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4章 密谋致死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彻底证实了怀邪公子就是凤千越,她该怎么做呢?

    有句话说,前世的因,今生的果,凤千越前世让她和云峥,乐颜受尽折磨,那么多的血债,今生来偿还。

    这辈子更是心狠手辣,让她连家百口人葬生火海,惨不忍睹,他也应该死上一千遍!

    内心沸腾的血液如同一把熊熊的烈火烧了起来。

    ……

    凤千越站在院子里,抬头看着不远处的树上。

    曜曈走了过来,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不禁好奇地问道,“公子,您在看什么呀,我看您都已经看了快半个时辰了。”

    “蜘蛛和网。”凤千越的目光始终目视前方,说道。“蜘蛛和网?”曜曈再次顺着凤千越的方向看过去,还是什么都没看见,他往前走了几步,才终于看到了公子所说的,原来是一个很小的蛛网,挂在枝叶中间,有个小蜘蛛正在企图一直往上爬,“公子,这蛛

    网都已经破了,又快下雨了,我看我蜘蛛很快就要掉下去了。”凤千越目视着这蜘蛛,说道,“我刚刚看到的时候,也是像你这么想的,但是现在半个时辰过去了,它非但没有掉下去,反而吐出一些丝来,离目标越来越近了。所以,想做一件事的时候,只要认定了目标

    ,一直努力,总是没错的。”

    曜曈听了,对这蜘蛛生出一些兴趣来,又站近了了一些,仰头细细观察,又过了好一会,那蜘蛛离最顶层的目光几乎只有一指的距离了。就在曜曈准备欢呼的时候,这时候,突然迎面飞来一只硕大的蜻蜓,一下子冲过这道本就摇摇欲坠的蛛网,那蛛网一下子被撑破了,小蜘蛛攀住一根丝,企图继续往上爬,但是来回飘荡几次后,便对着断

    掉的蛛网掉在地上,不见了。

    而那冲破了蛛网的蜻蜓,也被蜘蛛丝缠住了身子,不断地在半空中盘旋,无法施展翅膀继续飞行了。

    “好可惜啊!马上就要到目的地了!”曜曈不禁扼腕叹息。

    凤千越脸上的神情微微一顿。

    “公子,我觉得时机很重要,这小蜘蛛哪怕再快一点点,也不会和这蜻蜓同归于尽了。”曜曈惋惜地说道。

    “时机很重要,一旦错过了,就什么都没了。”

    曜曈听到凤千越这话,微微一愣,回头看去:只见公子脸上有一抹他看不懂的神情,好像不光光是因为这蛛网和小蜘蛛。

    “公子……”他不由地唤道,公子在想什么,恒亲王妃吗?

    自从那次恒亲王妃和他一起用过餐之后,公子一直处于回味的状态,脸上偶尔还会露出鲜少见到的笑容,活脱脱一个陷入爱河的男子一般。

    他总觉得公子藏着的事情太多了,他至今为止,还丝毫也看不透。

    “你师父去哪儿了?”凤千越问道。

    “师父?”曜曈愣了愣,说道,“我上午也没有看到他,去了医馆也不在,我想着,应该是去看药材了。”

    “医馆如今运行的不错,你师父大有功劳,我希望你也能精进医术,将来超过你师父。”凤千越转头,看着他,说道。

    曜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道,“公子,师父可不是能随意超越的,若是我抱着这样的心态跟随师父,早晚会没了敬畏之心的。”

    凤千越摇了摇头,道,”你资质聪明,却想法古板。若有一天,你明白了何为人上人,也许就不会这么想了。”

    “可是,我也并没有想过要做人上人啊。”曜曈说道。

    “不想做人上人?”

    “是啊,我只要活着无愧于心就好了。”曜曈说道。

    “无愧于心?”凤千越咀嚼着这几个字。

    “是啊,无愧于心。”曜曈道。

    ……

    不远处的角落里。

    吴庸看了凤千越一会,脸上闪过一抹深邃,转身,往宅子外面走去,出了门,便往医馆走了。

    他一边走,一边想起先帝曾经的叮嘱,无论如何,要保住四殿下的命。

    到了医馆。

    他便命令小厮将医馆的门关了,将众人打发了。

    然后,走到桌子前,打开抽屉,将里面一本有关毒药的书拿了出来。

    这里面详细的记录了各种毒药功效等等,其中不乏一些无色无味的毒药。他握紧了书,喃喃自语道,“那些日子,公子时常翻阅这本书,还以为他打算趁着恒亲王妃昏迷之际将其毒死,却没想到他迟迟未曾动手。如今看来,公子迷途不知返,不能再拖下去了,只有这恒亲王妃死

    了,才能一了百了。”

    他这么想着,打开药柜,将其中一些药材拿了出来,先是将这些药材细细研磨成粉,再将这些粉末倒入一个瓶中,放入水,搅拌均匀。

    接着,又倒入一些药剂,然后放在一旁,等待药粉沉淀,一个时辰后,瓶子里下面的药粉,上面的一层透明的水状液体。

    他将液体地这一部分取了出来,放进另外一个瓶子里,凝视片刻后,用盖子将这瓶子盖上了,藏于袖口内。

    再从抽屉里拿出了两锭金子放在身上。

    将这一切准备妥当后,吴庸从医馆的后门走了出去。他脸上没什么表情,揣着药水和金子一路到了天悦客栈,找到了客栈里专门给人洗衣服的阿婆,他将药水和金子一并放到阿婆手中,说道,“把这些药水倒在东厢房女客的衣服上面,这是第一笔酬金,第二

    笔待事成之后再给。”

    阿婆替人洗了快一辈子衣服了,从没见过这么多的金子,顿时什么都没多问,就爽快地说道,“是是是,你放心,小意思,东厢房的衣服才刚刚晾起来。”

    吴庸说道,“你现在就去将此事做了。”

    “好,好,我马上就去。”阿婆怀揣着金子,连忙跑到了院子的另外一边,将这药水倒在了连似月的衣服上。吴庸亲眼见到这一幕之后,眼底闪过一抹冷意,目光落在阿婆刚刚喝了一口的水袋上,趁着阿婆不备,将一些粉末放进了水袋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