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5章 确证!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千越和连似月两人坐在医馆的桌前,从天文地理谈到经史子集,曜曈站在一旁,时而为两人添茶倒水,静静地听着。

    凤千越连声夸赞道,“王妃博览群书,是怀邪见过的最有学识的女子,佩服。”

    他早知连似月与一般女子比更加渊博,却没想到她的见地比他想象的还要深刻,言谈之间,总有令她感到惊讶的话语。

    连似月听了他的夸赞,心中想道,这些所谓见地,都是她用血流铸就的啊。

    “怀邪公子过奖了,我不过是略懂。若真要说这世间最为渊博的人,还是我的夫君。”她说道。

    凤千越听罢,一直兴致黯然的脸上闪过一抹黯淡,道,“我在江南之时,也曾听闻九殿下轶事,当年平定三藩,多亏九殿下的推恩令。”

    说起凤云峥,连似月有伤感,但又显得十分骄傲,说道,“在我心目中,我夫君不仅是这世间最为渊博的人,还是最为大气的人,如果没有他,我想也不会有我。”

    “是吗?”凤千越放在袖中的拳头暗暗握紧了,内心涌起一股酸意。

    无论何时,她都将凤云峥放在嘴边,三句话不离!

    连似月,如果,如果我的人生不是这么曲折,我也活在凤云峥的位置上,我现在也会是你口中钦佩的那个人。

    凤云峥的人生太幸福了,而我呢,自出生之日起,就被放在了一个低贱的位置上。

    上天那么不公平,夺走了我的一切,却让他得到了一切!我真的,很不甘心!

    连似月,如果你知道我人生的开始是个悲惨的笑话,会不会对我另眼相看?

    “还有,当初,为皇上除掉反臣萧振海我夫君也出了大力。”连似月说着说着,突然说道了那位已经死了很久的大人物,目光状似无意地扫过怀邪公子的脸。

    若你就是凤千越,这就是你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一个人之一啊,你的岳丈啊。

    “萧振海?”凤千越念出这三个字,仿佛陌生人一般,道,“因为离京都遥远,虽然听说过一些萧大将军的事情,但是并不清楚,听说这一家子全都是叛党,三个儿子也全都死了,没一个有好下场。”

    “死不足惜。”连似月淡淡地说道。

    她发觉这怀邪公子听到萧振海的时候,并没有任何波澜。

    “其实,萧家也不是所有人都死了,还剩下女儿萧柔。”连似月道,“曾经的越亲王妃。”

    越亲王,越亲王妃。

    “为何还会剩下她呢?我听说,当时四殿下也随着萧振海被一起处置了,这萧柔既是四殿下王妃也应该在被株连的范围内。”凤千越问道。

    “那是因为萧振海叛逃契丹了,萧柔怀有身孕,后来虽然萧振海终究被杀,但是萧柔因为生了皇孙,也被网开了一面。”连似月解释道。

    “原来如此。”凤千越点头,十分镇定,仿佛在说别人的事。

    其实,他对萧家人没有情感,确实像是在说和自己无关的事情一般。

    “只不过,可惜了越亲王妃这个孩子。”连似月突然轻轻叹了口气,惋惜地说道。

    孩子?复儿?

    凤千越一直淡然的心在听到孩子的事情时,终于轻颤了一下。

    但表面仍旧不显山不露水,“孩子?孩子怎么了?”

    “哎……”连似月又叹了口气,说道,“苦命的孩子,虽然觉得四殿下死有余辜,但是孩子始终是无辜的,再怎么样,也是皇家的血脉啊。”

    她这么说着,却故意没有说孩子到底怎么样了。

    凤千越脸上看起来很平静,但是心里其实已经蠢蠢欲动了。。

    他不是被凤云峥带走了吗?凤云峥不是在抚养他吗?

    但是,他不能追问,否则会引起怀疑的,所以,连似月不说,他也不问,就只淡淡地听着,仿佛对那孩子,并不在意似的。连似月目光掠过他的眼睛,继续说道,“那孩子一生下来就是个苦命的,被外祖当作复仇的工具,连取个名字都是个复字,从小就没有母亲照料。后来,又被自己的生父凤千越抱走了,凤千越不想自己的儿

    子受制于别人,怕萧振海来抢人,就叫了其他人来照顾,但始终不是自己的孩子,又怎么能照料的细心?当我夫君将这孩子找到的时候,让大夫看了,其实发现他的身体已经不太好了。”

    “哪里不好?”凤千越问道。

    “哪里都不太好。”连似月说道。

    “确实可怜,出生也不是他能选择的,但是痛苦却得由她来承受。”凤千越说道,既说的是复儿,也说的是他自己。

    他曾经想过,他这个人,从来不会将什么人放在心上,任何人,有利用的价值,他才会重视。

    但是,唯独对这个没见过几次面的儿子却有在乎之意。

    这是为什么?

    后来他明白了,这是因为复儿的出生和他一样,苦的没有任何选择,他把他当做了自己,有种想要救他脱离苦海的想法。“这就算了,毕竟我夫君宽厚仁慈,尤其对孩子保有一份同情心,所以回京之后,便找了信得过的人来照顾,如今皇上继位,还让这孩子恢复了小郡王的身份,交给了二殿下抚养了。但是……他的身体却始

    终好不了……就算荣华富贵,也只怕享受不了多久。说来说去,还是萧振海和凤千越两个人自私自利,为了一己之私,不顾及这孩子当时还是个襁褓之中的婴儿。”连似月说道。

    “是啊,大人之间的杀戮,与孩子何干,可惜了这小郡王了。”凤千越摇头,可惜地说道。

    这时候,连似月站了起来,说道,“我去后院。”

    “好,王妃,小心。”凤千越唇角露出一抹笑意。

    待连似月一转身,凤千越脸上的神情便僵硬了,紧紧咬着牙关,拳头紧握,指甲陷入了肉里!

    连似月回头看了他一眼,眼底闪过一抹思绪。到了后院,她朝冷眉点了点头,冷眉靠近,她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冷眉会意,转身往膳房的方向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