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5章 提丽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轮细细地检查后,大夫站了起来,向她鞠躬,道,“将军,他的意识已经完全清醒,但是手脚伤势严重,还需要一段时间的休养。”

    红衣女将军朝床榻上看了过去,他已经闭上了眼睛。

    “他说他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她说道。

    “他的后脑勺曾遭重物击打,头皮内有一块血瘀堵塞。”大夫说道。

    她点头,吩咐道,“尽心医治。”

    “是,将军。”大夫说道。

    她抬手,大夫走了出去。

    床上的人睁开眼睛来,看着她,问道,“我到底是谁?”

    “你是谁,我也不知道。”她说道。

    “那……你是谁?”他又问道。

    她微微抿唇,没有说话。

    乌洁见状,连忙说道,“这是我们漠北军的将领提丽,单于亲自赐封骁勇大将军,是咱们漠北最有名的女将军!”

    乌洁的表情里有一丝引以为傲的意思。

    “乌洁,多嘴!”提丽微皱眉,道。

    乌洁吐了吐舌,退到一边。

    提丽走到他的面前,说道,“大夫的话你也听到了,好好休养,这里是兵营,药材十分珍贵,请你不要浪费。”

    他抿了抿唇,道,“多谢。”

    “将军,将军,大王子的人又送聘礼来了!”正在这时候,帐篷帘子被打开,一个男将领匆匆走了过来,一脸焦急。

    “那可怎么办?”乌洁也十分着急。

    提丽皱眉,眼底是深情立刻变得冷傲,道,“别慌,出去看看!”

    “是,将军!”

    提丽手扶着腰间的佩剑,眼底一丝阴沉,快步走了过去。

    帐篷帘子放下,账内又只有他一个人了:他目光打量着四处,一会之后,头一阵针扎似的疼,脑海中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对目前住着的地方也没有任何感觉。

    他到底是谁?

    为什么会受伤?

    刚刚提丽的意思是,她救了他,但也不知道他是谁。

    帐外。

    提丽一走出来,那奉了大王子葳宁之命前来的将士忙让小厮们将聘礼送上,躬身,道,“将军,这是大王子的聘礼,问您什么时候可以过门,他可以马上迎娶将军。”

    提丽面前的红纱飘起,一双眼睛冷傲阴鸷如天边之鹰,手放在胸前,道,“去回了大王子,提丽以守卫边疆安宁为首要任务,还没有考虑过婚嫁之事。”

    那前来的将领顿了顿,继续道,“大王子说,将军什么时候可以回去,见个面。”

    “军中事务繁忙,本将军还要每日亲自操练将士,没有空余时间。”提丽说道,眼中没有丝毫温情。

    “……”这前来的将军吃了个瘪,顿时又说不出气话来,毕竟这是单于亲自赐封的骁勇大将军,在军中拥有极高的声望,大王子就算是喜欢,也不能用强迫的。

    他想了想,往提丽身边走了走,压低声音,说道,“将军,大王子有意纳您为侧妃,若成了大王子侧妃,荣华富贵,吃香喝辣自是不愁,将军又何必留在这男人堆里吃苦呢?”

    他话音一落,提丽眼色立即一冷,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踢了出去。

    只听到一声沉痛的闷哼声,这将士被踢飞了,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来。“不知死活!”提丽冷眼看着地上的人,冷声道,“本将军不喜欢荣华富贵,也不喜欢吃香喝辣,就喜欢留在这灰头土脸的地方吃苦,以后倘若再敢在本将军面前胡说八道,本将军立即砍下你的狗头去见单于

    !”

    “啊……”地上的人嘴里发出惨叫声,其余前来的小厮个个吓得跪倒在地,“将军饶命,将军饶命啊。”

    乌洁和那将士巫祝见状,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提丽转身,往自己的军帐内走去。

    那被痛打的男子,哀嚎着,心里却道,臭婆娘,有什么了不起,整天用个纱布蒙着脸,神神秘秘的,肯定是个丑八怪,竟然连大王子都看不上,总有一天让你吃尽苦头!

    “走,快,起来,走!”一行人狼狈的离去。

    提丽眼底满是厌恶,神色更加冰冷。

    重新走回凤云峥帐篷里的时候,见他已经喝下药大夫喂的药,重新睡着了。

    她走了过去,坐在床榻边,看着面前的人。

    那一日,她也受了些伤,与凤云峥一行逆着而走,待伤好后重新返回,便见到了被黑风暴袭击后我场景。

    后来,经过某处的时候,发现了受了重伤的他,当时,他浑身是血,脑袋后面的血流了一地,但是身边没有一个人。

    最终,她命人将他抬上了马车,经过蕲州,然后一路到了兵营,大夫一看他这个样子便连连摆手,说已经没得救了。

    但是,她将刀嫁在大夫的脖子上,说道,“不救他,你死!”

    “可是,可是将军,这得花许多的药材,咱们军中的药材本就不足,卑职看,这还是个汉人,实在不值得付出这么多。”大夫说道。

    “药材的事情,本将军来想办法,你只要把他救活!”她厉声下令,道。

    “……”她正想着,床上的人皱着眉头,又缓缓睁开了眼睛来,“是你救了我?”

    “是。”她点头。

    “将军,汤熬好了。”这时候,乌洁端了一碗汤进来,道,“这是羊骨汤,喝了极好。”

    提丽站了起来,道,“喂他喝下去!”

    “是,将军。”乌洁顿了顿,她还以为将军会自己亲手喂呢,看得出来,将军对这汉人男子有特别的感觉。

    提丽走了出来,暗自吐了口气。

    正待往操练场上的去看看究竟,却听到一个帐篷后面传来一阵悉悉率率的声音。

    她眼底一沉,靠了过去,听到的一阵隐忍着的痛呼声。

    她立刻一把拉开帐篷,便见一个受了伤的人,正蹲在那自己用不知道哪儿找来的草药敷脚,一眼看过,伤口已经溃烂,周围还有蚊虫盘旋。

    “这是怎么回事?”提丽问道,“你不去操练在这里偷懒?这伤口又是怎么来的?”小兵连忙隐忍着疼痛,站了起来,说道,“将军息怒,我马上就去,马上就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