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7章 新的身份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千越点了点头,说道,“你去忙吧,我过来随便看看。”

    “是,公子。”药童说着,重新走回连似月的房间里。

    而凤千越目光四处看了看,然后走到药材柜子后面,打开箱子,伸手将里面的一些药材拿了出来。

    他一样一样的看着,其实他并不懂药材,但是闻着这些药材的味道,却觉得有种踏实的感觉。

    这时候,西边那房间的门打开了,药童走了出来,手里端着一个药罐子,他要去拿前面另外一个放着药草的筐,用脚尖够了几次,都没够到。

    也真是个懒鬼,想投机取巧,非要一次性全拿了,就不想走两次。

    凤千越摇了摇头,起身,走到药童的身边,弯腰将筐拿了起来,递到他手里。

    药童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地笑了,“多谢公子。”

    正在这时候,冷眉将房门推了开来,对药童说道,“小哥,可否给我一杯水……”

    凤千越正要转身离去,但是,门打开的时候,他目光不经意间往房间的地上看了过去,房间里有个女人躺在席子上,闭着眼睛睡着了——

    顿时,他浑身猛地一颤,仿佛突然遭遇重击,周身的血液凝固了一般,整个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那双眼睛紧紧盯着躺在地上的人:

    连似月!

    这房间里的病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日思夜想,难以忘记,像在他的心上扎了根,拔都拔不掉的连似月……

    凤千越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怎么可能呢?

    他闭上眼睛然后又睁开来,没错和连似月一模一样的。

    是她妈?还是只是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冷眉机警的发觉这个“公子”的目光一直紧紧看着王妃,有些不对劲,顿时不动声色地移了过来,挡住了凤千越的视线,手悄然放在腰间,随时准备拿出暗器来。

    凤千越的视线落在了冷眉的身上,那双紧握着的拳头慢慢地放了开来。

    如果说他刚才还对地上的人是不是连似月有一丝丝疑虑的话,当他看到冷眉的时候,已经没了任何疑虑。

    这是连似月身边的女暗卫,那躺在地上的人百分百是连似月了!

    这个白天不断在他脑海中浮现,晚上就到梦里去折磨他,折磨地彻夜彻夜睡不着觉的可恶的女人。

    原来,吴庸说的在黑风暴中受了重伤的女人就是她们主仆两个。

    这算不算冥冥之中的注定?

    冥冥之中,老天爷把连似月送到了他的身边;

    冥冥之中,他们偏偏在蕲州这种偏远的地方碰到了。

    他收回视线,淡漠的目光看了冷眉一眼,然后转身,准备离去,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

    冷眉的手这才慢慢放了下来,无论如何,她要保护好王妃,不受到伤害。

    凤千越若无其事地走回药柜前面坐了下来,他目光冷静,脑海中却已经闪过无数个念头来:

    连似月为什么好好的京都不呆着,跑到这种地方来了?最重要的是,凤云峥人呢?

    他们两个不是好到像一个人一样吗?凤云峥不是将她奉若珍宝,被嘲笑惧内还毫不在意吗?

    为什么现在连似月受伤躺在这里,而他却不见踪影?他去了哪里?

    凤千越眼底闪过一抹思绪,难道因为黑风暴他们夫妻走失了?

    连似月到了这里,而凤云峥不知所踪?

    又或者,凤云峥死于黑风暴?

    想到凤云峥死了这个可能性,凤千越浑身一个激灵,眼底隐隐流露出一抹期盼,如果凤云峥就此死于黑风暴中……

    那么……他冷峻的目光再次看向那边的房间。

    慢慢地,他从突然碰到连似月的惊骇中冷静下来,什么摸了摸这张已经全然不一样的脸,脑海中已经慢慢有了计划,唇角微微浮起一抹笑意,伸手将那核桃掰了开来。

    “姐姐,水来了……”药童将水端了过去,冷眉伸手将水拿过去后,便将门关上了。

    凤千越的目光落在那门框上,紧紧握着的手慢慢松了开来。

    连似月,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

    客栈。

    吴庸站在凤千越的面前,听到他说的话,顿时一愣,“您说这女子是当今九殿下王妃连似月?”

    吴庸虽不与权贵攀附,全因与先帝有一些过往的来往,来被托付了四皇子,但是对恒亲王和恒亲王妃的事迹有所耳闻d.

    听说九皇子和王妃伉俪情深,恒亲王府只有王妃一个女主子,九皇子当初立下大功,前去先帝面前领赏,但是,他不要功名,不要利禄,不要富贵,只求一个婚约自由,但求此生只求一女。

    当时,此刻震动京都,古往今来,男子多爱美人,莫说一个位高权重的皇子,就是普通的富庶人家,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他一个皇子居然只要一个女人。

    这不久的后来,他就迎娶了现在的恒亲王妃连似月。

    听说,迎娶之事,还未及笄之年,吃不得,碰不得,但是也没有要过通房丫头,硬生生撑着,等她长大,等她及笄。

    这在京都一时之间被传为美谈,女子莫不是羡慕恒亲王妃的好命,而这恒亲王妃自己也是个厉害的角色,在她的身上有各种各样的传说。

    这样的人,怎么会流落到蕲州?而那九皇子也不知踪迹。

    “是啊,就是她,我的老熟人,我的老朋友,我的……仇人。”凤千越眼底折射出一抹淡淡的凉意。

    “不过,殿下的模样大变,穿上特质的鞋子,走路的时候也只见轻微的不适,她定认不出您来的。”吴庸说道。

    “所以,我决定改个名字,从此以后,倘若有人问起,便说我乃怀邪公子。”(怀邪,huai ye,都是第二声,不要读成鞋。)

    “怀邪公子?”吴庸嘴里喃喃念着这个名字,道,“是,公子,我记住了,药童也一直不知道您的名字,现在可以告诉他了。”“我乃医药世家之子孙,从南边来此地开医馆,是家中的闲散儿子,明白了?”凤千越向吴庸交代着自己篡改的身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