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8章 不一样是世界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连似月见凤千越这样说一个小姑娘,心里莫名不悦,蹙了蹙眉,道,“怀邪公子好像特别胆小怕事,打开门开医馆,如此怕事,也是罕见,这样的话,倒不如在门口贴个告示,本医馆怕惹事,诸位慎重前来

    。”

    乐颜听到娘亲这样强势地和怀邪公子说话,感到十分吃惊,那时候的娘亲从来与人为善,不会大声说话,温柔贤淑,有人还说她性格和娘亲很像。

    但是眼前的娘亲,对这个还挺可怕的大叔,一点客气也没有的。

    而且,此刻,娘亲维护的人是她。

    她感到惊讶的同时,又感到很幸福,仿佛又回到了她被父亲斥责,娘亲护着她的时光了。

    “胆小怕事?”凤千越一听,只觉得一口气被堵在喉咙里,这连似月,真是无论什么时候都对他看不顺眼啊,“我和你前世有仇吗?你似乎很看不惯我。”

    连似月神情淡淡地,道,“看来,怀邪公子不但胆小怕事,还挺自作多情,你与我不过是个陌生人,我何时注意过你?”

    乐颜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的娘亲:娘亲竟然有这样牙尖嘴利的时候,还让大叔感到很郁闷。

    不一样了,什么都不一样了,娘亲嫁的人不一样,连个性也不一样了。

    她心里怅然若失,但是看到娘亲这样,又觉得很欣慰,如果前一世的娘亲也这样,何尝会走到那么悲惨的境地呢?

    “你……”凤千越气结,瞪眼看着连似月。

    连似月转头,看向乐颜,声音柔和了一些,道,“谢谢赵小姐愿意相助,如果我有需要我一定会请你帮忙的,你回去吧。”

    “……好,你一定要找我。”乐颜紧紧看着连似月,说道,心头砰砰砰地跳着。

    连似月没有再说什么,她转身在冷眉的搀扶下,往房间的方向走去。

    乐颜看着走远的背影,心里头充满了不舍,不由自主地往前走了两步,眼底充满了泪意。

    娘亲,娘亲,天知道,她多想扑进她的怀中,紧紧地抱着她,告诉她,我就是乐颜啊。

    ……一旁的凤千越看到乐颜脸上的表情,看到她眼底的神态,看到她悲伤而依依不舍的样子,顿时脸上闪过一抹思绪:奇怪,这孩子这表情,分明是和连似月是认识的感觉,但是,很显然,连似月并不认识她

    。

    “你到底是谁?”突然,凤千越冷漠的声音问道。

    乐颜心头一颤,回头,便见大叔正用一副探究的眼神看着她,像是要将她剖开来研究一份似的。

    她才知道因为对娘亲太想念,太渴望,而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了感情。

    “大叔,我先走了。”她没有回答凤千越的问题,走了出去。凤千越看着她的背影,自言自语道,“她一定有问题,她分明说过她的家人都在京都,如今却摇身一变成了这里赵家的女儿。据我所知,赵尃从来没有去过京都,她刚刚看着连似月的眼神……古怪,古怪,

    实在是古怪。”

    药童在外面等着,乐颜出来的时候,似乎心事重重,他走上前想和她说句话,但是,乐颜却看也没看他一眼,就上了轿子,走了。

    他看着她轿子离去,嘟了嘟嘴,顿时有些怅然若失

    乐颜回到赵家后,立刻状似无意地向老太太和赵尃打听当今朝廷的情况。

    当今皇帝已经不是皇爷爷周成帝,也不是父皇凤千越,而是当初的十一皇子凤诀,称为周仁帝。

    十一皇子?

    前一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人,倒是有一个十一公主,但是她记得十一公主早早就死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原来,原来娘亲嫁的人不是父皇,而是九皇叔凤云峥,而且他们已经生下一对双生儿,一个名曰承君,一个名曰挽君,一男一女,凑足了一个好字。

    并且两个人伉俪情深,夫唱妇随,是整个京都的佳话,还说九殿下独宠恒亲王妃,府里只有她一个,再没有侧妃,妾室等等。

    乐颜听了,心里头受到了不小的震撼。

    而在说到四殿下的时候,她却心头猛地一颤,连忙问道:

    “您说什么?四殿下,四殿下凤千越已经,已经死了?”这个消息,让乐颜整个人都怔住了。

    她那么恨着的人,那么咬紧了牙关恨着的人,竟然已经死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重生到了一个怎样的世界?为什么一切都和原来的不一样了。“是啊,四殿下取了萧大将军萧振海之女萧柔为妻,后来和萧振海与契丹人勾结,以谋反之罪被贬到北京,后来不知道用什么方法逃脱了,但是最后被先帝处以极刑,尸体悬挂与正阳门,人就这么没了。”

    赵旉说道。

    “怎么会这样……那,那连家呢?我听说那连丞相是支持四殿下的。”乐颜紧声问道。

    “连家?连家没了,发生了一场大火……”赵旉说,他用奇怪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女儿,问道,“留仙儿,你怎么开始关心这些事了?”

    留仙儿从前从来不过问这些事,况且京都离这里还这么远,他们做生意的,没有人在仕途上,所以就算是他们这些大人,也不会特别去关注京都的事,留仙儿怎么突然这么关心了?

    而且,从前留仙儿深居闺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日日陪伴在罗氏身边做女红,琴棋书画,但是现在,她似乎开始喜欢往外面跑。

    这回来的十几天里,就已经出门两次了。

    这次回来之后,似乎整个人都有一些变化。

    “我……我只是今天去宁安寺祈福的时候,看到有人拿着当今九皇叔的画像,说是他失踪了,才想起来问一问的。”乐颜忙说道。

    “留仙儿,我们赵家现在受原来叔祖的教诲,专心从商,不再从政,这些朝廷的事,以后就不要参与,不要过问了,不要惹祸上身。”赵尃叮嘱道。

    “父亲,留仙倒不这么认为。”乐颜说道。“哦?你有什么看法?”乐颜的话让他感到出乎意料,他不禁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