大夫的医术,果真高明,竟然能将一个人改头换面成另外一个人,连我这最了解他的人,都花了一段时间才察觉到他的破绽。”连似月说道。

    吴庸用力的咽了咽口水,眼神已经开始流露出一丝惊慌。

    “呵呵……”连似月冷冷一笑,忽的脸色变冷,冷声吩咐道,“冷眉。”

    “是,王妃!”

    冷眉忽的伸手,捏住了吴庸两只手的手指,只听到咔嚓一声响,那手指骨顿时发出清脆的断裂声,吴庸嘴里发出一声惨叫,顿时双膝一曲跪倒在地。

    紧接着,冷眉再捏住他的两颊,迫使他张开嘴巴来,那尖锐的匕首划过舌头,顿时舌头的一截掉在了地上。

    顿时,吴庸嘴里血流如注,整个人疼的在地上翻滚,身体蜷缩成一团,脸色苍白如纸,眼底流露出恐惧和绝望的目光来。而看着掉在地上的舌头,连似月却冷静地无动于衷,说道,“所谓医者,为悬壶济世,治病救人,但是吴大夫却用来杀人,用来保护该死的人,所以,这医术于吴大夫来说不过是个工具,我将你的手指头和

    舌头毁了,以免你以后再来害人。”

    “唔,唔……”吴庸嘴里发出一阵一阵的惨叫声,鲜血和汗水混在一起,十分骇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