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1章 发现破绽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医馆。

    药童将今日份的药水送到了连似月的房间里,说道,“夫人,您的药已经煎好了。”

    连似月看着这药碗,端起来,闻了闻,又放了下来。

    药童好奇地看着她,说道,“夫人,怎么了?”

    连似月淡淡地看了药童一眼,重新端起药,问道,“药是谁煎的?”

    “我呀。”药童说道。

    连似月端着药碗晃了晃,说道,“不错。”然后仰头,便将药水喝了下去。

    药童觉得有点奇怪,但是也不便问什么,端着喝完的药碗走了出去。

    连似月脸上的神情顿时冷了下来,冷眉从一旁走了出来,问道,“王妃,怎么了?”

    “药有问题。”连似月说道。

    “什么?”冷眉顿时心头一颤,“那您……怎么还喝下去?”

    “没有毒。”连似月说道。

    “那是……”

    连似月眼底掠过一抹淡淡地冷意,说道,“且看看再说。”

    “是。”经连似月一说,冷眉警觉心大起,透过门缝,目光落在药童的身上,这孩子如果敢对王妃动什么手脚,她一定不会饶了他!

    “把房门打开一些,我透透气……”连似月说道。

    “是,王妃。”冷眉走上前去,将房门打开,这房门和京都的门有所不同,京都的门是里面推到外面去,而是左右推开的。

    门一移开,便见凤千越和吴庸走了进来,她的目光落在了这位怀邪公子的脚上,恰好这时候,凤千越的视线也看了过来,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短暂交汇后,又彼此移开了。

    凤千越愣了一下,眼神交汇的那一刻,他心里竟然有种久违的,莫名悸动的感觉,让他的心脏没来由的加快了跳动。

    但是,她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难道看出什么破绽来了吗?他心头一颤。

    不,不可能!

    他现在完全是另外一个人的身份,样貌已经和以前完全不一样,名字背景通通都是新的。

    就算连似月观察再怎么仔细,心思再如何敏锐,也不可能在见过几次面之后就看出破绽来。

    想着,他的内心又坦然起来,走到医药柜后面坐了下来,低头翻看着面前的医书,眼睛的余光却落在了连似月的身上。

    这次见面之后,他的目光会莫名跟随她而移动,平常很久不来一次,自从她来了以后,他便天天都来,昨天离开之后,因为被她说胆小怕事,他心里莫名不舒服了一个晚上。

    不!

    这都是因为她是他的大仇人,现在好不容易见到了,当然会紧紧地盯着她,随时找机会除掉她!

    对,就是这样,不是别的什么原因!

    他收回目光,继续翻看手中的医书,一袭锦袍裹身,远远看着,丰神俊逸,也是美男一个,这城中现在也已经有不少女子被他所吸引,会借着看病的名义来医馆试图遇到怀邪公子了。

    又听说,这怀邪公子是世家子弟,便更加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吴庸走到连似月的面前,微微躬身,道,“容我为夫人诊脉。”

    连似月伸出手,吴庸开始诊脉。

    “怀邪公子的脚吴大夫怎么没有治好呢?您医术如此高明。”连似月突然说道。

    吴庸的手顿时微顿,垂下眼帘,道,“公子的脚是受了点小伤,不是很严重,偶尔复发,其实已经好了。”

    “噢,原来是这样。”连似月点头,道。

    吴庸没再多说什么,诊脉之后,便走出了房中,替她将门关上了。

    一关上门,吴庸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了一身的冷汗,手竟然有些微微发抖。

    这个恒亲王妃果然名不虚传,刚才那么随口一问,就让他担心殿下是不是被看穿了什么。

    这一天。

    凤千越坐在外面,连似月坐在里面,两人之间隔着一扇门,凤千越一直若有所思。

    连似月摊开纸张,用毛笔在纸上一笔一划写下了“凤云峥”三个字:

    云峥,云峥,你现在在哪儿呢?

    你还好吗?

    受伤严不严重?

    有没有帮助你?

    夜风和你在一起吗?

    ……

    想着云峥的这些事,连似月原本沉静下来的心,又开始百般按捺不住了。

    他不见了,发动了很多人在找,但是,几天过去了,却没有任何音信。

    她的心里其实非常难受,一空闲下来,云峥就会占据她所有思绪,她疯了一样的想念他,心脏一阵一阵地抽痛着。

    她那么爱他,愿意爱到天荒地老……

    云峥,拜托你,一定要好好的,等着我去找你。

    连似月将凤云峥的名字放在怀里,闭上眼睛,眼泪一颗一颗滑落下来。

    她的眼泪只为云峥一个人而流。

    外头的凤千越,突然一阵莫名的烦躁,将手中的书放进抽屉里,起身,手背在身后,走出了医馆。

    明明人就在眼前,他却有种无法靠近的感觉,因为她拒人于千里之外。

    他已经换了模样,比从前更加俊逸,她的目光为何还是这样?

    不,再这样下去,他怕自己会忍受不了,他要好好想个办法,让连似月心甘情愿地与他共处!

    又到了晚上熬夜的时候了,吴庸也已经回新宅里面去了,而药童只要熬完药也可以回去了。

    他按照先前的,先将连似月的药包从药柜里拿了出来,然后到后厨烧了炉子,将水烧开之后,准备将药材放进炉子里面。

    而这时候……

    “啊……”他突然间觉得手臂疼的快要断掉了似的,手里还未完全拆开的药包掉在了地上。

    他忍着痛回头一看——

    “姐,姐姐,我,我的手要断了。”

    原来掰住他手的人是冷眉。

    “怎,怎么了?”

    这时候连似月从门口缓慢地走了进来,眼底一抹冷意。

    “夫人……”药童龇着牙,疼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我哪儿做错了

    ?”

    连似月走了过来,弯腰,将掉在地上的药包捡了起来,拆开,再从袖中掏出一张药方,说道,“这药方是我刚才拿到的,这药包里的分量和药方上写的,不一样。”“不一样?”药童愣了一下,“怎,怎么会不一样?哪里不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