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4章 转变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千越这一醉,睡了一天一夜,这次,他拼命地想要再次梦见另一个连似月,但是,却像是故意和他作对似的,他竟然她的影子都没有梦到。

    他醒来的时候,有些失神,上次刚刚好梦到他的“女儿”,跪在荣元殿外,向她苦苦哀求,让他去看看生病的连似月。

    但是当时,贵妃的心绞痛犯了,他冷着脸,从“女儿”的身旁走过去。

    “父皇!”她一把抱住了他的腿,说道,“母后才是你的妻子,你去看她。”

    这句话却惹怒了他,顿时冰冷的目光看向她,只说了一句话,“自有太医会去!朕要去看贵妃。”

    然后,便匆匆离去,留下这一抹小小的身影,跪在地上发抖,眼泪滑落。

    ……

    这是他最后一次梦到她们两个人,自从再遇到连似月之后,就再也没有梦过她了。

    “公子……”这时候,曜曈在外面说道,“恒亲王妃在医馆,说想见公子一面。”

    正昏昏欲睡,头疼欲裂的凤千越,猛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你说什么?”

    他语气中竟然带了一丝雀跃。

    曜曈一愣,从未见过公子这孩子气的一面。

    正疑惑之时,又见公子风一般地折身回来。

    “公子,您这是……”

    “我昨日喝了太多,浑身酒气,换身衣裳,药童,替我那套新做的袍子过来。”凤千越吩咐道。

    “……是。”曜曈听从吩咐,走进屏风后面,将凤千越全新的锦袍拿了出来。

    凤千越换上这全新的锦袍,郑重地将玉冠带好之后,才出门前往医馆。

    不管如何,连似月肯主动亲自找他,总归是个不错的开始。

    吴庸要他忘记过去,放下一切,重新开始。

    是,他决定重新开始,放下一切,忘记过去的凤千越,只做开医馆的怀邪公子,生母是谁,生父是谁,过去想得到什么,又失去了什么,统统都不管了,一切就随着他过去那张脸皮一起埋葬了。

    但是这个开始,他要带着连似月一起,无论以什么样的形式。

    他这么想着,脚下的步伐突然轻松起来,那张不属于他自己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本就俊美的一张脸,因为这个笑容,整个人便异常的灿烂起来,他本就俊逸非凡,这样更加让人迷恋。

    他向来知道自己的魅力在哪里,所以过去,他稍微利用一下自己的男色,便有诸多女子为他飞蛾扑火。

    曜曈看到这笑容,却心底一沉,总觉得公子不过是一厢情愿,一厢情愿是不会得偿所愿的。

    凤千越一袭玄色锦袍飘起,走进了医馆,一眼便看到连似月站在那儿窗户边,唇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恬静而疏离,一袭浅蓝色衣裳,风吹来时,头上的流苏摇曳,显露出她独特的风情。

    他从来没有这样放下所有的戒心和不甘来看她,现在这样看着,突然发现,她也有她的可爱之处。

    他唇角不觉泛起一丝笑意,连似月,我重新开始了。

    这种感觉,着实很奇妙。

    但是……

    他目光又暗沉了一下,连似月这个人心机很深的,他还要防着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破绽,才来找他的。

    想着,他的心思沉了沉。

    一个人一旦沉沦过,要重新开始,并不简单。

    首先最重要的,你放下了,你的仇人放得下吗?

    窗边的连似月望着窗外,手暗暗地握紧了,其实这个怀邪公子一出现的时候她就察觉到了。

    只不过,她此次主动接近的原因,是要试探他的底线,才装作浑然不觉。

    过了好一会。

    凤千越整理好思绪,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像怀邪而不是他自己。

    然后便,一手背在身后走了过来,道,“我刚刚一路走来,心里一直想着一个问题。”

    连似月微顿,转过身来,望着面前男子的眼睛,露出笑意,问道,“不知道怀邪公子想了什么问题,本王妃倒想听听看。”

    当她的目光这样直直地看过来时,凤千越有些退缩,但是想到自己现在是个全新的人,便迅速将这不适的感觉撇去,眼神顿时也变得坦然起来,一旦放下心中枷锁,一切都轻松了起来。

    于是,他说道,“我想王妃突然前来,是来责难我的,还是来做个朋友的。”

    “噗嗤……”连似月掩嘴一笑,道,“看来,怀邪公子的芥蒂很深呢。”

    她这毫无心机的一笑,凤千越顿时看痴了,眼神怔住,一动不动。

    他见过她这样的笑,但是都是看着她对凤云峥和凤诀笑。

    而这一次,她笑着面对的人,是他。

    他静静地看着她,看着她说话,心中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很久很久,以前,他也动过娶她的念头,还曾上连相府提亲,但是没能成功。

    不过那时候,他只是觉得她有利用价值,所以想收入囊中。

    而现在……

    他不是需要权势地位的四殿下了,他只是怀邪公子。

    “但是我还不知道王妃的来意,王妃不说,怀邪还真是感到紧张,从未有过的紧张。”他目光看着她,带着一丝期待。

    “我是来和怀邪公子和解的。“连似月敛去了脸上的笑意,说道。

    “和解?”凤千越眼底流露出一丝疑惑。

    其实,虽然他有了新的打算,但是吴庸的警告,他也没有忘记,所以他也没有放松警惕,他也在暗暗的观察连似月的一举一动。

    她的缜密他的领教过的,他要确定她没有发觉出他是凤千越的破绽才是。

    所以,一言一行,也格外谨慎一些。

    “我来蕲州的目的,不是为了树敌的,是想找我要找的人,所以,并不想与任何人为敌,怀邪公子想做朋友,那往后与公子之间并再不计较过去的事了。”连似月说道。

    凤千越目光看着她,仿佛要透过她的脸,看向灵魂深处似的。

    连似月微微垂下眼帘,道,“本王妃话已说完,先告辞了。”

    说完,她转身,往医馆外面走去。“王妃既然来了,不如留下了吃口清茶淡饭吧。”这时候,凤千越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