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5章 捉拿阿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东边厢房。

    连似月正坐在桌前翻阅着漠北匈奴的地形图,还有漠北王宫内部的图。

    这时候,客栈专门负责洗衣服的阿婆挎着篮子走了进来,跪在地上,道,“王妃娘娘,您的衣裳已经洗好了。”

    “放下,你出去吧。”冷眉走了过来,说道。

    “王妃娘娘,您现在需要换吗?换下来的衣服民妇再为您去洗好。”阿婆说道。

    正看地图入神的连似月听到这句话,不由地抬起头来,多看了洗衣阿婆一眼。

    阿婆忙低下头去,道,“民妇该死,衣裳在这里,民妇告退。”

    阿婆原本想看着连似月会立刻换上新衣裳,那她就可以马上去找刚刚那个人去要剩下一部分银子了。

    结果,王妃一个眼神看过来,格外犀利,让她感到心里头慌张,于是匆匆忙忙就走了。

    连似月眼神微凝,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衣裳上。

    “这阿婆以往从衣服进来,一句话也没有,今日突然如此主动……冷眉,跟出去看看。”连似月吩咐道。

    心里头有所防范,便会变得更加敏锐。

    “是,王妃。”冷眉走了出去,远远地跟着这洗衣阿婆。

    凭着敏锐的听力,冷眉听到阿婆走回去的路上,一直在哼着曲,脚步轻快,心情特别好的样子。

    她走回井口旁边,将剩下的东西收了起来,全部搬着回了自己的屋子,脸上一直洋溢着笑容,一边走,还一边拧开水壶,猛灌了半壶水进去。

    冷眉眼底闪过一抹思绪,绕到屋子后面,悄悄掀开窗子的一角,透过缝隙往里面看去:

    只见,这阿婆先将洗衣的工具一一在屋子里摆好。然后四处警惕地看看,朝窗户这边走了过来。

    冷眉见状,身形立刻一闪,躲到一旁,便见阿婆伸手,将窗户关的牢牢的。

    看不到里面了,冷眉将耳朵静静贴在窗户边上,隐约听到里面传来一两声搬动物体的声音,好像是在挪动床和桌子之类的。

    过了好一会,阿婆才终于又推开门离开了自己的屋子,若无其事一般去做其他的事了。

    待她走远了,冷眉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了阿婆的房间,将门关上后,根据刚刚在窗外听到的声音,迅速地判断出阿婆刚刚移动的是她的床。

    她走到床边,四处观察了一番,然后将床往南边的方向移开。

    果真,看到那墙角附近有一团用布包着的东西。

    那是什么?

    冷眉将这布包拿了过来,打开一看,顿时一怔,随后又马上将布包包好,放回原处,悄悄地离开了屋子,回到了连似月的厢房里。

    “金子?两块?”连似月将手中地图放下,眼底闪过一抹深思。

    “是,藏在床角,鬼鬼祟祟的,怕人发现似的。”冷眉说道。

    “整整两块金子,这不是一般的人给的起的,也不是一般的事会得到的酬金,看这金子的数量,都快要买凶杀人了。”连似月说道。

    “属下再去盯着,看她会和什么人接触。”冷眉说道,放在身侧的拳头暗暗握起。

    “嗯,别让她察觉了。”连似月叮嘱道。

    “是,卑职明白。”冷眉走了出去,继续盯着阿婆。

    连似月坐在椅子上,目光落在挂在架子上的衣裳上面,她起身,走了过去。

    阿婆似乎想她快点换上这衣裳,那两块金子和这衣裳有什么关系吗?

    她伸手,抚摸着这衣裳,又用鼻子闻了闻,衣裳很正常,并没有察觉任何不妥的地方。

    难道,是她想多了?问题不在这衣服之上?她眼底一凝,脑海中有了个主意。

    她不换衣裳,就穿着现在身上的衣裳走了出去。

    连似月平常在客栈,深居简出,一般都留在厢房不会出门的,但今日让客栈掌柜惊慌的是,王妃竟然不在房间用午膳,而是选了一间雅座。

    这雅座门微微虚掩着,看不到里面的情形,但是里面却可以看清楚外面。

    除了饭菜,她还要了一壶茶,在雅座里面慢慢地拼着,目光却透过门缝看向外面。

    果不其然,她两次看到那阿婆眼神往这边看,看起来有些焦急的样子,似乎在等着什么似的。

    约莫过了两个时辰后,她才终于将饭菜放下,走了出去,回到房间后。

    天差不多黑了的时候,她便让冷眉将烛火熄灭,人却坐在椅子上,造成了一种已经睡下了的假象。

    冷眉站在房间门口,竖起耳朵,仔细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过了好一会,她回头,朝连似月的方向点了点头,表示听到了一些声音。

    连似月也点了点头。

    冷眉将手放在门框上,然后,突然间,猛地将房门打开,便见一道黑影闪过,那脚步飞快地离去。

    但是,再怎么快,也快不过杀手冷眉,她一伸手,便揪住了那人的衣领,用力地往怀里的方向用力一扯。

    那人便扑通一声,摔了个四脚朝天,疼的龇牙咧嘴的。

    冷眉一看,果然就是洗衣的阿婆。

    “饶,饶命!”

    “闭嘴,废话少说,跟我来!”冷眉一把堵住了她的嘴巴,像是拎一只鸡似的,将阿婆拎进了房间里。

    当房门关上的时候,房间里的烛火也重新点亮了。

    阿婆抬头一看,便见王妃正端坐在椅子上,目光森冷地看着她。

    她顿时浑身一个哆嗦,连忙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连连磕头,说道,“王,王妃娘娘饶命。”

    “三更半夜的,在我屋子外面鬼鬼祟祟的,说,你的目的是什么?”连似月冷声问道。

    “冤枉,冤枉啊王妃,我,我只是偶然从此经过,绝没有鬼鬼祟祟。”阿婆连忙说道。

    ‘连似月站了起来,往阿婆的身边走去,阿婆吓得瑟瑟发抖。

    “我最厌恶别人说谎了。”连似月微微弯腰,说道,声音分明带着一股子魄力。

    “王妃饶命,我,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阿婆辩解道。“哦,是吗?那你说说,你屋子里那两块金子是谁给你的?”连似月话锋一转,突然间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