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7章 计中计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连似月一愣,丢下手中的石头,几步走到他的身边,只见他躺在地上,肩膀处被蛇咬了一个口子,脸色苍白,额头上大颗汗珠冒了出来,嘴唇渐渐变得乌紫,浑身还在微微打颤,眼睛艰难地睁开,看着他

    ,嘴唇上下翕动,好像在对她说什么似的。

    有片刻,他眼底似乎隐隐闪烁着懊悔和悲伤。

    “……”他嘴里蠕动了一下,不知道叫的是王妃,还是连似月的名字。

    ……

    他的嘴唇越发乌黑,连似月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是一条毒蛇!且有剧毒!

    连似月微怔。

    这怀邪公子究竟是何用意?

    在她的药里动了手脚,现在却这样毫不犹豫地救她。

    难道,是她思考的方向错了吗?

    连似月眼底掠过一丝疑惑。

    今晚故意放弃反抗,随他跑来这里,还在暗中留下线索让冷眉稍后能够跟上来,就是想看看这个怀邪公子究竟是何方神圣,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因为她现在,已经不再将这怀邪公子当做是一个偶然遇见的人,她要好好调查他一番。

    这个原本应该是陌生人的男子,却给了她一种奇怪的感觉。

    她素来十分敏感,自然不会放过这一丝异样。

    只是他现在的行为……却……

    “你,你……“凤千越迷离的目光中,看到了连似月清冷的身影,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虚幻。

    她好像不在是现在的连似月,而是梦中的连似月了。

    “你……呵呵……“他唇角掠起一抹笑意来,嘴里发出一阵叹息的声音,然后沉重的闭上了眼睛。

    “怀邪公子,怀邪公子!”连似月喊道。恍惚中,他似乎还看到了一个抱着他躲在阴暗冷宫的宫女,在宫女害怕到近乎恐惧的时候,偷偷在不过五岁的他耳边说道,“你本该是皇子,可却是贱人生的,如今,奴婢也跟着你受苦,你还不如皇上身边

    的一条犬,犬尚且能得到皇上几次爱抚两块肉骨头,而你,皇上却是看都不愿看一眼,四殿下,是不是也觉得很辛苦?“

    他点头,是啊,很辛苦啊。

    “奴婢告诉你一个好主意如何?“宫女的眼底闪过一抹可怕的神情来。

    他身子蜷缩成一团,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她,敏感的他感觉到了一丝寒意,比冬日的冰雪更加冷人。

    “你看,看那边,看到了吗?那是一个池塘,现在是冬日最寒冷的时候,殿下你跳下去的话,你就解脱了,你去吧,跳下去吧,跳下去吧。”

    他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冷冽冬日,池子上冒着一层白气,还未靠近,便觉到了冷意,他浑身一个哆嗦,下意识地后退,摇头,“那样会冻死的。“

    “死了就是解脱啊,何必残喘。”这个贱人生的皇子要是死了,她就可以去投奔别的主子了,不用过这种苦日子,五年了,她受够了。

    “我死了,你就能解脱了吗?”他颤声问道。

    “奴婢是为了四殿下你好。”宫女说道。

    他慢慢从角落里站了起来,卖着两条稚嫩的小腿,一吃步一步地往池子边走去。

    当走到池边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看着面前冒着寒意的池面,回头,那宫女的眼底竟有着一丝期盼的神情。

    所以,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在意他,没有人爱他。

    那么,活着又有何益?

    “咚”的一声响,那池子溅起了一阵水花,一个黑色的小身影放弃了挣扎,慢慢地沉了下去。

    “四,四殿下,四殿下……”那宫女猛然间清醒了过来,飞快地朝着池边跑了过来,嘴里大声喊着,“不好了,不好了!四殿下落池了!快来人啊!“

    ……

    他只觉得很冷,很冷,冷到彻骨,直到失去了知觉。

    最后,也不知道是怎么上来的,更不知道是怎么活过来的。

    他隐隐约约听到有人说,“这四殿下也是可怜,差点死了,去皇上跟前禀报的人在殿下跪了很久,也只听到双上说一句‘知道了,他若要死,谁也帮不了,往后这样的事,无需向朕禀报了。”

    若是往常,听到这样的话,他恐怕已经伤心的哭泣,但是今天却没有,心里头反而十分平静,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以至于身边伺候的人私下悄悄议论,这个四殿下莫不是被冰水冻傻了,竟然几天都不说一句话。

    “哎,总归是贱人生的,才落得如斯田地啊,看那太子殿下,看那八殿下,九殿下,哪个不是从小跟在皇上身边,备受皇上注目,而这四殿下怎么长大的,皇上也不知道啊……”

    “哎,贱人生的啊……”

    ……

    ……

    :“本王不是贱人生的!”突然间,凤千越猛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眼底闪过一抹阴冷,浑身却大汗淋漓。

    “公子,您醒了!”这时候,吴庸听到动静,急忙从外头走了进来,药童的手里则端着一碗药。

    凤千越眼底闪过一丝迷茫,声音嘶哑,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刚刚不是被蛇咬了,和连似月在一起吗?

    “是王妃身边的侍女送殿下回来的。”吴庸说道。

    “那她呢?“凤千越微怔,问道。

    “没见王妃人影,应当是直接回客栈了。“吴庸说道。

    “公子喝药。“药童将晚端了过来,说道。

    凤千越将药喝了下去,翻身从床上走了下来,说道,“经过本王这一受伤,不知是否已经打消了她心中的疑虑。“

    没错,今日是他所安排的,因为他知道,连似月肯定已经察觉了当初她的药有问题。

    为了让她觉得,这个药的是只是吴庸私下故意这么做的,和他凤千越没有关系,他才故意策划了这一场好戏。

    “只是……“吴庸顿了顿,说道,”那条蛇却不是安排好的,殿下这样扑过去,是冒了危险的。“凤千越脸上掠过一抹不明的意味,别过脸去,说道,“得亏的这条蛇,她对我的疑虑想必打消了不少,我想让她觉得,纯粹是你为了多挣银两而故意在药里动手脚的,而不是我蓄意的安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